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有此事?”穷奇舒服地躺在铺着柔软兽皮的长椅上,圣衣低头对他耳语些什么,他大笑:“这个女娃真有点意思,我喜欢。”

  洛笑天被捆仙索捆在轮椅上,却悠然自得地品着上好的龙井茶。

  银川想说些什么,却不想圣衣看到他现在这副模样,急得追着自己的尾巴团团转,都忘记自己是只猫而不是狗了。

  谢桔儿皱了皱眉,直了直腰杆,握着轮椅的手却有些颤抖,她稳了稳情绪说道:“齐王大人,如果今天我们回不去,我可不敢保证,那些捉妖师不会对你豢养的禽兽下手。我也不在乎多养几只宠物,或者在醉仙楼里多添加几道上好的佳肴。那些人类的达官显贵想来最是喜欢这些野味了吧。”谢桔儿说着,讥笑着看了看守在穷奇身边的端庄娴静黄衫女子。

  “醉仙楼?”穷奇虽蒙着双眼,谢桔儿还是感觉到一阵寒光扫过自己,“那是个不错的酒楼呢,那里的酒汁相当鲜美,对了,据厨子所言,那可是由童男童女的鲜血加入新鲜的果蔬,新鲜的人奶,粗粮等发酵而成,一边喝着美酒,一边听着孩童的啼哭,啧啧啧……那种感觉真是享受,圣衣,你觉得呢。”

  圣衣静静地站立着,点了点头。

  “你在说什么?”谢桔儿不可置信地看了看金光闪闪的穷奇,又低头侧脸看了看沉默不语的洛笑天。

  洛笑天笑了笑,深深的酒窝让谢桔儿迷离。

  “好茶,”洛笑天轻轻地闻了闻新泡来的西湖龙井,“不过还是疏影泡的龙井最是好喝,取最初新生的两片新叶,收集荷花上的初露煮水,那泡出来的茶……。”洛笑天满脸的怀念,“品过一次,便终身难忘。”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穷奇心里默念,叹了口气,整个大厅里陷入一边寂静。

  “我们的契约还在,我不会拿你们怎么样。”穷奇打了个哈欠,转了个身,银白色的头发瀑布般随意散落。

  “我们家主人要休息了,”圣衣笑着说,“想必各位都饿了吧,请随我至南苑就餐。”

  |酷匠网…唯u-一c正k4版,其^他9=都C是盗(版◇l

  洛笑天身上的捆仙索消失不见,银川不停地在圣衣脚下蹭着,圣衣伸出细长的手臂将他抱起笑着对推着轮椅的谢桔儿说道:“你家主人何时喜欢上了养猫?”

  “你又何时成了穷奇的贴身侍女了,”谢桔儿伸手爱抚了一下圣衣手上的白猫继续说道:“不知道银川知道了作何感想。”

  “哈哈,”圣衣无奈的笑了笑,“良禽择木而期,银川死了,庞大的夜叉军团岂是我能肩负得起的,有了穷奇作为后盾,那些想去人界肆意杀戮的夜叉,终归有所忌惮,听命于我。”

  谢桔儿跟随着圣衣的脚步,眼前出现了四扇石门,圣衣轻踩脚下第五朵莲花的花心,第一扇石门打开,那是一条敲凿而成的石壁走廊,走廊的顶端嵌着七颗夜明珠,摆成北斗七星的形状,石壁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人类进化的景象惟妙惟肖,浑然天成。

  转过弯,眼前出现了三扇石门,圣衣轻按下石门前端坐着的麒麟的眼睛,第二扇门开启,依旧是石壁走廊,七颗夜明珠闪耀着如同白昼,石壁上雕刻着的日月星辰,飞禽走兽,脚底是条巨大的青龙,仿佛想飞向天际。洛笑天侧耳倾听,另外两扇门后似乎有些响声,仿佛是某些巨大的野兽喘气的声音。

  走至走廊尽头,没了出路,圣衣轻踩脚底的龙纹石刻的眼睛,一束阳光缓缓照进,清晨的寒风让人为之清醒,眼前豁然开朗,小桥流水,蝴蝶飞舞,百花盛开,阳光下花朵上寒霜反射出漂亮的纹路,鹅卵石铺成的道路一直延伸至远处一座古色故香的木质房屋,一股淡淡的食香伴随着花香扑面而来。

  洛笑天不语,心里默记着线路,只知道穷奇的宫殿金碧辉煌,却不知如此曲径通幽,暗藏玄机……

  银川环在圣衣的胸口,被满满的幸福所淹埋,完全忘记了此行的目的……

  “你还真是心宽,银川可是被穷奇害死的,”谢桔儿爱抚了一下白猫,继续说道:“跟着穷奇,还不如跟着我家主人呢。”

  “银川就是太相信你们,”圣衣停下脚步转过身质问坐在轮椅上一直沉寂着的洛笑天,“你,银川那么信任你,跟你称兄道弟,他被穷奇杀害的时候,你也在场,你怎么不救他。”

  “你凭什么这么说,”谢桔儿瞪着她狐媚般细长的眼睛,指着轮椅上的洛笑天说道:“你知道他现在这个样子是怎么来的,就是为了救银川,白毛那双蒙着的眼就是我家主人替银川报的仇。”

  “哦,是么,”圣衣笑笑,“据我所知,您早就康复了,不是么,之所以依旧坐着轮椅,不过是向我家主人示弱,降低我家主人的戒心,其实在他眼里,你们不过是无关的路人而已。”

