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的积雪已经融化得差不多了,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窗口的金鱼缸上,几尾金鱼悠然自得地摆动着漂亮的鱼尾,洛兮打了个哈气,伸了个懒腰……

  “喵呜……”见洛兮苏醒,一只白色的猫咪从柔软的地毯上扑到洛兮怀里。

  “小家伙,你去哪里啦,害我找你好久。”洛兮感受着猫咪柔软的毛发,触摸着厚厚的梅花肉垫,感觉很美好,很舒心。

  “喂,又要去哪里?”猫咪轻轻跳出洛兮的怀抱,向屋外跑去。

  %酷“(匠/K网'正g版B{首发

  “你这个小淘气,等等我。”洛兮穿着睡衣光着脚丫子就跟了出去……

  屋门不知何时打开了,猫咪灵巧飞快地跑了出去,等洛兮追出公寓的时候,已不见了猫咪的踪迹。

  “洛兮,这里。”洛兮环顾四周,看不见任何人影。

  “在这里。”循声望去,原来是那只猫咪,洛兮追了过去……

  “妈妈,你快看,那里有个小人儿,”一个稚嫩的孩童的声音传来,“就在那只白猫身边,你快看啊。”

  “别整天胡说八道的,”年轻的少妇怒斥着四岁的孩子,“快点,上学要迟到了。”

  听着缓慢笨重的交谈,洛兮才发现,一切变得不一样,她变得跟猫咪一般高,身上穿着她最初的衣饰。

  “来不及了,快跳上来。”洛兮轻盈一跃便跳上了猫咪的后背,抓着喵咪柔软细长的白色缰绳,洛兮骑着猫咪在丛林中驰骋,风轻轻吹起洛兮如丝的秀发,腊梅的发出幽幽的清香,宠物会说话?洛兮开始觉得也许自己又再做梦了。

  穿过一棵空心粗壮的枯树,跨过一条结了冰的小溪,越过爬满枯藤的铁栅栏,猫咪在一棵高大枯萎的古树下停下,默默念叨着什么,眼前便出现了一座高大石牌楼,楼牌上写着水月城,城内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洛兮,”猫咪立在洛兮身边眨了眨他那茶绿色的大眼睛说道,“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以后的路要你自己走了,我会在这里等你,记得月亮完全变成蓝色之前一定要出来。”

  “小淘气,我可以不进去么?”洛兮莫名其妙地看着猫咪,“我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小淘气?”猫咪发出磁性好听的男音,“哈哈,我叫银川,进去吧,里面有你要找的答案。”

  “不是,我一会儿还得跟刘玄清去……”不待洛兮说完,她便被银川推进了水月城,她转过身想回去,却发现石牌楼已经消失不见。

  放眼望去,洛兮发现自己独自一人站在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上,左右两边都是居住的人家,透过窗户发出微弱的烛光,整个水月城沉寂在蒙蒙细雨里,一轮明月静静地俯视着这座古老的城镇。水淅淅沥沥地打湿了洛兮的头发。不远处,过了石桥,有一座亭子。洛兮走上石桥,桥下几株不知名的水生植物开出金色、白色的小花,五颜六色、肥硕的金鱼游来游去,湖的两边种着垂柳,柳枝随着风雨,肆意飞舞。

  突然雨似乎停了,头顶多了把黄色的油纸伞,洛兮转过身,看到了一张戴着面具的脸,洛笑天笑了笑,露出深深的酒窝。

  “你怎么来这里?”洛笑天玩味地说:“看来银川那小子并没有好好当一只宠物啊。”

  “你又怎么会在这里的?”洛兮满脸狐疑,“是不是这一切都是梦境?我们是不是曾经认识,洛兮,洛笑天,还有上次的晚餐究竟是怎么回事?”

  “洛兮,你确定你想知道?”洛笑天神情凝重地看着那轮银色的满月,“你不该来这里。”

  银色的满月渐渐变色,一点点被蓝色侵蚀,窗户内的烛火逐渐熄灭,四周渐渐暗了下来,桥下的水一点点变成黑色,翻滚着,发出一阵阵腥臭。

  洛笑天皱了皱眉,一手揽住洛兮纤细的腰肢,飞了起来,掠过垂柳,一直飞到城里最高楼宇的屋顶。

  “你仔细看看下面的人,”洛笑天说道:“确切的说是死人,他们每天这个时辰都要重新上演一遍,死亡的经历,当月亮完全变成蓝色的时候,这座水月城会被这些怨灵填满,他们会相互厮杀,抢夺一丝的空间,吸食对方的力量,让自己变得强大,待月亮恢复原状,他们变回人形,以为自己依旧活在人世,过着人界的生活。”

  洛兮看着石板路上逐渐增多的黑色人影,屋内不断涌出的人潮,痛苦的哭泣声,嘶喊声,一时哀嚎遍地,让洛兮也莫名地感到无限的悲伤,仿佛失去了自己最最心爱的人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一样。

  大半个月亮变成了蓝色,透出幽幽的蓝色的光芒,此刻,厮杀声响彻四方,哀鸿遍野,洛兮看着机械厮杀着的人影,无言以对,只想尽快逃离。

  她转脸看向洛笑天,洛笑天身上散发着强烈的蓝色光芒,随着月亮变成蓝色越多,光芒越盛。

  “洛兮,快回来。”是银川的声音,“再不回来,你就会死在里面了。戴上笑天的面具,你就可以回来了,快点,要来不及了。”

