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风大厦,位于N市繁华的市中心地段,排名世界第十,是N市的地标建筑。刘玄清,白露,顾城站在凌风大厦的升降电梯上,眼底的视野逐渐开阔起来,至顶楼,电梯在89楼停住,由于是淡季,观光层的人并不多。

  “你是不是记错了呢,”顾城看着踩在脚下的城市,虽然是冬季,湖光山色,青山绿水依旧尽收眼底,古老的明城墙诉说着这座城市的沧桑变迁,大半个N城尽收眼底,顾城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天天生活的这座城市如此繁华美好,若是在夜晚,想必又是另一番华丽的景象,“只是,这里根本没有90F啊。”

  “我刘玄清,过目不忘的天才,怎么能记错呢,对吧,白露。”刘玄清四处寻找着,希望可以找到去90F的楼梯。

  “以你的现在的脑子,若说记错了,也不是没有可能啊,”白露笑着调侃着刘玄清,“真美啊,登高望远的感觉真好,以前上学一直吵吵着要去黄山,转眼都这么多年了。”

  刘玄清无暇观看这些美景,他掏出手机努力回忆着谢菊儿名片上的电话号码拨打了出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甜美的客服小姐的声音传来,“Sorry!Thesubscriberyoudialedcannotbeconnectedforthemoment,pleaserediallater.”

  “哈哈,还过目不忘呢。”顾城讥笑着,也帮忙四下查看起来。

  “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刘玄清的铃声响起。

  “喂,刘玄清么,”谢菊儿娇俏的声音传来,“我看到你们啦,我这就去给你们开门哈。”

  刘玄清还没反应过来,一扇透明的玻璃门轻轻打开,谢菊儿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现在的装修师还真是厉害啊,一点缝隙都看不出来,”顾城反复将门关上,仔细检查了又检查,“明明不是透明玻璃,怎么看起来是透明的呢?”

  “哈哈,走吧,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出了接你们了。”谢菊儿将他们引上阶梯,阶梯盘旋而上,白露感觉每层透明的蓝色阶梯看起来就是悬浮在空中的,向下望去,明晃晃一片,根本看不见底,再看看门外,其他游客的身影清晰可见。白露心里慌慌的,腿都有些发软,刘玄清握住她的手,笑着说:“有我在,别怕。”白露笑笑,安心不少。

  顾城看着他们牵着的手,抿了抿薄凉的嘴唇,明亮的大眼睛里满是委屈,随口来了句,“男女授受不亲,我嫂子的手也是你碰的啊。”说着上了一个台阶拉着白露的手飞快地跟上谢菊儿的步子。

  “顾城,你慢点。”走过刘玄清身边,白露无奈的摇了摇头。

  终于到了,谢菊儿刷了卡,透明的玻璃门自动打开,“灵魂探案”四个弯曲变形红黑自然过渡字映入眼帘,漂亮的迎宾小姐跟谢菊儿打了声招呼,对其他三个人甜美的笑了笑……

  走进里间,流水声响起,那是一座有一米五高的小型假山,新鲜的绿色植被将亭台楼阁遮蔽,只露出瓦红色的楼顶,一条瀑布飞流而下,坠入水潭,雾气袅袅,水潭里的莲花开得正好,几尾金鱼欢快的游玩,沿着有着奇异漂亮花纹的黑色金属阶梯盘旋而上,踏上最后一层,厚重的金属感一面扑来,一切都是金属质地的地板,椅子,桌子,台灯,即便是挂着的抽象的西方印象派的油画的边框看起来也是金属质地的,七根银色的大吊灯沿着圆形的弧度一点点变长,吊灯上种植着一些藤蔓植物,满天星,常青藤,紫藤萝,葡萄,这些植物顺着吊灯的灯柱攀岩而上,将整个屋顶覆盖,绿色中红色的满天星,白色的野蔷薇,紫色的藤萝,挂着的紫葡萄,美得像在画里,感觉像一首歌。

  办公室分成一个个小小的隔间,有的打着电话,有的飞快地敲击着键盘,有人走着手中捧着一打厚厚的资料走到复印机前去复印……

  跟随着谢菊儿,白露有些惊叹,这样的工作环境与氛围真没得说,谢菊儿走到一副油画前,轻轻按了按油画的一角,白色无缝的墙壁上一道门缓缓打开……

  “都进来吧,”谢菊儿对他们笑着笑,伸出四个手指头对一个打扮时髦的卷发美女示意,美女点了点头。

  “请坐,”谢菊儿的办公室应该算凌风大厦的最顶层了吧,透过一排弧形的玻璃感觉蓝天白云就在身边,玻璃钢里热带鱼儿自由自在地游玩着,银色电脑桌上玻璃瓶里绿萝发出新的嫩芽,嫩绿嫩绿的,很是漂亮,一副风景油画让白色的墙壁有了些许的灵气。

  白色铁质的鸟巢状的摇椅上铺着可爱的阿狸的抱枕,铁质的地板上装修成日式的榻榻米,上面铺了一层厚厚的柔软的白色毛绒绒的垫子,可坐可躺,看起来很是舒服,榻榻米的一边是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各行各业,古今中外的各类书,摸起来也是铁质的,刷成了木头的颜色。