  “圣衣,”洛笑天抬头看了看曾经无忧无虑整天粘着银川的黄衣少女,感觉一片荒芜,“无论你跟着穷奇的目的是什么,我希望你不要沦为他的棋子,银川在天有灵,也不想看到你……”

  “够了,”圣衣松开手,白猫喵呜了一声,跳到地上,满脸委屈的看着圣衣,“你们昨晚讨论的事我都听到了,只是没想到主人居然那么相信我,甚至为了维护我不惜与你们剑拔弩张。”

  “是,那些夜叉是我派过去袭击刘玄清的,主人并不知情,”圣衣走到路边摘下一朵盛开的火红色的花,“洛兮初来撞车的事件也是我安排的。”

  “为什么?”谢桔儿满脑疑惑,“杀那么多人你很开心么?”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圣衣笑了笑,“你知道为什么安排那样一出戏么?”圣衣摘下一片花瓣放在嘴里轻轻咀嚼起来。

  她来回踱着步,“大巴车上的噬魂兽是我安排的,那时候洛兮的本体还很虚弱,根本无法登上双层巴士的车顶,猛烈撞击让洛兮的灵体与本体脱离,引渡人的力量本就强大,双层巴士没有当场报废已是奇迹。洛兮的灵体与噬魂兽厮杀,说实在的,跟疏影比起来,相差太多太多。只是我没想到的是刘玄清居然自动分离出本体与灵体,一个陪着本体的洛兮去医院检查,一个居然跟着洛兮的灵体。那时候我就怀疑刘玄清是隐藏在人界代替他的捉妖师。你将洛兮、刘玄清带去凌风阁,刘玄清却安然无恙的出来,真实了我的猜想。”圣衣咀嚼着花瓣,笑着看着谢桔儿,“曾经被你意外带进凌风阁的那个受伤的人界小孩你知道去哪里了么?醉仙楼。不相信你问问这个整天满口仁义道德,天下苍生为重的主人。”

  圣衣淡淡的叙述着,谢桔儿有些恍惚,她记得五岁那年落水身亡,灵魂悠悠荡荡地漂浮在空中,她很害怕,然后一个满脸温和,有着深深酒窝的男子将她带走,他教她法术,告诉她六界的变故,告诉她她所需承担的使命,跟着他冥界,人界,妖界畅行无阻,那时候于谢桔儿而言,洛笑天是神祗一样的存在,时光飞逝,她渐渐长大,一日她轻轻唤他一声哥哥,他却没有拒绝,只是轻轻地用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头,从那儿以后她便喜欢唤他哥哥。

  洛笑天淡淡的笑了笑,轻轻爱抚了一下他怀里躁动不安的银川,说道:“继续说下去。”

  “至于刘玄清,”圣衣笑笑,“我是想置他于死地的,那样等你死了,主人岂不是可以称霸三界,多搭上了几条人命又怎么样,刚好兄弟们好久没有开荤了,尝个鲜。哈哈哈哈。”洛笑天封住银川的音,狠狠地将他揽在怀里,银川喵呜喵呜地叫唤着,很是悲凉,似乎一下子认不出眼前这个看起来清丽可人的女孩了。

  “可惜,我算错了,不过也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想听么,想知道你们想要守护的洛兮今早做了什么么?哈哈……”圣衣手中的花瓣已经吃完,她笑了笑,“人界的力量是可怕的,如果引渡人的本体保不住,不知道留着灵体还有什么用处,哈哈……”

  “你什么意思,”谢桔儿愤愤地拉住圣衣问道。

  圣衣嫌恶地推开谢桔儿,仿佛沾染了什么恶心的东西,然后指了指飘着香气的木房子,“南苑就在前面,吃完饭你们从南苑正门出去就可以自行离开了。”说着行了礼便走了,石门缓缓关闭……

  ……

  此刻,洛兮静静地躺在军区的病床之上……

  清晨白露,顾少卿,顾城走进病房的瞬间,仿佛置身于宇宙之中,璀璨的星空,流动的星云,洛兮手腕上的紫晶手链轻轻震动,一道水纹铺散开来,清幽的海底世界,各色各样的鱼群飞快地游动着形成一道奇异的鱼群漩涡,红色的珊瑚群一片一片,软体的水生植物随着水流轻盈起舞,一头硕大的抹香鲸戴着一头小鲸鱼从他们的头顶划过,游出门去……

  “苍茫宇宙,浩淼星空,深海万物,为我所有。朝露昙花,烁烁其华,以我之灵,祭万物之神,众灵得领,起。”洛兮静静站立默念着,刘玄清静静地悬浮在大海中,一群银色的鱼儿闪耀着幽幽银光,贯穿刘玄清的体内,刘玄清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头顶的伤口渐渐愈合,一缕缕青丝缓缓长出……

  噗通一声洛兮摔倒在地……

  如果此刻有飞机从空中划过,可以看到以医院为中心,一道微弱的银白色的光芒向四周散开,至中午时分,整个N市包括周边临近的县城,原本已病入膏肓的癌症患者亦突然康复,全市医院的床铺空无一人,医生护士看着缴费出院的长龙一时目瞪口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跟着刘玄清一同入院已宣告死亡的病人突然从太平间健健康康地走了出来,吓得护士们尖叫声一片,整个N市陷入一片幸福的恐慌之中……

  “你们不能把她带走,”医院前门刘玄清、白露、顾城、顾少卿与国家相关研究机构的人理论着,另一群身着军服的人将依旧昏迷不醒的洛兮从医院后门抬入一辆军用汽车,不一会儿汽车发动,向城外方向开去,后视镜内,偌大的医院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刹那芳华f082说: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么么哒,高考结束,希望莘莘学子们都可以糕粽,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