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辉煌,洛兮跟着韩琪来到一家五星级酒店的顶楼的总统套房,开门进去的时候,炫酷的音乐声响彻整个房间,一群衣着暴露的女人正陪着一个裸露着上身,双眼蒙着的男子捉迷藏。

  “你不是说带我来找刘玄清的么?”洛兮站在门口不愿进去,“他们是谁。”

  一群人安静下来,看着门口的两个亭亭玉立的绝代佳人。

  “美人们,你们都下去吧,”男子笑了笑,将眼上的布袋解开,舒服地坐到铺着厚厚北极熊白色皮毛的沙发上,一副高贵的模样,“韩琪,下次进来的时候能不能先敲门?”

  女人一个个自觉地退了出去。

  “顾大少,事情帮你办了,人也带到了,”韩琪淡淡地说道:“答应我的事情,你可别忘记。”

  “韩琪,”男子拿起桌上的金色酒杯深深地嗅了嗅,“你知道档案袋里是什么吗?”

  “这些与我无关,”韩琪将洛兮往前推了推,“人在这里。”

  “原来你骗我,”洛兮一脸不信地看着眼前这个满脸书卷气温婉如歌的女孩,突然很想逃离这个陌生的地方。

  “别动。”韩琪钳制着洛兮,洛兮挣扎着竟一时动弹不得,气得满脸通红。

  “档案袋里,一堆白纸,”男子将杯中的红色液体一饮而尽。

  “顾少卿,你什么意思。”韩琪挑了挑眉,“那档案我偷出来后可没动过。”

  “啊,”洛兮狠狠地咬了一下韩琪,感觉手吃痛,韩琪放开了手,洛兮飞快往门外跑去,却撞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洛兮抬起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璀璨的蓝色眼睛里有着些许的疑问,深深的酒窝里满是笑意,黑色干练的短发,西装革履,一股淡淡熟悉的香气让洛兮莫名安心起来。

  洛兮尴尬地立到一边。

  “初次见面,”男子笑了笑,伸出修长漂亮的手,洛兮下意识伸出手回应,“林皓辰,不知姑娘芳名。”

  “洛兮。”洛兮感觉有毛绒绒的东西在脚踝上蹭着,低头却什么都没看到,她抬头看了看拿着一堆资料的陌生女人,女人耸了耸肩,一副莫名其妙却又了然于心地看着洛兮。

  “既然都来了,一起进来吧。”顾少卿倚在门口,一副浪荡随意。

  “洛兮,一起吧。”林皓辰满脸笑意,一脸的阳光让洛兮很是安心,竟然跟着他们一起进了房间。

  韩琪与洛兮擦肩而过的瞬间低声说道:“赶紧走。”

  洛兮看着韩琪离开的单薄背影,一时满脑子浆糊。

  “顾大少,”林皓辰看了看金碧辉煌的西式布局的总体套房自豪地说道,“对这里的服务您还满意么?”

  “还行,”顾大少一手揽过洛兮坐到沙发上,洛兮厌恶地推开他,坐到林皓辰的秘书身边。

  林皓辰点头哈腰的模样让洛兮很是诧异,洛兮看了看一边的女秘书,秘书静静地坐着,没有任何表情,时不时递给林皓辰一些资料。

  “那您看能否跟副市长说说,”林皓辰倒了一杯红酒,送至顾少卿手上,“我那些楼盘有些客户都已经入住了,那些什么明朝遗迹还是保留在地底好,您说呢,如果您喜欢,这酒店我立马划至您的名下。”

  “哼,”顾少卿轻声哼了声,“想收买本少爷么?难道你就不想赚钱?”

  顾少卿说着琥珀色的眼里闪动着满满的欲望,“明代故宫遗址,能挖出来多少宝贝,如果我们把这项考古项目承接下来,你觉得哪个赚得更多?”

  “别以为本少不知道你的心思,”顾少卿笑着继续说道:“想做就去做,到时候给点本少爷一些好处就可以了。”

  “那是自然,”林皓辰弯着腰给顾少卿点燃一支雪茄,“那还请顾大少签了这些合同,今后这酒楼就是您的了。”

  顾少卿毫不掩饰地开心地签下大名,笑道:“行了,没事你们就先走吧,让本少好好陪陪这个网络红人。”说着一脸淫笑地看着洛兮。

  “好好,我们这就走。”林皓辰跟着秘书起身欲走,洛兮也想跟着出来,却被顾少卿一把拉住,小声说道:“你就不想知道刘玄清的死活了。”

  洛兮停下脚步,林皓辰回头看着止步不前的洛兮,欲言又止,然后跟着秘书一起走了出去,并随手关上了门……

  ……

  “你就放心洛兮在那人渣渣手上?”银川瞪着大大的眼睛不解地看着洛笑天,“说话呢。”

  “哥,现在去白毛那儿么?”谢桔儿又恢复最初的模样,她心里不自觉地高兴着,那种淡淡的欣喜之情她一时也不明所以。

  “比起穷奇,像顾少卿这样的人类更难对付,”洛笑天皱了皱眉头,蓝色的眼里满是鄙视,“居然敢调查我,胆子倒是不小。”

  “哼,”银川从洛笑天的怀里跳了下来,往回走去。

  “放心,洛兮不会有事的,要有事也是顾少卿,”洛笑天淡淡地笑了笑,“还想不想见你的圣衣了?”

