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你这么了,黑眼圈这么重,都快赶上我们的国宝了,老实交代,昨天去那里疯去了?”在电梯里,同部门的丽丽看着非凡的熊猫眼打趣道。非凡毫无形象的伸手掩嘴,打了个哈欠,神情焉焉的摆摆手,说道:“快别提了,昨晚失眠了,怎么也睡不着,就差吞安眠药了。”非凡刚说完,电梯“叮咚”一声响,丽丽嘴里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来,电梯门就开了,丽丽匆忙说了一句有时间再给你说,我先走了,说完就急急的走出电梯门。非凡两眼直直的盯着不断上升层数的显示屏,脑子里又不由自主的想起昨晚何晨新和susan在一起的画面,虽然不得不承认他们郎才女貌,站在一起真的很配。可是,不管昨晚怎样告诉自己,你和何晨新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们就是两条互不干涉的平行线,永远都不会有交点诸如此类的话。但是,一想到何晨新会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拥抱,或是亲吻别的女人。心里还是难免会隐隐作痛。

  酷!P匠h网H唯`}一正版~#,k?其'}他?都2是%M盗W/版Iw

  “叮咚”又是一声响,非凡强迫自己不再去想任何关于何晨新的事情,调整了一下状态,满脸含笑的走出电梯,没走几步,就碰上了刚从专用电梯走出来的何晨新,心里暗叫一声“糟糕,总经理今天怎么来的比我还早,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非凡心里一边腹议,一边扯出个微笑打了个招呼,说了句“何总,早上好”。何晨新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一笑,随即点了点头,算是回应。随后何晨新快非凡几步走进了办公室,非凡看着他的背影呆了几秒钟,在自己快陷入“伤春悲秋”之前,非凡赶紧制止了自己“林妹妹”似的多愁善感,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走回了自己的办公桌。

  “李秘书,进来一下。”非凡刚坐下不久,桌上的电话机里,就传来何晨新的声音。非凡听到后,赶紧起身,走到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听到何晨新的一个“进”字,才推门走进了何晨新的办公室。

  “何总,请问有什么事?”非凡低低的开口询问道。何晨新把手里的的文件递给非凡,说道:“把这份文件送到策划部,交给李部长,告诉他文件中有几个数据还需要重新再修改一下,最晚让他下午给我交回来。”非凡拿过文件,说了声“好的”,遂转身向外走去。坐在办公桌后的何晨新,看向非凡的背影,微微眯了一下眼睛,手中的笔在桌子上轻轻的敲了敲。就在非凡走到门口准备拉门的时候,何晨新出其不意的出声喊住了非凡。非凡的脚步顿了一下,心也微不可见的颤了一下,定了定心神,转过身来,脸上的笑容完美到无懈可击,等着何晨新另外的吩咐。何晨新看到她转过身来,嘴角扯出一个弧度,随即靠到了椅背上,眼里的笑意满满,非凡继续“淡定”的保持着完美的笑容,等待着下一个指令,没想到何晨新话锋一转,缓缓开口,说道“非凡,你昨晚的歌很好听。”非凡一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笑容再也保持不住,脸上的尴尬之色想掩饰也掩饰不住,恨不得马上找个老鼠洞钻进去,再也不要出来。之所以这么“无颜面对江东父老”。是因为非凡对自己是挺有自知自明的,知道从自己嘴里发出的声音不能称之为歌声,只能叫做噪声。这是非凡二十多年来,对自己最为深刻的认知。有时候,面对小艺和佟乐的“压迫”,只要非凡开口吼上几嗓子,小艺和佟乐就纷纷缴械投降。因此,对于自己的五音不全,非凡几乎是很少开嗓亮喉的。昨晚,完全是精神受刺激,受到刺激,体内的“洪荒之力”不小心爆发。才会有了昨晚自己拿着麦拼命嘶吼的一幕。非凡不敢抬头看何晨新,急急说了句“何总,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去忙了”。说完,逃命似的夺门而出。何晨新看到非凡就像只受惊的小白兔,笑意晕染到眼角,拿起桌上的咖啡,轻饮一口,心里诧异的想:“自己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捉弄人恶趣味。”可是又转念一想,或许自己近墨者黑,和李俊豪在一起久了,被潜移默化的传染上了。这样一想,仿佛自己有了答案,遂放下杯子,继续自己未完的工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