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你的人刺杀我是为了报复吧

  陆云旗就看着他们把南宫景抬到床上,然后找大夫。

  照他们这个速度,人都死了。要是他的话,就直接用内力给他疗伤了。

  看到南宫景被他们这样折腾,陆云旗很不爽。那可是他的恩人,被他的手下误伤不说,还要饱受这样的折腾!他们还是不是他的亲人啊!

  陆云旗恨恨的咬牙,刚才那个九魂杀手,该收拾了!好人坏人都分不清。

  等到他们处理完南宫景的伤之后,都已经是半夜了。然后南宫浩还留下来守夜。

  无奈之下,陆云旗只能离开这里。他的属下都已经找来了,看来他们的计划有变动啊。只是为什么他们不直接联系自己呢?

  让那个蠢货来,还伤了自己的恩人。

  他从未注意到,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南宫景了?虽然说着是他的恩人,可是他却从没把他的恩放在心上过。每次说什么再敢有下次一定不放过他,可是南宫景也不知道有了多少个下一次,也没见陆云旗对他怎么样。

  H酷%{匠网x正&版首4!发4w

  等到第二天陆云旗再回来的时候,南宫景正在吃早餐,小心翼翼的喝着粥。

  “爹。”南宫景吃完后把碗递给南宫浩,然后欲言又止的看着他。

  “景儿,有事?”

  南宫景纠结得要死,陆云旗那个混蛋不会是被爷爷和爹爹抓起来了吧?很有可能呢!他打不过爷爷,万一被抓了,那可是十死无生啊。

  “爹,昨晚……”南宫景犹豫着开口。

  “对了!景儿,昨晚刺杀你的人是谁?”南宫浩突然想起来这个茬,他们的人现在都还没找到呢。

  南宫景挠挠头,“我不知道啊。我只记得我叫了声有刺客然后就不知道了。”

  “哦。”南宫浩不疑有他,很轻松的被他瞒过。

  “爹啊,昨晚你们没有抓到其他人吗?”南宫景抬头看着南宫浩,很认真的问。

  “没有。我们来的时候刺客已经走了,没抓到。”南宫浩叹了口气。

  南宫景却松了口气。看来他是早走了。可是他受了伤他竟然就这么走了?他还是不是他的恩人啊?南宫景心里有些不痛快,不满陆云旗的冷血。

  虽然知道他就是冷血动物,可是心里就是不平衡。

  但是又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该不会是陆云旗被那个刺客抓走了吧?也对!陆云旗身上有伤,是打不过那个刺客的。这样想着,心里就有些烦躁了,莫名的难受。

  “爹,我累了,想休息一下。”南宫景对南宫浩道。

  南宫浩点头,“好。你好好休息,爹爹亲自去把刺客抓回来,任你处置。”

  “好。谢谢爹。”南宫景恨恨的咬牙,抓住那个刺客,先救了陆云旗,然后把他碎尸万段!!

  南宫浩走后,南宫景还没回过神来,沉浸在怎么处死那个刺客的幻想中。

  “别磨了,牙都崩坏了。”看到南宫景咬牙切齿的坐在床上,脸上表情变幻,陆云旗难得的嘲笑他一回。

  “唔!啊?”南宫景回过神来,“陆云旗?你没被抓走啊?害得我以为你被抓了呢!你怎么逃跑的啊?”

  “逃跑?我为什么要逃跑?”陆云旗很不满他的用词,皱着眉头问。

  “你不是被那个刺客抓了吗?难道不是?”

  “谁告诉你的?”陆云旗嗤笑一声。

  “那你跑哪里去了?”南宫景不满的问。

  “客栈。”

  南宫景笑出声,“你是为了躲避我爷爷和我爹他们?”

  “嗯。”陆云旗坦诚不讳的回答。

  “你怕他们?”

  “不怕。”陆云旗不屑。

  “吹牛!”南宫景不信。

  陆云旗没有跟他吵,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昨晚伤你的人,是我的手下。”

  “什么?”南宫景一听就跳起来了,不是高兴的,是震惊的,“你……你的手下干嘛要杀我?你个白眼狼,没良心的!枉我救了你了。你不感恩就算了,还要杀我?我这是做了什么孽那么命苦啊!”

  陆云旗轻轻皱眉,南宫景闹起来还真不一般。

  “不许吵!”陆云旗不耐烦的怒吼。

  南宫景大叫,“你的人刺杀我是为了报复吧?我说你性无能,你就报复我!陆云旗你个小气鬼,混蛋!”

  陆云旗心情烦躁,冷了声音厉喝,“闭嘴!”

  这句话让南宫景成功的闭嘴了,只是他委屈的眼眸含着泪,“我爹娘都没吼我,你凭什么吼我?陆云旗,你个白眼狼!心良心!你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你!你!你会遭天谴的。”说不出太毒的话,南宫景却又不甘心,只好说了一句谁都不信的话。

  陆云旗被他指着鼻子骂得狗血喷头,还反驳不得。最后竟被他最后一句话给气笑了,“天谴这东西,我还真不信呢。”

  南宫景吸了吸鼻子,十分委屈,“你这没良心的王八蛋。还回来干嘛?伤好了你不是该走了吗?你想回来看我笑话啊!”

  “得寸进尺了啊!”听到南宫景还准备继续开骂,陆云旗有些头疼的喝令他闭嘴。

  “我就得寸进尺了,你怎样?不爽你咬我啊!”南宫景不满的哼道。

  咬你??陆云旗无语。他又不是狗,干嘛咬他?他还以为所有人都跟他一样,动不动就咬人!

  那是属狗的人才这么干。

  看到陆云旗鄙视的眼神,南宫景又不爽了,“你看什么看?本少爷要喝水,给我倒水来。”

  虾米?倒水??

  陆云旗一怔,才发现南宫景是在吩咐自己。他气恼的同时却又哭笑不得,这该死的是把他当做仆人来使唤了!

  “自己有手有脚的,自己去倒!”陆云旗冷哼。

  “我身上有伤,你不知道吗?而且这伤还是你们九魂做的孽,由你来还也没错。”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熟悉呢?

  “快去倒水,本少口渴了。听见没?”南宫景理直气壮的吩咐他。

  陆云旗阴沉着脸,从小到大还没人敢这么吩咐他呢!南宫景是找死吗?!

  “我身上有伤。”南宫景不耐烦的重复。

  陆云旗压住想掐死南宫景的冲动,看在你是被我属下误伤的份上,倒水就倒水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