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辜月坐在大大的落地窗上。她忘了当时为什么缠着陈平硬是要设计这样一个玻璃窗,大概是为了把所有风景收入眼底。

  那时候,落地窗是美丽的,有趣的。她光着脚,穿着嫩粉色的吊带上衣和短裤,垫着脚在窗台上走。在外面看起来格外危险,就好像,是个小小的洁白伶俐的人儿在高高的楼层上走钢丝,透过洁净如无的玻璃,她的一切看起来那么清晰,每一根发丝,每一个细小的表情,长长的睫毛,小嘴红红的,好像咬了一颗特别特别甜的樱桃。

  叶辜月喜欢做危险的事,看起来不安全的,实际上真的不安全,她希望得到他的关注、他的担心,他的怒气氤氲都让她感到高兴。她总是天真地笑着,故意惹怒他,然后在他最怒不可遏的时候,扑上去给一个极度甜蜜的吻,然后一场战争席卷而来,他在极致所求中发泄着她的不满,她却觉得欢乐。

  她爱这一切欢愉。

  可是现在。

  可是现在,落地窗变得一点儿都不美,它看起来很冷。外面下着大雨,阿姆斯特丹的天气总是这样。晴天的阿姆斯特丹是热烈的,奔放的,而下了雨,一切都变得阴翳疏离,外面天气很阴。她有点害怕。

  在玻璃上,哈了口气。用纤细的手指,轻轻地,轻轻地化了一颗小小的心。然后,又一口,心就被雾气重新覆盖,有淡淡的印记,她笑起来。

  她心上,有淡淡的印记。

  这次他再也不会来了吧。

  她忘了男人总会厌烦的特点。女人日久生情,男人,习惯之后,就会厌烦。

  厌烦无休止的的担心,顾忌,大概他是累了吧。

  她抱着膝盖,头侧在一面向着屋内。

  她怎么忘了要把房间装饰地温暖一些呢?

  就像妈妈当初告诉她的,妻子啊,要把家里装饰地温暖又甜蜜,这样丈夫才会喜欢回家。

  b酷匠Sl网正:版●首发|

  她忘了,现在还来得及吗?

  她跳下窗台,在硕大的房间走起来。

  厨房里没有热气腾腾的实物,冰箱里面的酸奶已经喝光。

  叶辜月忽而感到内心一阵恶寒。

  没有了陈平,她连正常生活都做不到。

  叶辜月看着这个空荡荡的,陈平用来蓄养她的大房子。她曾以为这是陈平编制给她的金丝鸟笼,用来束缚、观赏、甚至玩弄她。

  然而可笑的是,她突然间看到墙上陈平为她买下的她最爱的莫奈的画,阳台上繁盛的香雪兰,晶莹的鱼缸里小小的,彩色的接吻鱼,琉璃衣架。如果说陈平是在蓄养她的话,那他喂给她的粮食,就是自己滴着血的心。

  充满爱意的细节蔓延在房间的每个角落,它们像一场华美舞台剧落幕后突然出现的被替补演员代替了的主角,反衬着自己的悲哀与凄凉。

  叶辜月瞬间颓然倒下。

  她突然明白,陈平,对自己,是爱啊。

  而任性享受过无限宠溺之后,她用她的任性和放肆讲他越推越远。现在,他终于决定离开了。

  永远的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