  (酷匠he网唯,,一5正=f版a%,G=其…他都\U是u☆盗、~版Gw

  “真是个独特神奇的所在啊,”顾城赞叹着,“以后我的工作室也要装修成这个样子。”

  “哒哒哒……”

  “进来吧。”谢菊儿应声后,卷发美女将手中的端盘放置桌上,然后笑了笑,便退了出去。

  一壶透明玻璃茶壶盛着茉莉花茶,花骨朵在水中静静绽放,阵阵茉莉花的清香沁人心脾,两杯带有精致小碟子的咖啡,一杯散发出浓郁的咖啡豆香气,一杯散着甜甜的奶香,还有一壶紫砂茶壶,不用想里面一定泡着上好的龙井。

  白露向来喜欢茉莉的清香,她情不自禁地倒了一杯,香气缭绕,很是舒心,顾城拿了一杯黑咖啡,津津有味的品尝起来,刘玄清尝着上好的龙井,心里默叹,难怪这丫头可以买得起那么好的公寓,喝个茶都这么讲究,谢菊儿笑笑,喝了口甜甜的带着奶香味的咖啡,四人席地而坐,各自喝着茶,默契地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

  “看来,你把我们调查得很清楚么,”刘玄清放下瓷杯对着一头短发,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谢菊儿说道,“既然如此,你也一定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了。”

  “你还真是心急啊,”谢菊儿笑笑,细长的眉眼间透着商人的精明,“只不过我这里的消息,可不便宜的呦。”

  “价格好说,”顾城喝了口咖啡,“洛兮在哪儿里。”

  白露喝着花茶,心里想顾城许是对洛兮真的动了情,比刘玄清还心急,只不过商场之上,如此,可是要吃亏的,谢菊儿非富即贵之人,一般的东西或者金钱想来也她也看不上,幸好,因为老爸老妈的原因事先调查了一番,且看她怎么说吧。

  “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要好,”谢菊儿走到玻璃窗前,阳光透过她消瘦的身影在榻榻米上引出她的影子,“刘玄清,来到这里难道你就没有想起什么么。”

  刘玄清疑惑的起身,走到谢菊儿身边,满眼的高楼大厦变得那么矮小,高处的感觉,真心不错,一种似曾相识的味道,在刘玄清脑海里挥之不去。

  谢菊儿看着刘玄清皱着眉,笑了笑,眉眼的模样在刘玄清眼里很是眼熟,却想不起来具体在哪里见过,“还记得洛兮之前跟你说的话么,那时候你不相信她,也不相信我。”

  谢菊儿拿起书架上的一个遥控器,一面油布缓缓滑落,室内逐渐暗淡下来,油布上是一幅灵动的立体感很强的夜景图,图上墨蓝色的天幕上是时不时眨着眼的满天繁星,繁星之下是灯火辉煌的N城,川流不息的车流,闪烁着的霓虹灯……

  刘玄清脑海里琴弦轻轻波动着,记忆里模模糊糊出现一个带着金属面具的人脸,还有一个有着咖啡色肌肤的姑娘,一只白色的猫,洛兮娇俏的跟她说着什么,张牙舞爪地比划着……

  “想起来了么,”谢菊儿微微笑着看着皱着眉头的刘玄清,“不用勉强,早晚你都会记起来的。”

  谢菊儿盘腿而坐,白露、顾城面面相觑,不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

  “刘玄清之前失忆过么?”白露关心地问道,“你们的对话好奇怪,他之前来过这里么,怎么他说从来没来过呢?”

  “谢菊儿,你到底知不知道洛兮在哪里?”顾城杯子里的咖啡已然喝完,“我们的时间很宝贵,目前为止,她已经失踪近20个小时了。”

  白露静静地喝着咖啡,按了按手中的遥控器,炫目的阳光让刘玄清突然清醒,蓦然,他想起了那晚的所有事情。

  “怎么会这样?”刘玄清猛然转过身,质问起谢菊儿来,“你之前说的都是真的,那你的姐姐和那个带着面具的人究竟是谁,他们有什么目的,是他们抓走了洛兮?”

  “都不是,”谢菊儿淡淡地摇了摇头,“接下来,我要讲的事情,希望你们有心理准备,顾城,你的心脏不是很好,要不要出去歇歇?”

  “谁说我心脏不好,我心脏好得很。”顾城嘴里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暗暗惊叹,三年前他借着留学的借口,默默去美国做了心脏更换手术,之后一边修养一边在美国麻省理工大学进修计算机专业,此事知道的人少至又少,即便是白露,顾少卿都不知道,她居然知道,洛兮让他的心脏排斥的现象完全消失,他对这样一个女孩产生了无限的好奇,她的失忆,她敏捷的身手,靓丽的外表,神奇的力量都不知不觉地将他引入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让他无法自拔,他太渴望了解这样一个女孩超过了他对白露从小的一往情深。

  谢菊儿了然地笑了笑,刘玄清,白露不解地看着顾城,顾城打了个马虎眼对谢菊儿说道,“能不能让那位美女女再给我来杯咖啡,谢谢。”

  谢菊儿转身出去交代,白露,顾城追问刘玄清之前究竟发生什么,刘玄清自己也是一头雾水,无法理解,只得静静坐着等着谢菊儿……

  “我依然爱你,或许是命中注定……”白露的手机蓦然想起,白露接听完,欣喜地对刘玄清顾城说道:“派去查的人有消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