  “笑天,怎么办,”看着渐渐满上来的黑色影印,洛兮批头一阵阵发麻,腥臭味充斥着整个水月城,数不尽的人影窜动,一波波下去,又一波波上来,前赴后继,“洛笑天。”

  洛笑天没有回应,他着了魔似的对着蓝月,周身散发着阴冷的寒气,洛兮看着已经快淹没脚跟的怨灵,颤抖地伸出手去摘洛笑天脸上的面具,突然一只骷髅手一把抓住了她脚,将她拉下,她看着黑压压的,奇形怪状的人向自己扑来……

  “不要去追查自己的身世,千万不要,”洛兮感觉脸上突然变得冰冷一片,那张面具贴在了自己脸上,一股力量让她向蓝色的月亮飞去,她低头看到了洛笑天坠落在巨大的黑色阴影里,转眼消失不见。

  “洛兮你醒醒,”刘玄清的声音模模糊糊地将洛兮带离那个奇怪的水月城,“又发烧了,都这么大人了,你说你是小孩子么,被子都给蹬到了地上。”

  洛兮感觉嗓子干燥地疼痛着,整个身体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全身骨头酸痛无比。

  “来,喝点水睡一觉就好了。”喝了一口水,一股温热的暖流流遍全身,她睁开眼,看着眼前的刘玄清,突然紧紧地抱着他,嚎啕大哭起来。

  刘玄清轻拍着洛兮的后背,一股奇异的感觉流遍全身,有那么一瞬间,刘玄清有想好好保护怀里这个女孩子的感觉。

  洛兮又安静地睡下了,刘玄清看看墙上的时钟,已经八点了,他急忙出门,打了辆出租车向血液鉴定中心驶去。

  9点,6F602,刘玄清轻敲了三下门。

  “请进,”一个干脆好听的声音传来,刘玄清转动门把手,打开门进去。

  “你是?”坐在电脑前的小姑娘扶了扶眼镜问道:“洛兮小姐没来么?”

  “她生病了,”刘玄清一脸难过地说道:“我是她的男朋友,她得了重病,将不久于世,只是想在临走前看看是否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而已……”刘玄清声泪俱下,说得小姑娘眼泪吧嗒叭嗒地往下流。

  “这是洛兮小姐的数据库匹配资料,”小姑娘继续说,“本来我们这里是有规定的,非本人前来,不得交付。看看你女朋友那么可怜,就破例一次了。”

  “姑娘,您真善解人意,”刘玄清心里着实开心,嘴上跟抹了蜜似的,“将来一定能嫁个好人家。”

  说着就拿着档案袋,离开了。

  某座宫殿内,受了伤的洛笑天静静地坐在轮椅上,“你是不是想天下大乱,”一个满头白发妖冶如女子的男人,即便他的双眼用一块金色的绸缎蒙住,洛笑天也感受到他注视着自己的,“为了一个女人,你放出多少怨灵,水月城又会增加多少怨灵?”

  “你别以为你抿着嘴巴不说话我就什么都不知道,”白发男子将金色的盛满红色血液的酒杯狠狠地砸向洛笑天,洛笑天月牙白的衣襟上染上了深深的红色,谢桔儿左手紧紧地握着,长长的指甲陷进肉内,溢出一丝丝的鲜红的血液。

  “她是不是新派来的引渡人,那个跟她一起的人界男子,是不是指定的代替你位置的捉妖师。”白衣男子躺卧在金色的龙椅上,一身金光闪闪,纤细白嫩的手指饶了绕白色的长发,“该来的人都来了,你再不回你的异界去,是等成了一个废物,烂死在这里么?”

  “水月城的事情,我自会处理,用不着奇王大人费心,”洛笑天淡淡地说道:“管好你的那些禽兽,让他们少制造点冤魂就可以了,我们的契约目前还在,即便刘玄清接手了我的位置,也不会改变些什么。”

  刘玄清坐在出租车上,他看到一边的面包车上一只长着翅膀的怪物真看着他,似乎对他笑了笑,露出满口的獠牙,面包车飞驰而过,他揉了揉眼睛,那些怪物又消失不见,刘玄清低头看着手中的档案,很想先打开看看。

  哎呦,一个紧急刹车让刘玄清的脑袋狠狠地撞了一下车窗,伴随着的是一阵剧烈的响声,刘玄清只看到,不远的十字路口处一辆大型的红色渣土车,为了避让刚刚那辆开得飞快的面包车,将一辆的红色奥迪Q7直接撞飞后一起从高架上掉了下去,高架下一阵剧烈的撞击像炸弹响起,一连串汽车像米诺骨牌一样追尾,刘玄清透过窗户向下看去,一个满是鲜血的圆形球体碌碌骨碌碌地滚到路边,渐渐地出现了几十个灰色的人影,刘玄清揉了揉眼睛,灰色人影继续增加着,三只长着翅膀,满口獠牙的东西张开血盆大口将那些人影一一吞噬,而后闪动着巨大的翅膀在空中盘旋,刘玄清看得目瞪口呆……

  “我也没见过这么惨烈的车祸,”出租车司机双腿打颤,说话都有些哆嗦了,“你也是吧。”

  刘玄清呆呆地看着天空,一只怪鸟正向他飞来,发出像婴儿一般的啼哭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