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一念之间

  未待刘玄清反应过来,头部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一股腥甜涌入口中,顺着额头流下的鲜血让他不得不紧闭双眼,他尝试着抽离双腿,却传来一阵剧痛,一只手臂已经没有了知觉。

  他伸出另一只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一个身体泛着淡黄色光芒挥动着翅膀的美貌女子正对着他微微一笑,“我这是要进天堂么,”刘玄清脑子昏昏沉沉,他突然很想念他的母亲,很想念那个有着十八岁脸蛋的姑娘,一滴眼泪带着血水从眼角滑落,女子用白嫩纤细的手擦去他眼角的泪珠,细声软语地说道:“睡吧,睡着了,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F酷!x匠…_网b.首#K发}

  刘玄清不知不觉陷入了黑暗……

  “哥,是不是那白毛干的?”谢桔儿看着监控视频上一只夜叉控制着一辆卡车,飞快地撞上了前面急停着的车辆,六七辆车瞬间挤压变形,刘玄清所乘坐的那辆出租车,基本看不出车型,司机当场死亡,“我们找白毛理论去。”

  谢桔儿愤愤地说:“要不我今晚就去把那些妖全都收拾了,”谢桔儿说着踢了一脚正在舔着新鲜鱼汤的银川,“你看看你,被白毛封印在猫的体内什么都做不了,你看看你的那些手下都在做什么,你看看。”说着谢桔儿将白猫摔到了电脑前。

  银川喵呜地叫唤了一声,自从上次他私自带洛兮去水月城后,洛笑天就封了他的音。

  白色的猫咪歪着可爱的脑袋看着视频,时不时地下意识地舔舔自己的爪子,“圣衣?”他呆呆地看着视频中的黄衣女子,女子肌肤胜雪,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披散至腰际,视频模糊,看不清她的脸,银川心中她的模样却那样的清晰,看着圣衣跟着其他三只夜叉一起飞离的身影,有些黯然神伤。

  “这就是你部下干的好事,”谢桔儿接着毒蛇道:“你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就算死了,还给水月城增加负担,你就是个废物。”

  “哇,”谢桔儿大声尖叫起来,用力地狠狠地甩着手臂上的白猫,“银川,松口,松口。”

  “银川,别闹了。”洛笑天淡淡的声音让白猫送了口,白猫抬起头骄傲地叫了一声喵呜,便跳到了洛笑天怀里。

  谢桔儿看了看自己出了血的手臂,生气地说道:“咬我有什么用,有本事你去咬那白毛啊。”

  “刘玄清伤势怎么样了,”洛笑天纤长的手抚摸着猫咪柔滑的白色绒毛。

  “正在做脑部手术,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过两天的接替仪式。”谢桔儿一边清理着伤口,一边瞪着白猫继续说道:“洛兮的情况也不怎么好,她这样一个女娃能接替疏影当引渡人?”谢桔儿摇了摇头将电脑关闭。

  “她的力量,是你想不到的,”洛笑天淡淡地笑了笑,酒窝里挂满了温馨,谢桔儿发现只要提到洛兮,洛笑天的脸上总是挂着笑意,每每她想问,话到嘴边又不知道从何问起,或者说以什么样的身份问及。

  猫咪舔了舔洛笑天的手指,洛笑天低头笑着说:“银川,是不是很想说话?”

  “喵呜,”白猫跳下洛笑天怀里,在他的脚底打转,然后使劲地蹭着洛笑天的脚踝。

  “你这么可爱的模样,我还真有些不舍呢。”说着洛笑天按在白猫额头,一道红光闪过,白猫额头又出现了火焰的印记。

  白猫对着谢桔儿做了个猫类的鬼脸,然后高傲地摇了摇尾巴。

  “这不是白毛做的,”银川昂首挺胸地踱着步,继续说道:“就算夜叉全都灭了,圣衣也不会给白毛做事,至于他们的目的,我一时也搞不清楚。”

  “圣衣?她可是以为你死翘翘了,”谢桔儿将狐皮披到洛笑天腿上,对着白猫说道:“女人心很善变,谁知道呢,指不定给白毛做了小妾也不一定,哈哈。”

  喵呜,银川听了谢桔儿的话,全身白毛乍起,恶狠狠地瞪着谢桔儿。

  “走吧,我们去听听齐王大人怎么说吧,”洛笑天邪邪地笑了笑,“这场戏是越来越好看了呢。”

  熟悉的医院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夹杂着淡淡的茉莉花香让刘玄清确定自己还活着,他睁开眼,映入他眼帘的是白色的墙,墙壁上挂着一副油画,蓝天白云下盛开着满地的向日葵,透过窗户是满满的黑暗,输液瓶的水一滴一滴不急不慢地坠落着,刘玄清动了动手指。

  “你醒了,”趴在床边的白露站起身,“知道我是谁么?”

