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鹤厉喝一声,“大胆狂徒,拿命来!”说着纵声一扑,一掌劈下。

  魈一惊,抓着南宫景就躲避,但是他本来就不如南宫鹤了,再带着南宫景,那不是自个儿绊了自个儿的身形吗?所以带着南宫景躲避不到三招,他就荣幸的挂彩,被南宫鹤一掌打落。

  但是南宫景也不好过,他在魈的手上啊,于是两人华丽丽的一起掉下去,砸烂了不少摊贩的摊子。

  “啊!!!”这是南宫景的惨叫声。

  却没有魈的声音。

  (:看$^正J&版IJ章v%节上`i酷id匠y网

  为什么没有他的?

  他忍得痛?

  不是,是因为他身下有人肉垫子,所以除了一点震力,他没有感觉到丝毫疼痛。

  知道自己今天讨不了好了,于是魈很识时务的飞身跃起,趁着南宫鹤与南宫籍都在关心南宫景的当,逃走了。

  “景儿!”南宫鹤把南宫景抱起来,那人已经晕过去了,歪着嘴巴斜着眼睛,是被吓的。

  于是南宫景被送回南宫景紧急治疗。杀手的事,自然有人接手去管,去查。

  可怜的南宫景直到晚上才醒过来,只不过是被吓怕了,一个晚上躲在屋里没敢出门一步。

  夜凉如水。

  南宫景瑟瑟发抖的躲在被窝里,虽然他的屋子已经派人重点保护了,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安。

  “呼呼!”吹风的声音。

  南宫景抖了一下。

  “哐当!”有东西落下。

  南宫景攥紧了被角。

  “沙沙!”风吹动树叶。

  南宫景快要崩溃了,这是什么鬼天气啊!

  “叩叩!”有人敲门。

  “来人呐!刺客!”再也忍受不了的南宫景缩在被子里开始大叫起来。

  门外的人突然推门进来,点亮了灯,“小少爷,小少爷您怎么了?”

  南宫景不肯出来。

  “少爷?哪有刺客?”

  南宫景露出个脑袋,看了眼四周,“刚才他敲门了。”

  家将无奈,“小少爷,少爷让我看看您睡了没。”

  “啊啊啊啊!滚出去,不许再进来!”南宫景崩溃的大叫,害得他以为是刺客,丢脸死了!

  家将无奈,“是。”

  于是又只剩下南宫景一个人捂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不知不觉的南宫景睡了过去,但是却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奇怪!谁在屋里,还有一个急促的呼吸声。

  好吵哦。

  等等!呼吸声???

  南宫景猛然瞪大了眼,刚才的睡意也没了,他轻手轻脚的爬起来,往浴池那边移过去,血腥味越发浓重。

  他转过屏风,看到一个黑衣男子坐在地上,脚边的血迹蔓延,他正在清理伤口。

  南宫景下意识的想要大叫救命,可是却叫不出来,他惊恐万分的想逃跑,可是却挪不动脚步,就呆呆的看着那个黑衣男子。

  过了好一会,黑衣男子转过头来看他。

  南宫景一瞬间惊住。

  那是一张绝艳狂傲的,邪气魅惑的脸,因为失血过多而略显苍白。如画的眉头轻轻拧起,狭长凌厉的丹凤眼带着睥睨天下的傲气与不屑,性感柔软的双唇失了血色,整个人显得十分的脆弱。

  就是白天的杀手!

  南宫景惊出一身冷汗,天哪!他怎么会受伤的?明明爷爷只是打跑了他的,他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

  “你……”南宫景下意识的伸出手去,那黑衣男子凤眸一瞪,警告的看着南宫景。

  “你,你受伤了。”虽然这人想杀他,但是不是没成功吗,反而因此受了伤。南宫景心里很愧疚,并不想杀他。

  “滚开!”他低沉着声音怒吼,带着几分嘶哑的嗓子让南宫景愣了愣,他眸中的防备南宫景自然也没有错过。

  “我要是想杀你,现在叫一声就行了。不是吗?”南宫景如是说道。

  可是黑衣男子却脸色一冷,威胁十足的瞪着南宫景。

  南宫景转身回去,却在转身的瞬间被他的剑抵着脖子,南宫景十分无奈,“我要去拿药,就这样我没把握可以治好你!”

  “你要救我?”南宫景即使不回头也可以想象他眼中的讥刺和讽笑。

  “不可以吗?”南宫景眨眨眼睛,不明白。

  “你在骗我?”他忽然冷厉起来,不过下一刻南宫景就悲催的被一个重物压倒在地上。看着昏迷的黑衣男子,南宫景无语死了,受伤了还逞什么强?死要面子!

  南宫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推开他,然后生拉硬拽的把他拖到床上去,脱了衣服给他处理伤口,上药!

  指尖温热柔滑的触感让南宫景一怔,女人的身体他碰得多了,可是这人的身体还真不赖啊,这皮肤白白嫩嫩的,紧致结实的感觉是女人的那种柔软所不具备的。而且……他不是那种肌肉男,但是肌肉也不少。六块腹肌还有胸肌就不说了,手臂和腿上都有肌肉,而且线条匀称流畅,丝毫不凸显,但是让人一看就是感觉有力量的。

  完美的身材曲线啊!

  南宫景怔怔的看的出神,又抹了一点药膏涂抹在他的伤口上,那种结实的感觉真好。想着想着,下腹不由得热了起来,经历过人事的南宫景自然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当下吓了一跳,收摄心神,给他上完药后就不管了。

  直到半夜南宫景才被冷醒了,趴在桌子上睡还真不是他这少爷能承受的。

  不过怎么感觉背上有点凉意呢?南宫景缩了缩身子。

  “你救了我。”黑夜中突兀的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吓得南宫景差点没大叫出声。

  “你醒了?”南宫景看着床上的人,虽然看不清楚,但是循着声源他知道是他。

  “嗯。”不过黑暗并不妨碍魈的视力,他们在黑暗中生活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适应黑暗吗?

  “那就好了?你赶紧走吧,我要睡觉了。”南宫景松了口气,他醒了就应该走了吧?那自己就可以睡床了。

  “我伤没好。”他冷道。

  “那我怎么办?”

  “不知道。”他如实回答。

  南宫景颓败的叹了口气,认命了,谁让他手贱救了他呢,“你叫什么?”

  “陆云旗。”

  “陆云旗?这名字一点儿也不适合你。”南宫景撇撇嘴,然后不怕死的脱了鞋子往床上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