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兮对着鳄鱼通红的双眼,脑子里空白一片。扑通,扑通,鳄鱼的一只眼睛被砸中,剧烈的疼痛激怒了它,她凶狠地向洛兮展开了血盆大口。

  “嗷嗷……”岸上传来猴子的吼声,一群猴子拣起石头袭击着逐渐浮出水面的鳄鱼,一条两条,三条,四条,其中三条鳄鱼围着候王,候王不停挥舞着三菱军刺,一时也无法脱身,另一条向洛兮的身后慢慢靠近。

  洛兮的眼睛渐渐泛红,就在鳄鱼快咬中她的瞬间,砰的一声枪响,鳄鱼的头部被击中,溅出的鲜血喷了洛兮一脸。

  新鲜的血液刺激着鳄鱼味蕾,围攻候王的鳄鱼也拖着长长的尾巴向洛兮方向聚拢。

  候王向岸边皮肤黝黑的男孩做了个手势然后奋力跳到一条鳄鱼的身上,手臂紧紧搂住鳄鱼下颚,寒光闪过,三菱军刺狠狠地刺进了鳄鱼柔软的颈部,鳄鱼剧烈地翻滚着,将背上的候王摔进水里,候王顺势潜到污浊的湖底,另外两只鳄鱼沿着血腥味寻来,露出锋利的牙齿,三只鳄鱼撕咬起来,不一会儿湖面被鲜血染红,候王憋住气贴着湖底一下窜出几米,当她浮出水面的时候那条她袭击的身长约五米的巨鳄正被其他两只鳄鱼吞噬着,浓厚的血腥味飘荡在湖面。

  “上来,”黝黑的男子将候王拉上木舟,又划向洛兮。

  不远处洛兮身边被同类蚕食殆尽的鳄鱼的肉渣漂浮在水面,洛兮奋力向木舟游去,身后饱餐着的鳄鱼似乎已经对洛兮失去了兴趣。

  洛兮,候王坐在木舟上惊魂未定,远处湖面上不断涌出的那抹鲜红渐渐与残阳融为一体。

  木舟静悄悄地顺流而下,湖面宽阔起来,夜色渐暗,墨兰色的天空下漫天繁星闪烁,倒映在如镜的湖面,感觉仿佛在星空中泛舟,只是这样的美景三个人却惬意不起来。

  两个姑娘全身湿透,带着血腥味的衣服紧贴在身上,显出少女曼妙的身躯,洛兮一只军靴慌乱中不知道丢到了哪里。

  男孩红着脸,目不斜视地认真地划着木舟。

  “阿步,”候王看着黝黑的男子笑道,“你怎么不敢看我们啊。是不是给吓傻了,哈哈。”

  “我才没有,”叫阿布的男子皱了皱眉,“你胆子真大,也不调查一下环境,就带着洛兮乱跑,还好我偷偷跟了来。要是给教官知道了,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就他,那也得看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候王说着将自制的小型轻便三菱军刺擦拭干净,放入特制的剑鞘塞进靴子里。

  “洛兮,你还好吧,有没有被吓到?”叫阿步的男孩问坐在一边一直沉默不语的洛兮,他很不好意思地看了洛兮一眼,又急忙转过身去。

  洛兮沉默不语,体内被激发出的某种力量,让她双眼依旧泛红,她依旧感受到某种炽热的目光真盯着他们,一路尾随。

  “嗨,你还好吧?”候王轻轻握住洛兮的手,洛兮双手冰凉,“好啦,好啦,已经没事了,我们一会儿去这里最热闹的大街逛逛,保准有你喜欢吃的那种蛋糕。”

  洛兮回过神来,抱歉的笑了笑,修长的睫毛,眼角的泪痣,即便穿着军装也是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

  “哈哈,我没事,”说着洛兮躺了下来静静地看着漫天的繁星,“真漂亮啊。”候王看着她也顺势躺了下来用手臂枕着头,也许刚刚体力消耗太大,不一会儿两个人看着星星居然睡着了。

  “醒醒,”洛兮被候王唤醒,她睁开眼,已经靠岸了,不远处是一片灯火辉煌的水上人家,木质的房屋耸立在水里,屋后高高耸立着一棵棵笔直的椰树,星空下很是整齐漂亮。

  炎热的亚热带气候将洛兮候王衣服蒸干,他们三人穿着军装走进屋内便吸引了些许目光,游客们喝着酒吃着美味的海鲜,洛兮看得眼睛发亮。

  “欢迎光临,”漂亮的老板娘笑着打着招呼,“里面请。”老板娘皮肤白皙,嗓音柔和温婉,头发高高挽起,薄薄的蝴蝶花纹的紧身长裙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肢,丰润的胸脯露出深深的事业线,走起路来圆润的美臀左右摇摆,满满的女人味,她将他们带入一个包间,给了菜单又出去招待其他的客人。

  “人都走远了,还看,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候王笑着在阿步面前挥了挥手。

  “你们有没有觉得一直有什么东西盯着我们啊。”洛兮环顾左右,简单的木质房屋,一览无余,根本藏不住任何东西。

  “你是不是给吓到了,”阿步对着洛兮笑笑,露出的酒窝让洛兮稍稍安了心,“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说着阿步将菜单递给洛兮。

  洛兮摇了摇头说道:“好想洗个澡,感觉都臭了,呜呜。”洛兮委屈地理了理有些蓬乱的头发。

  “也是,军装也太显眼,要不我们也弄套老板娘那样的衣服穿穿,保管你看到流鼻血。”候王调戏着阿步,“这个钱么就你出啦,嘿嘿。”

