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叫时柒柒,是花语王朝的七公主,因为母皇和父后的百般宠溺。

  时柒柒嚣张跋扈,臭名远昭,黎明百姓恨不能诛之。

  房内,沉香木做的床早已塌陷,暖玉地板上满是残破的织锦线条,

  梳妆的铜镜也已破碎,满屋狼藉,可见他们的战斗力十足。

  今天,她如了那群庶民的愿。因为一时的贪欢,和她的

  七位夫君来了一次激战,想一夜御七郎,最终却落得个死壮惨烈的结果。

  [(ˉ﹃ˉ)各位读者可不要想多了,女主只是在用武力征服她的七位夫君而已啦!]

  那天,花语王朝鼓乐齐鸣,热闹非凡。时柒柒死的那一刻,

  内心是崩溃的,她的夫君还没选够呢!该死的,我跟你们没完。

  ――――――――空间分界线――――――――

  时家别墅,身穿卡通睡衣的女孩赤脚站在阳台上,

  温暖的阳光洒在女孩身上,给她增添了一抹朦胧的色彩。

  女孩垂眸,看向紧靠在自家墙上的另一栋别墅,抿了抿嘴,

  而后熟练地扶着栏杆翻了过去。推开阳台上的玻璃门,女孩猫着身子走了进去。

  看见书桌上认真做功课的少年后,她兴奋地跑过去,

  胖乎乎的小手捂住了少年清澈的双眼,俯身问到:“小八,猜猜我是谁?”

  “柒柒。”顾瑾扯了扯嘴角,十分无语,除了她谁还会叫

  他小八啊?时柒柒将手放下,蹦到顾瑾身边:“啊,小八真聪明,一下就猜到了。”

  说完后,时柒柒理所当然地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脑袋倚在书

  桌上,又大又圆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顾瑾,这让顾瑾的脸不禁红了。

  他低着头,不敢直视时柒柒那炙热的眼神,看见她白皙光

  洁的小脚丫后,顾瑾低声问道:“你又从我家阳台上翻过来的?”

  “谁叫你把门关着不要我进来。”时柒柒瞪着顾瑾。“我……”我

  还不是怕你这个女流氓嘛。顾瑾在心里默念着,却不敢说出来。

  “小八,今天可是情人节呢。”时柒柒扯着顾瑾的手臂,不让他

  写作业。无奈,他只好停下手中的动作,随口应道:“嗯,我知道。”

  “嘿嘿,林妈妈说今天是咱俩的节日,走吧。”时柒柒的眼底满是笑意,

  顾瑾无语,怪不得老妈今天给他几百块钱,当时他还记得林清走时那别有深意的笑容,原来如此。

  低头看向一脸“天真”的柒柒,顾瑾感到一阵恶寒。他都十六岁了,而柒柒…额,才十岁。

  这是想让他“老牛吃嫩草”的节奏么?老妈,你对你儿子我也太好了吧。

  顾瑾牵着时柒柒肉嘟嘟的小手,走出顾家。

  大门旁,顾瑾十分自觉地蹲下。时柒柒蹦到他的背上,

  用自己那肥嫩的手臂勒住顾瑾的脖子,小脚甩在半空中,:“走咯。”

  oa看yG正:版章lS节/上酷^7匠网Su

  佳木小街中,梨瓣飞雪,落花纷扬,顾瑾背着柒柒在幽径中漫步。

  大街小巷,都是牵着手的情侣,引人遐思。

  就连路旁的嫩草,也不近羞涩的垂着头,空气中带着梨花的清香,浪漫惬意。

  “小八,我要你送我玫瑰花。”“小八,我要吃棉花糖。”“小八,我要吃巧克力。”

  ……大街上空,回荡着与环境不符的使唤声,丝丝缱绻。

  梨花树下,时柒柒坐在长椅上,吃着顾瑾买来的东西。

  而顾瑾,则倚在一旁的梨树下,无奈地看着时柒柒,满眼宠溺。

  “小八,我还要冰淇淋。”时柒柒舔舔嘴,指着一家小店。不料却顾瑾敲了敲她的额头:“还没到夏天呢,

  不准吃,感冒了怎么办……”顾瑾絮絮叨叨说了一大段,完全不在意时柒柒有没有在听。

  时柒柒灵光一动,黑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抬头对顾瑾

  甜甜的唤了声:“顾哥哥,我想吃。”说完,还眨了眨她的大眼睛。

  顾瑾呆呆地看着时柒柒,白皙粉嫩的肌肤,脸蛋被阳光照的红扑扑的,

  略显俏皮的小鼻子,微微抿起的樱桃小嘴,五官精致地就像一个华丽的芭比娃娃。

  望向时柒柒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顾瑾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待反应过来时,就见时柒柒差不多解决了这根巧克力味的冰淇淋。

  该死的,这小妮子又使这招。每次讨好自己时,才会软软的叫着“顾哥哥”。唉,真拿她没办法。

  “小八,咱们回去把。”时柒柒舔着手指上残留的巧克力,

  对顾瑾说道。“不玩了?”顾瑾诧异地挑挑眉。

  “我哥还在家等我呢!”时柒柒朝顾瑾咧嘴一笑,露出她那两颗洁

  白的大门牙,顾瑾失笑,照例背着时柒柒朝家的方向走去。

  阳光轻轻洒在他们身上,把他们的背影拉得很长很长……

  时家客厅里,时景淮对着顾瑾吼道:“该死的顾瑾,你又勾·

  引我家柒柒。”说完,十分粗暴地把顾瑾背上的柒柒给扯了下来。

  “死顾瑾,你抱那么紧干嘛。”时景淮又是一阵牢骚。顾瑾大汗直冒,

  你确定你没弄错?不是柒柒一直抱着他吗?

  “你不是只住宿舍吗,怎么回来了?”看着时景淮把柒柒放

  到沙发上,对他一脸防备的样子,顾瑾只好出声问道。

  “告诉你干嘛。”时景淮瞪着顾瑾,一点好脸色也不给他瞧。

  碰一鼻子灰,顾瑾也不尴尬,直接挤在柒柒身旁看着电视。

  半晌,时景淮从口袋掏出一封粉红色的信封,上面满是鲜红的爱心,十分精致。

  不爽地将它递给顾瑾:“这是凌夕托我给你的。”时景淮的语气阴阳怪气。

  顾瑾刚打开信封,就被时柒柒一把抢了过去。越往下看,

  时柒柒的脸越黑。最后,柒柒气得把信直接给撕了,一脸阴郁地瞪着顾瑾。

  顾瑾摸摸鼻子,望着时柒柒气呼呼的小脸,好笑地问道:“怎么了?她写了什么,这么生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