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抱一下又怎么了

  “毒死你活该!”南宫景没好气道。他好心请他吃饭,居然被人怀疑?要知道在南明国被南宫家少爷请吃饭那得要多大的荣耀啊?

  陆云旗沉默不语。

  南宫景吃完,又问,“你真的不吃?”

  “废话很多。”陆云旗嫌恶的皱眉。

  “你!”南宫景气怒交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

  “本少爷要出去了,你自便吧!最好不要回来了。”南宫景恶狠狠的说。

  “我会的。”陆云旗点头。“我会呆在这里直到伤好为止。反正也是你南宫家做的孽,你来还没错。”

  “你你你!”南宫景被他气的不轻,手指发颤。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啊!老天爷,你这是故意玩我吗?

  陆云旗不理头,吃完东西盘坐在床上调息。昨天被南宫鹤打伤,又被暗卫追杀,伤上加伤,那滋味可不好受。

  这天南宫景出门前还特地吩咐了不许人去他的屋子。不是怕打扰陆云旗,而是怕陆云旗那个白眼狼会杀人。

  于是南宫少爷心情大好的去红楼喝花酒去了,直到很晚才回来。

  南宫景醉醺醺的推开门,扑面而来就是一股很好闻的味道,他眯着醉眼,往浴池那边移动,他也想洗澡。

  转入屏风,水雾缭绕,但是并不妨碍他的视线,那个在水中若隐若现的身影,如丝绸一般的长发披散,被水汽打湿,遮住了一半的春光,可是这半遮半掩的却又勾起了他刚刚才纾解过的欲望。

  “咕噜!”南宫景吞了下口水,目不转睛的望着他。

  很快,陆云旗洗完了,冷冷的声音传来,“还没看够?是想侍候我更衣吗?”

  南宫景回过神,脸红红的转过头,“我怎么知道你在洗澡啊?洗完了还不起来,我要洗澡了。”

  陆云旗剑眉一挑,“我怕你偷看!”

  “你!”南宫景气急。不过还是转过脸让他穿好衣服。

  陆云旗很快穿好衣服,然后越过他躺到床上去,拉过被子盖着,和衣而睡。

  南宫景轻嗤一声,然后褪去衣衫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后去睡觉了。

  睡到半夜,南宫景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不仅把脸靠近陆云旗的脖子,连手也放在他的腰间。精明如他,当然是第一时间被南宫景的动作弄醒了。

  陆云旗恼怒的抓住南宫景的手,微微用力,把那个熟睡的人痛得醒了过来,“好痛啊!你干嘛?松手!”

  陆云旗不耐烦的警告他,“手脚放干净点!”

  南宫景气不过,“这是我的床,我想放在哪里就放在哪里!我想放什么就放什么!就算我不让放你这个人,你又能怎么样啊?”

  陆云旗危险的眯了眯眼,“是么?”

  南宫景有些怯懦的缩了缩脖子,嘀咕,“抱一下又怎么了?都是男人,至于吗?”

  陆云旗哼了一声,“如果是别人不至于。但是是你就很有必要保持距离。”

  “你什么意思啊?”南宫景怒道。

  )酷%匠vx网oc首*$发a

  陆云旗在他身下扫了一眼,其意不言而喻。

  南宫景也有些尴尬了,于是侧过身子不再说话。

  他不说话,陆云旗更加不会主动说话。

  一夜无话。

  第二天南宫景学乖了,没有打滚,但是为什么睁开眼睛就看到一片白皙的肌肤呢?

  他嗅了嗅,是昨天那股很好闻的味道,但是他不知道那是什么香。又把脸贴近了一点,更加肆无忌惮的呼吸那股清雅淡然的香味。

  忽然腹部一痛,然后天旋地转般的,南宫景掉下了床。

  陆云旗淡淡的收回脚,这个该死的男人,还敢吃他豆腐?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南宫景捂着肚子好半天才缓过那口气,腾的站起来指着陆云旗怒吼,“陆云旗,你这个混蛋!老子好心救你,你就是这样报答你的恩人的?老子眼瞎手贱救了你!老子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陆云旗不屑,“难道你救了我我就要以身相许吗?”

  “我!”南宫景涨红了脸,有些无措。

  “我说过,再敢有下一次,我一定会杀了你的。”陆云旗淡淡的瞥他一眼,不屑。

  南宫景吃了瘪也不和他吵,传膳。吃过饭后,今天南宫景很安分的没有跑出去,反而是一天都待在屋子里寸步不离,就死死的盯着陆云旗。

  陆云旗还在打坐,直接无视了南宫景。

  到了中午,南宫景很没趣的问了句,“你饿不饿?我让人传膳。”

  “不饿。”陆云旗简单的回答。这个人他都不想多说几句话,会玷污了他的身份。

  “不饿不饿!我看你就饿死算了,还吃什么吃!”南宫景没好气道。

  今天南宫景反常的举动让南宫家的人成功的注意到他。

  “小少爷,少爷少夫人来看你了。”门外的仆人说道。

  小少爷是指南宫景。少爷就是指南宫景的父亲南宫浩。

  南宫景脸色一变,“糟糕!怎么办?我爹肯定能察觉到你的存在。怎么办?喂!你能不能不要那么镇定啊,想想办法好不好?”

  陆云旗不为所动,眼眸深处是深深的不屑,“就凭他也想察觉到我的存在?哼!”

  “你什么意思啊?”南宫景不满,“那好!既然你这么有自信可别怪我见死不救!我去开门了,见鬼去吧你!”

  “景儿,开门。”门外传来他父亲南宫浩的声音。

  “来了。”南宫景应了一声,然后示意陆云旗赶快躲起来,看到陆云旗皱着眉消失后,他才松了口气,放心的去开门。

  “爹,娘。”南宫景乖巧的叫了一声。

  南宫浩皱眉,“屋子里还有人?”

  南宫景脸色一变。陆云旗那个混蛋不是信誓旦旦的说不会让他父亲发现的吗?

  南宫景干笑,“爹,哪有什么人啊?孩儿可是从不带那些个女人回家的,你还不知道啊?”

  夏荷郡主笑道,“浩,你太多虑了。景儿的屋子那么多人保护着,能有什么事?”

  南宫浩看了眼自家儿子有些苍白的脸,有些心疼,“景儿,那天吓坏了吧?哎!以后你少出去一点也好,省的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有机可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