  不一会儿两个女孩便各自进了房间沐浴。

  浓厚的沐浴乳散发出清新的薄荷香味,洛兮将身上清洗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感觉有股淡淡的血腥味萦绕着自己,淋浴的喷头哗哗的流出温热的水,洛兮脑海里闪现出一个身影,那是在刘玄清的卧室,她双眼通红漂浮在空中将刘玄清引入幻境,还有那湛蓝色的鱼尾……洛兮不自禁地到镜子前,看着满眼通红的自己,体内游走的某种力量似乎快要控制不住……

  “洛兮,洛兮……”那种被注视的感觉越来越近,伴随着沙哑的呼唤声,一团黑影出现在洛兮身后,黑色的团影伸出手臂爱抚着洛兮越发苍白的脸,“你该醒了,洛兮。”

  体内的那股力量伴随着沙哑的呼唤声,洛兮的双眼完全被血红所取代,她变成了一条火红的人鱼,金红色的鱼尾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她轻声吟唱着,像在召唤来自遥远时空的英灵。洛兮的鱼骨脚链不停地抖动着,泛着金色的光芒,在遥远的苏禄海域,一条像龙一样的水柱连通着天地,多少飘荡在苏禄海域的英灵亡魂沿着这条路踏上了异界的征途,那个国度是什么模样没人知晓……

  许久之后,洛兮瘫软下来,脚链静静地环在洛兮白皙的脚踝上,水依旧哗哗的流淌着,门外候王和阿步大声敲打的房门,店主人急急忙忙的拿着钥匙奔跑过来,在走廊上撞翻了一盘石斑鱼……

  苏禄海域上空的水龙渐渐消散,深邃平静的海面之下暗潮涌动……

  ……

  “洛兮,有消息了么?”刘玄清焦虑地看着洛笑天的背影,窗外白茫茫一片,初春的大雪纷纷扰扰,飘在心头,不知凌乱了谁的脚步。

  “她去的地方,非我的能力范围所能触及,”洛笑天放眼遥望天际,“不过可以肯定一点,她很安全,你目前要做的是尽早的接替我的位置,但愿你的那些朋友能够早日带她回来。”

  ……

  “圣衣,你亲自去将那个小女娃带来,”满头银发的男子慵懒的伸了个腰。

  “您对那个小女孩感兴趣?”黄衣女子替银发男子解开眼上的银制丝带,“这么久了,主人的眼里可没容得下任何人呢。”黄衣女子说笑着将红色的药涂抹到银发男子的眼上。

  “疏影选择的人,我倒是很好奇,”银发男子摆了摆手,“你将逐浪一并带去,他应该会帮到你。”

  )酷匠网…*永o…久免费!、看o$小说

  圣衣提银发男子将眼带系好,交代了几个貌美的夜叉几句,转身进了石门,她按了按麒麟脊背上第三个鳞片,伴随着欢呼雀跃的嘶鸣声,石门渐渐打开……

  ……

  “那叫什么来着,哦,谢菊儿,那妞到底跟你们说了什么居然这么着急的来到马来西亚?”沙巴机场顾少卿推着行李很是不满的跟着白露还有顾城,“顾城,她是不是比洛兮还漂亮?”

  “秘密。”顾城笑着对顾少卿说道:“你就当过来旅游好了。”

  还没等顾城说完,顾少卿就对着一个金发碧眼,身材高挑丰满的白人美女吹了一个口哨。

  “顾大少爷,你当我这个未婚妻是死的啊?”白露佯装吃醋,“当着我的面搭讪美女,回去告诉老爷子去,看我不把你给休了。”

  “你心里眼里可只有那个愣头青刘玄清,”顾少卿说着从将一早别在领口的墨镜戴上,微卷的头发,粗厚的眉笔,伟岸的身躯,不少少女向他投来爱慕的眼神。

  “我说现在可是晚上,能不能不装啊,哥。”

  顾少卿打量了一下身边的顾城和白露,顾城穿着白色Tshit,蓝色休闲九分裤,NB运动鞋,一副好学生的模样,白露穿不同纹路各色相间带有流苏的v领长衫,搭配牛仔热裤,民族风的带有珠子的凉鞋,露出白嫩纤细的美足,看着她那张娇小的脸蛋儿,顾少卿总觉得像是一个大哥哥带着两个小朋友逛公园。

  ……

  “谢菊儿?”咖啡店里,换了面孔的谢桔儿看着对面跟自己酷似的女孩说道:“我约你出来只是想给你一个忠告,不要趟这滩浑水,这里的深度不是你可以想想的,好好做个平平凡凡的人,相夫教子,那才是属于你的幸福。”

  谢菊儿将咖啡杯里的爱心搅碎,她盯着这个一直出现在她的世界里的又爱又恨的女人,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最初她所做的一切不过仅仅是为了见到她,告诉她,在某个地方有这样一个她存在,她对她的一切感同身受,仅此而已。

  “请问您是浩辰集团的总裁秘书苏梦么?”韩琪穿着便装坐到谢桔儿的身边。

  “我是,有事么?”谢桔儿看着这个面熟的女孩一时记不起在哪里见过。

  “我们怀疑,你跟前一个月丢失的儿童案件有关,请跟我回警局一趟。”韩琪说着亮出了自己的证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