  没把握的手术后刘玄清就喜欢问病人这个问题,“知道我是谁?”

  刘玄清摇了摇头。

  “你仔细看看,看看我,”白露的眼底闪动着泪光,“是我,还认识我么?”

  刘玄清继续摇了摇头。

  白露的眼泪顺着眼角无声的落下,然后她撞入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你讨厌,”白露挣脱出刘玄清的怀抱,像以前一样敲打着刘玄清的胸口,“你怎么能骗我。”白露一边哭着一边笑着的样子让刘玄清心疼不已,以为自己要死的那一瞬间,他学会了放下……

  “很痛耶。”刘玄清皱了皱眉头,“有没有看到我的档案袋。”

  “没有啊,什么档案?”白露坐到床边说道:“这次车祸太惨烈,伤亡五十多人,我们医院离得最近,接到电话立刻赶了过去,谁知道居然看到了你。”白露说着又泪眼婆娑起来,“你要是怎么了,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我还以为你要说我要是死了,你也不活了。”刘玄清笑着摸了摸白露一头的短发,“遭了,洛兮还发着烧在家里呢,她什么都不懂。”

  白露瞪着一双大眼睛深深地看着刘玄清。

  “白医生,我跟洛兮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只是前两天救了她,她失忆了怪可怜的,”白露不理他转过身就准备走,刘玄清一把抓住白露的手,疼得满头大汗,“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今天还去给她拿档案,帮她寻找家人来的。”

  白露十八岁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我又没说我要走,我只是想给你倒点水而已。”

  “早说么,痛死我了。”

  “头痛么?”白露转身紧张地看了看刘玄清光秃秃的头上的伤口。

  刘玄清笑了笑露出一口亮白整齐的牙齿,“嘿嘿,逗你呢。”

  “白露,你能不能去我家看看洛兮,这姑娘除了吃,其他什么都不懂。”刘玄清继续问道,“我睡了多久了?”

  “你还怕她饿死不成?”白露有些生气的说,“我明早安排人去看看,现在都凌晨一点多了。”

  “白露你就去看一下,好么?”刘玄清担忧的神情让白露有些恼怒,要是以前她一定头也不回地走了,只是此刻,分别了三年,经历过生死,她淡淡地叹了口气,“好吧。”说着她拿起手机走出了病房。

  “你刚刚是不是吃醋了?”不一会儿看着白露推门进来,刘玄清坏坏地问道:“你一直在床边?”

  “我那是怕我的病人,醒来不认识人了或者痴呆了好不好,”白露穿着一身医生制服嘟着嘴巴的模样都让刘玄清爱得不行,曾经他是那样疯狂地追求着眼前的这个女孩,那些青葱的岁月再也无回不去……

  “你呀,少用脑子了,好好休息,我会安排好的。”白露一边给他喂水一边嘟着嘴巴问道:“你跟她真没什么,她那么漂亮。”

  “我的小白兔,什么时候这么不自信啦,来陪朕就寝,”说着刘玄清往一边挪了挪,“快点。”

  两个人相拥而卧,刘玄清闻着怀里小人熟悉的淡淡的茉莉花清香,内心获得了三年来从未有过的满足与安宁。

  ……

  年轻的司机按了N遍门铃,无人应答。

  他将白露给的钥匙插进齿孔转动,打开门,“请问洛兮小姐在么?”依旧没人应答,借着走廊里的灯光,他将客厅的灯打开。

  “洛兮小姐在么,是刘玄清先生让我来接你的。洛兮小姐在么?”夜安静得似乎能听到空气流动的声音。

  厨房,书房,卧室,洗手间……

  认真负责的司机先生,想了想,也许在邻居家也不一定,说着他关了灯,关上门,按了一会儿门铃,门开了,一个穿着黑色丝绸睡衣的短发女人睡眼朦胧地出现在他眼前。

  “罗恒,你是跟踪狂么,”谢菊儿问道:“你知道现在几点?”

  “谢菊儿?怎么是你啊。”年轻的司机笑着说:“我刚刚还说会不会太打扰了呢,是你就好了。”

  “快说,什么事?打扰本记者的好梦。”

  “你一个姑娘家大半夜还敢给陌生人开门?”说着罗恒越过谢菊儿直接走进了她的家,“给我点水喝,我快渴死了。”

  谢菊儿给罗恒倒了杯水,一脸的不高兴说道:“你都调查我这么久了,我对那市长老头不感兴趣,你跟那母夜叉说清楚没?别整天跟着老娘屁股后面转,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追我呢。到时候坏了我的好姻缘。”

  “今天是小姐安排我来找人的,”罗恒说道,“隔壁的洛兮你认识么?”

  “见过,”谢菊儿继续说道,“我回来的时候看到她跟一个很漂亮的穿黄色呢子大衣的女孩有说有笑地走了啊。”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