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语皇宫,有一座清幽的小院。在它的西面,几根长的竹竿架上,

  爬满了花藤,稠密的绿叶衬着紫红色的花朵,娇嫩而鲜艳。

  还有那白玉兰的花朵,片片精巧的瓣,似在莹雪中浸过,

  美的高雅,美得朴素,溢满了人间的清洁。

  一袭素白色衣衫的男子倚在花藤架下,喝着烈酒,

  一头墨发仅用一条银白色的发带束着,白衣松松垮垮露出一片春光,说不出的魅惑。

  身后突然发出一阵声响,这让男子不禁皱眉,“你来干什么?”

  不用回头,凤濂也知道是那个阴魂不散的花语女皇――时涯儿。

  果然,时涯儿那双葱葱十指又搭在了凤濂的肩上,手尖涂抹的蔻红说不出的靡丽,

  她突然咯咯地笑了,“你那宝贝女儿都死了,我这是怕你一个人寂寞啊!”

  “滚开。”凤濂转过身,重重的一巴掌就扇在了时涯儿那张白嫩的小脸上,

  “我不准你再说柒柒。”他面色冷凝,一脸厌恶地看着地上一身妖娆红衣的涯儿。

  “凤濂,你竟敢打我。”时涯儿摸着自己已经肿了半边的脸蛋,

  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却执拗地不肯掉下来,“我在你心里就连你死去的女儿半分也不及吗?”

  时涯儿心里很委屈,都这么久了,他对自己一丝的喜欢都没有吗?

  看着这样的时涯儿,凤濂一阵恍惚,好像又回到了从前。

  “哇,父后,好疼啊,你轻点。”满身淤青的小柒柒,躺在床榻上,一阵哼哼唧唧。

  正给柒柒上药的凤濂顿了顿,突然又加重了力气:“谁让你又跟那群皇子打架的?”

  “没有,啊,父后,是他们先骂你的。”小柒柒嘟着小嘴,一双带着水汽的双眼……

  “凤濂,凤濂,你回答我啊。”时涯儿恢复地十分迅速,对着凤濂的耳朵又是一阵嚷嚷。

  被人从回忆中拉回现实,凤濂更加不满,他扭头就走,不管身后的涯儿,

  只留涯儿一个落寂的背影,“凤濂,你站住,要不是今天是你寿辰,我早生气了,凤濂……”

  “你再不站在,我就让你女儿一辈子都留在那里,我说道做到。”

  时涯儿朝凤濂的身影吼道,话里的威胁却让他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巫族,“沧月,柒柒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巫十七一身降紫锦袍,墨发全部挽起,束在白玉冠上。

  软萌的小脸皱成包子样,湛蓝的眼底满是苦恼。

  在他的身边,身形消瘦的沧月一身黑衣,她眼神空洞地

  看着千年寒冰床上躺着的紫衣女子,声音低沉而又暗哑:“少主,属下还没有这个本事。”

  “我不管,你现在就得救她回来。不然,柒柒她会生气的。”巫十七皱着眉头,

  ui酷匠R网i正版首r{发P

  眼里的坚定不容置喙,语气却是软软的,让人不禁觉得好笑。

  沧月低低笑了两声,便道,“少主如果担心七公主,属下可以将天牢里的七个罪犯送去保护七公主。”

  “他们七个怎么还没死?”巫十七瞪着沧月,“又是你做的好事。”

  “少主息怒,属下只是觉得他们还有用处。如果少主不想留下他们,属下现在就去,告退。”

  “慢着,这次就听你的,不过,你最好说到做到。”巫十七温柔地抚摸着寒冰床上女子精致的容颜,口中喃喃道,“柒柒,等我……”

  ――――――――空间分界线――――――

  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带着清新降临人间。

  “时柒柒,快起床,待会儿上课要迟到了。”夏离对着睡得正熟的柒柒一阵河东狮吼。

  回复她的当然是时柒柒的紫色小枕头,柒柒一咕噜坐起身,很没形象地坐在被子上,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

  对夏离吼道:“妈,你干嘛呢?”

  “你这死孩子,今天要上学呢。弄快点,你家小八可还在等你哦。”夏离敲了敲柒柒的脑门,打趣道。

  谁知,柒柒听到顾瑾的声音只是意味不明地哼了几声,脸色阴郁,估计是还想着昨天的事把。

  “砰砰啪啪”弄了一刻钟后,时柒柒才侧身下了楼。听到声音,顾瑾转头看去,

  时柒柒一头秀发被简单扎成马尾,黑白色的休闲服,简单大方,让他不禁看呆了。

  却没想到,时柒柒对着顾瑾灿烂一笑,这意味不明的笑容,

  让他回过神来,顾瑾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可时柒柒哪会给他这个机会,“蹭蹭”几下就跑到了顾瑾的身边,

  一把扯住他的手臂,用自己那白色板鞋狠狠地踩了顾瑾几脚。

  看到顾瑾痛呼出声,时柒柒朝他得意的笑了笑,“小八,看你还敢做对不起我的事不?”

  “我真的不认识那个女生。”顾瑾红着脸辩解道。

  餐桌上,时景淮不高兴地瞪着顾瑾,刚才他可是听见了,

  可怜他的小凌夕这么崇拜这个“负心汉”,可人家竟然还不认识他。

  “柒柒,你们这是怎么了?”餐桌上弥漫着怪异的气息,夏离忍不住开口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