  “真的?”白色喵咪可爱地歪着头看着洛笑天。

  “我有骗过你么?”说着伸手抱起银川,顺手摸着它柔顺的白毛。

  ……

  “你是最近在网上很火的那个,”顾少卿翘着二郎腿,上下打量着洛兮,“除了颇有姿色外,也没什么特别的么,怎么就把我弟迷得神魂颠倒的,都不愿去美国上学了。”

  “你弟弟,我可不认识,”洛兮气呼呼地坐着,“刘玄清呢,他到底在哪儿,我都一天没吃饭了。”

  顾少卿笑了笑,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一个服务员便推着一桌丰盛的晚餐送进了房间,洛兮不顾形象地吃了起来。顾少卿笑而不语,有些明白为什么顾城会对这样一个女孩好奇了。

  “我说,你就不能淑女些。”顾少卿优雅地喝着汤,“我妈可不喜欢你这个类型的女孩。”

  “吃饱了,这朵花好漂亮,也是吃的么,”洛兮一边用手沾沾了点蓝莓做成的慕斯蛋糕放在嘴里尝了尝一边咿咿呀呀地问道,“刘玄清到底去哪儿里了。”

  “出了点车祸,他现在在医院,没有什么生命危险,”顾少卿观察着洛兮的反应,“白露正照顾着他,甜蜜着呢。”

  “原来你们认识啊?”洛兮津津有味地品尝着这道名为蓝色妖姬的甜品问道:“你们什么关系。”

  “情敌,”顾少卿讥笑了一下,“白露是我名誉上的未婚妻,私底下我,白露,顾城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我那傻弟弟从小就喜欢着白露,谁知道读研后白露眼里心里只有刘玄清,他一气之下跑到美国读书了,回来那天刚好撞见你跟刘玄清在欢乐牧场吃饭,结果就有了那么一出。”

  “就是那个瘦的跟杆似的小男孩?”洛兮努力回忆着那天的场景却记不清顾城的样子,“扑了我一脸酒的那个?”她时不时地舔掉嘴唇上的慕斯,很是诱惑。

  顾少卿点点头,百花从中过的人,看着傻兮兮的洛兮,怎么都觉得她跟白露没法比,刘玄清怎么可能会喜欢这样子的女孩子呢?刘玄清肯定不会喜欢像她这种女孩的。

  “好困啊。”洛兮摸了摸肚子,伸了个懒腰,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宽大的沙发上,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这女人是猪么?”顾少卿看着她不雅的睡姿,哀叹道:“不当我是男人么,怎么会有这么没心没肺的女人。”

  ……

  洛笑天在楼下就餐至很晚,出酒店的时候,谢桔儿抬头看了看,顶层房间的灯光已经熄灭,她似乎看到洛笑天皱了皱眉,转瞬间,又恢复冷清的模样。

  “老大,”银川有些担忧地看着洛笑天。

  “走,去穷奇那里吧。”说着洛笑天脸上多了一个精致的面具,长长的黑发随意散落,夜色里一辆宾利与他们擦肩而过,年轻的司机罗恒打着哈欠赶往刘玄清的公寓……

  ……

  翌日清晨,洛兮醒来发现躺在柔软温暖的大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窝,沙发上一个俊俏的男子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你醒了?”顾少卿坐起身来,“跟如此美女共处一室,真是煎熬。”

  洛兮伸了个懒腰,“天都亮了啊,我们去吃早饭吧,我还想吃昨晚的那朵蓝色的花。”

  顾少卿满脸的黑线……

  ……

  医院的VIP病房里,洛兮看着病床上沉睡着的光头忍不住笑出声来,白露白眼了一下顾少卿,“跟我出来。”

  “昨晚你跟洛兮一起?”走廊上白露一身白大褂抬着头质问着比她高很多穿着火红色羽绒服的顾少卿。

  “昨晚你不也跟刘玄清一起么,”顾少卿装作一副给带了绿帽子的神情,“我可不可以理解为身为未婚妻的白露小姐吃醋了?”

  “少贫嘴,我们可是约法三章的,”白露正色问道:“你这花花公子,没把洛兮怎么样吧。”

  “哥哥,嫂子,”顾城一手捧着一束鲜花,一手拎着一篮水果走了过来,“聊什么,这么开心。”

  “聊刘玄清的病情呢,”白露笑着看着眼前文质彬彬的顾城,“你说都是兄弟,怎么差别这么大呢。”时不时瞟一眼顾少卿。

  顾少卿,顾城一般高,只是长得一点都不像,顾少卿像他的父亲,身材高大健美,一头自来卷,为人豪爽大方,整天花天酒地,不务正业,顾城像他的母亲,更秀气些,从小的乖宝宝,邻里亲戚口中别人家的好孩子。

  “进去说吧,外面冷,”白露接过顾城手中的花,三个人往病房走去……

  “那病房里的金光是怎么回事?”一条九头蛇问了问身边的金蟾。

  “过去看看,注意隐身,别给人类发现。”两只小妖一前一后接近了病房……

  Yy最◇,新y\章节上酷匠gE网5

  三个人,两只妖看着病房内的一幕,都愣住了……

  阳光下,医院一角的腊梅洒落一地,离这个冬季结束,似乎已经不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