第8章:你走了谁给我买茶糕

  “你要是敢逃,不对我负责的话,你信不信我让我爷爷平了你的老窝。我可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南宫景叫。

  “负责?”陆云旗皱着眉头,他负什么责?关他什么事?还敢威胁他?!

  南宫景语塞,“不是!是赎罪!对!用你的话来说就是赎罪。”

  “我无罪可赎!”陆云旗冷哼。

  “怎么没有?你约束手下不力,害我受伤,肇事逃逸,不思悔改。你说你有没有罪?简直是罪大恶极!”南宫景差点跳起来。

  “就算是,那又如何?何人可定我罪?”陆云旗霸气侧漏,冷冷的瞥眼南宫景。

  “……”南宫景很没骨气的蔫儿了。

  “你狠!”南宫景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不管了,埋头睡觉去。

  陆云旗也没管他,他要离开也不是仓促间决定的,他本来就没打算留多久。何况,他就是想留也有人不让他留啊。

  一觉睡到月中天,南宫景才恍恍惚惚的睁开眼,发现他正躺在陆云旗怀里,对方不善的瞪着他,南宫景讪笑,“那个,我身上有伤,压到伤口咋办?将就将就吧。”

  “……”这已经是南宫景今天说的第几次他身上有伤了?有伤就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往他怀里蹭?有伤就可以明目张胆的吃他豆腐?有伤就可以把他当仆人使唤?

  是可忍孰不可忍!

  陆云旗低吼,“趁我没杀你之前,滚开!”

  南宫景一听就不乐意了,“怎么了?你还想杀我啊?有本事你杀啊!几次说要杀也没见你动手嘛。还是说九魂的人都是这样只说不做。”

  话音刚落就被陆云旗掐住脖子,耳边传来陆云旗愤怒的低吼,“你找死!”

  竟敢诋毁九魂的名誉!真是死不足惜。

  “唔!”南宫景痛苦的闷哼一声,双手抓住陆云旗的手拼命的想挣脱,最后却是无果。该死的!他怎么没发现这混蛋力气这么大!

  完了完了!缺氧了!要死了要死了。

  咦?奇怪!陆云旗怎么有两个啊?晃什么晃啊!

  看着南宫景拼命挣扎的痛苦的小脸蛋,陆云旗有些恍惚,胸口发闷,竟隐隐的有些心疼起来。

  陆云旗立马回过神,松开掐住南宫景的手,背过身子冷哼一声,“不要再往我身上蹭!不然一定杀了你。”

  南宫景害怕的缩了缩,离他远了些。

  半夜,陆云旗被惊醒。

  他皱眉。这该死的又跑到哪里去了?大半夜的不睡觉净瞎折腾。

  “嗯?”陆云旗眉头皱起,看向角落里瑟瑟发抖的那个人,大半夜不睡觉非要蹲角落?陆云旗气愤,冷了声音问道,“你又在干什么?”

  南宫景被他吓了一跳,又蜷缩着身子往冰冷的墙角靠过去。干什么?他能干什么?还不是被吓住了。从来没有哪一刻,让他那样接近死亡。

  “你给我过来!”陆云旗恼羞成怒的低吼。

  “不!我……我没往你身上靠,你不能杀我。”南宫景真有些害怕,这人说动手就动手,他为自己的小命担心啊。

  陆云旗蓦地愣住。他半夜不睡觉蹲墙角,就是为了不靠近他害怕被杀?这几天和他吵架拌嘴,嘲笑讽刺他的时候那股得意劲儿去哪里了?他还真会害怕?!

  “过来!我不杀你。”陆云旗缓了缓有些波动的情绪,无奈的伸出手。

  “不!”南宫景缩着身子抱着膝盖,像是一只被丢弃的小猫咪,可怜兮兮的让人忍不住会心疼。

  “南宫景,不要让我亲自动手!”陆云旗不耐烦的怒吼一声,这家伙是想死吗?敢违抗他的命令。

  亲自动手?不不不……不是要杀了他吧?南宫景愣愣的看着他阴沉的脸,“哇”的一声被吓哭了。

  天啊地啊,爹啊娘啊,他不想死啊!谁来救救他。

  陆云旗怔住。看着南宫景哭的伤心,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也没想什么有没有出息,丢不丢面子之类的,只是忽然觉得胸口闷的生疼,那种感觉让他烦躁得想杀人。

  “不许哭!”陆云旗烦躁的怒喝。

  可是没让南宫景停止,反而更加猖獗的哭起来,像是挑衅般的压过了陆云旗的怒吼。

  陆云旗无奈的下床,走过去,蹲下身把他横抱起来,放在床上,“别再哭了,我不是还没杀你吗?”

  “那……那要是你再杀我……那怎么办?”南宫景双肩抽动,声音破碎的问。

  3酷q匠j网s唯一g!正"c版fL,其他`/都~?是RF盗d版

  “你有完没完!”陆云旗的耐心没了,完了!真的好想一巴掌拍死他!

  南宫景嘴巴一瘪,鼻子一皱,又要哭了。

  “……”陆云旗彻底无语了。他妈的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动不动就哭哭哭!

  陆云旗翻身上床,看到他还准备往里面躲,面色沉了下来,手臂一伸,把他勾进怀里,轻轻的吐了口气,“睡吧。不杀你了。”

  南宫景蹭了蹭,“你保证明天不踹我,不杀我。”

  陆云旗无奈,“好!不杀你,快睡!”

  “也不能踹我。”南宫景小声的提醒。

  “不踹你。”陆云旗闭着眼睛敷衍的回答。

  “你真的要走了吗?”

  “怎么?舍不得?”陆云旗带着些许嘲笑的问。

  “嗯!我舍不得。你要是走了,谁给我买茶糕啊。”

  “南宫景!!!”

  这个该死的还敢把他当仆人一样使唤!!陆云旗气不打一处来,真恨不得捏死他。

  “你说过不杀我不踹我的,君无戏言!”南宫景缩了一下,连忙道。

  好!他自作孽了!说了这样的话就是要让这个混蛋把他气死啊!陆云旗气的胸口疼。

  “其实,你不是坏人。”

  沉默了许久,南宫景喃喃的声音响起来。

  “是好是坏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陆云旗闭着眼睛轻嗤一声。一个小屁孩,还知道什么好坏之分?

  “但是我就觉得你是好人。最起码你没有杀害无辜的人。虽然你老是恐吓我,但是也没杀人。”

  陆云旗嗤笑一声,“天真!好坏如果那么容易分辨,江湖就不会那么乱了。”

  “我知道。好中有坏,坏中也有好,对不对?但是好就是好,坏就是坏!没人可以扭曲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