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毅轻轻闭着眼睛,左手大拇指揉着太阳穴,感到一阵头痛。

  这次的案子处理的不好,他几乎能想象得到一到家左丘铭那个老头子肯定又是皱着眉头一阵数落。想到这他原本微微疼痛的神经更加严重了。

  窗外下起雨来,秋明市在雨里显得格外寂寥。每当这样潮湿的夜晚,左毅的身体都泛起一股潮湿的气息,多年的,多年的孤独他照样习惯开来。可是生理需求仍然在冲撞叫嚣。

  “邱权,打电话给朱莉。”

  “是。”专心开车的邱权向来了解大哥的意思,都是男人,无关财富、无关品德,只是这样的时候,他很担心左毅,他是并不是个高冷的人,只不过,长年的自我成长。他太习惯一个人生活。

  拨通朱莉的电话,她向来精明,瞬间明白了意思,确定了酒店地点之后就开始打扮。照着左毅的喜好,从内衣,到紧身外套。

  左毅仍然是看着窗外,并没有什么表情。他只是觉得这夜,怎么总是来得这么冰凉。

  忽然,一个洁白的细小影子出现在他眼帘。仿佛是模糊雨中的一个白衣小天使,摇摇晃晃地,面容被车窗上的雨水都流乱了。他眼神不自觉跟着这个摇摇晃晃地小身影。像看一只被雨水打湿的小奶猫。

  忽然,那个小小的身影突然倒在草丛里,像是一个幻觉,突然,不见了!

  左毅莫名心头一紧。

  “停车。”邱权感到一阵惊讶,并不知道左毅突然想做什么,只是如常地照做。

  左毅走下车,邱权和左毅差不多高,打着大伞试图举在左毅头顶,微微吃力。意大利贴身裁剪黑色西装,黑色暗纹领带一丝不苟,他在夜幕下,如撒旦一般居高临下。

  果然不是幻觉。他看到草丛里那个小小的身影。长长的,乌黑的长发被雨水打湿,仿佛深海的海藻般,让人有抚摸的冲动。她小小的脸颊,隐藏在长发中,被打湿的白色睡裙此时紧紧地贴在她单薄的身子上。整个人蜷缩着,仿佛一只,被雨水淋透的,小小的猫咪。左毅突然一阵心疼,轻轻地,把女孩儿抱在怀里。

  邱权心里在想,老大今天这是怎么了?向来洁癖的左毅此时正用厚厚的毯子,抱着女孩坐在后面的座位上。女孩儿身上的水把真皮座椅都打湿了,老大却仔仔细细地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况且,那孩子看上去也就十几岁的样子,天啊,老大不会是恋童癖吧!

  左毅仿佛感受到邱权在想什么一般,在后视镜里狠狠瞪了他一眼!邱权马上吓得收回了目光,老大真可怕,能看透人的心思似的!

  左毅并没有想这么多,他看着怀里的小人,皮肤白地几乎透明,淡淡的眉眼,那长长的睫毛下,该是怎么一双眼睛呢。小巧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像个漂亮极了的洋娃娃。只是,她太衰弱了,整个人的力气都仿佛被抽走了,身上没有伤,却仿佛被折断双翼的天使,漂亮的,脆弱的小娃娃。左毅不禁用手指轻轻地在她眉眼上细细地画,眉毛,额头,睫毛,她睡觉的样子可真可爱。

  “给朱莉打电话,告诉她不必来了。”

  “是。”邱权虽然感到莫名其妙,但承受不了老大语气里的不容置疑,给朱莉打通电话。电话那头的人想问为什么却欲言又止,是啊,有谁不怕左毅这个冷酷的家伙呢。

  “回榕园。”左毅淡淡地说,眼睛仍看着怀里的小东西,眼里的喜悦仿佛小孩子得到了自己喜欢的娃娃。

  R.酷匠网永tI久免j费qO看☆D小!I说…

  榕园是左毅在红叶山的一处府邸,只有心情非常好或者非常不好的时候才会到那独处,除了管家和仆人,左毅从未带外人去过,连邱权也只是在府邸外面呆过,这下可好。邱权心里想着,正好可以看看这榕园里是一个什么样神秘的地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