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洗礼

六年后,辰国皇宫。

一座大殿中传来朗朗的读书声,读书的声音很稚嫩,明显是一个孩子。

“好了,不要再读了,你得给我背下来了!”一名中年男子训斥道,他就是辰国皇子辰傲的老师--风游,而他面前的就是六年前那个出生身带异象的皇子辰傲。

这皇子不同于他人,出身于皇室却没有那么桀骜不驯,顽固执拗,待人也是彬彬有礼,落落大方,若是不走歪路的话,日后必有大成就。

“不要嘛,师傅。”六岁的辰傲撒娇时竟有几分女孩味,十分可爱。

“我不吃这套,快点背,不然今天没饭吃。”风游扭过头去,强大如他,也不忍看那副画面,怕被动摇。

“哼!”见风游扭过头去,他也别过头,双臂抱胸,俨然一个小大人。

“快背。”风游再次催促,有些不耐烦了。

“哦。”辰傲发觉风游有些生气,便允道。

“我们生活的地方叫做洪荒大陆,这里天地灵气浓郁,人们寿命都很长,身体也很强壮,灵气,乃是维持天地规则运转的根本,是天地间能否孕育出生命的关键所在,若是天地生出灵气,那么这片天地便会孕育出生命,天地间灵气越多,越浓郁,那么这片天地间孕育出的生命也会越强大。而这些生命中,会出现一些异于常人的,他们可以悟天地道则,可以使灵气融入己身,化为灵力,从而获得更长的寿命与更强的实力,他们叫做灵者。一个人能否成为灵者,就决定在六岁那年;当一个人六岁时,天地便会降下洗礼,用以洗经伐髓,而后就可以修炼,成为灵者了,若是在六岁那一年过去,天地依然没有降下洗礼,那么这个人就无法成为灵者。”

“你可终于背会了。”风游舒了一口气,原本愁云密布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是谁啊,你也不想想。”辰傲自恋的本性立即暴露无遗。

旁边的风游暗自腹诽:这个学生什么都好就是太自恋了,人无完人这句话果然不错。

“诶,对了老师,我怎么还没有被洗礼呢?我是不是成不了灵者啊!”

“你怎么可能不会成为灵者!”风游有些激动,他知道,辰傲的父亲母亲一个是当朝人皇,一个是皇后,实力都很强大,生出的子嗣怎么可能连个灵者都不是。

“老师你情绪有些激动啊,怎么了。”辰傲看向风游,给了他一个白眼。

“咳咳,怎么对待你的老师的,你要是成为不了灵者,我就不姓风!我跟你姓。”风游的情绪更激动了,老脸涨红,并且回了辰傲一个白眼。

“哦,可是我还有九天就七岁了,会降下洗礼吗?”辰傲问道。

“怎么像个女人一样婆婆妈妈的,我都发过誓了,你认为你不会成为灵者吗?没有事快走,我还有事呢。”风游催促道,急着赶辰傲走。

“哦,那我走了。”辰傲依依不舍的走出宫殿,并不时回头看向风游,因为他踏出这个门后,就得去习武堂练武了,练武是很累的,所以他想在宫殿里多呆一会。

“咻!”辰傲吹了声口哨,然后一个好像减肥的黑色犀牛裹挟滚滚黑雾向辰傲奔来。

“小白!你是不是又去刨土了,你可是高贵的独角天马啊!算了,我们先去洗个澡。”辰傲抓狂道。

他现在十分后悔,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眼瞎了,当初竟选了一个拥有狗的爱好的坐骑,总是趁自己不在的时候去刨坑,就算下令封锁全部泥土地,它也能找到有泥土的地方。

而且有一次它还去糟蹋了万药园,那里有各种天材地宝,要不是有一些法阵阻挡,那些药草就该全毁了。

从此以后为了它不再乱跑,专门建了一个为它嬉戏的场所--玄土池,就算它刨再多的坑,池中的土也会恢复原状。但它每次回来身上都会沾染上黑色的玄土,所以才会出现刚才的情况。

“吁!”辰傲喊道,小白停了下来,洗过澡的小白才像一匹马,浑身雪白,毛发浓密,好似银瀑,背上略微凸起两个小包,说明了小白可以长出翅膀,到那时,方可真正称为独角天马。

“玩去吧,”辰傲摸了摸小白的独角,让它玩去了。而自己则径直走向习武堂内的一座擂台。

“飞雨大叔,快出来了。”辰傲口中的飞雨就是习武堂堂主--金飞雨,习武堂是辰国三堂之一,在这里可以学到使用武器的技巧和招式,目前辰傲只能来这里,没有资格进入另外两堂学习,辰国就是这样,讲究人人平等,就算是皇子也不得违反。

“诶,来了。”一名黄发男子走出房子,来到擂台上。

他就是金飞雨,一个凭借自创枪法而赶走荒兽五万大军的人的男子。

据说,这种枪法必须以自身精血来引动,但不用一直都要耗费自身精血,只有引动时需要,之后使用他人的精血就可以了,精血越强,枪法威力越强,所以此枪法最适合打仗时使用,死在这枪法下的荒兽不下万人。

“你先练会基础枪法吧。”金飞雨的话没有一丝感情,这是因为长年与荒兽、洪兽厮杀,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个战死沙场,他变得冷漠,并且也不经常说话了。

“哦。”辰傲在金飞雨面前没有一点脾气,他说什么,他便照做,从来都不会生出丝毫不满,辰傲看向金飞雨时,流露出崇拜之情。

辰傲从兵器架上拿出一杆长枪,这长枪比辰傲高出一个头还多,可辰傲练起来枪法行云流水,刁钻霸道,毫无破绽。虽是基础枪法,但威力也不弱。

一套枪法练完,已过去了四五分钟。辰傲已满头大汗,因为这长枪是普通士兵使用的,大约有五十多斤,对于辰傲来说,是个不轻的重量,而枪法又追求快,所以辰傲满头大汗很正常。

可金飞雨却微微皱眉,说:“太慢了,你今天就把练完一套枪法的时间减短到三分钟吧。”说罢,便走回了屋子。

金飞雨走后,辰傲没有偷懒,依旧在练枪,当练完第八次的时候,辰傲倒下了,因为他的体力严重透支,可就是如此练枪,他也仅仅比以前快了半分钟。

躺在地上的辰傲渐渐失去意识,昏睡过去。

  《-看_U正5版章$节/上L%酷匠P网{

“哧!”忽然天空中出现一道光柱,呈现七色光彩,把辰傲拥住,为他洗礼,辰傲期盼已久的洗礼终于来了,可辰傲却浑然不知,此刻他正在沉睡中。

而金飞雨早就离去,习武内也没有其他学生和老师,因为现在正在放假,金飞雨又讨厌热闹,就把原本那些要留下的老师都赶走了,现在没有一个人知道辰傲正在接受洗礼。

过了一会儿,来了一个人,他就是辰国现在的大祭司--巫木,刚才自己的一块符牌闪亮,那是用来监视附近有没有天地灵气变化的,有变化,符牌就会亮起,就说明有人接受洗礼,巫木略微感应,就发现在习武堂那里发生的变化,然后他就来到了这里。

“啊,辰傲,是金色的光柱。”洗礼也有强弱之分,通过颜色来辨别,由弱到强分别为:白绿蓝紫黑红金,三彩,五彩和七彩,颜色不一样,天赋就不一样,而刚才七彩光柱却无人看见,且洗礼的光柱被人吸收后,颜色会变化,直至变为白色后,洗礼就算结束。

所以巫木就以为辰傲的洗礼是金色级别的,他也这么记录下来了,随后便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