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兮快打开门的时候一只大手有力地拉住了她的胳膊,洛兮转过头,刘玄清苦笑了一下,说道:“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成为公众人物,你先在屋里呆着,别出声。”

  洛兮愣了一下,还是乖乖地听他的话,回了房间。

  刘玄清有些诧异,如果是白露,肯定是白他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开门离开……

  他摇了摇头,打开了那扇门。

  “出来了,出来了……”一群人一窝蜂地围到门口。

  “您是刘玄清先生么?”

  “请问你的女朋友是不是有特异功能。”

  “市长的千金跟您是同学么,据说你们曾经是情侣……”

  “你离开市长的千金是为了那个有特异功能的女孩么……”

  “能让您女朋友出来么……”

  闪光灯不停闪烁,满走廊的人,喧闹声响彻着整个大楼。

  “喂,是物业吗?你们看看一栋五楼什么情况,你们怎么随随便便让外人进来了,你们物业怎么当的,我们业主的人生财产安全还能不能得到保证。”一个穿着红色呢子大衣的短发女子大声呵斥着:“你再不安排人过来处理,我就报警了。”

  女人踩着高跟鞋,对着人群大声喊道:“好狗不挡道,借过。”

  “你这女人,怎么说话呢。”

  “就是……”

  女人理都不理,头也不回地拿了钥匙开门,扑通一声将门重重地关上。

  不一会儿几名身着保安制服的粗壮大汉走了过来,“你们赶紧走啊,接到业主投诉了,你们再不走,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着保安跟记者便推搡起来,保安拿起记者的相机,记者一边咒骂一边抢夺,另一边的记者忙着拍照,其他的保安一起蜂拥而上,一时场面有些失控,刘玄清站在门口,也不知如何是好,索性关了门在家呆着。

  “肚子好饿啊。”洛兮坐在沙发上,双手撑着脸,一脸委屈地盯着刚进屋的刘玄清抱怨道:“我们可以出去吃饭么?”

  “吃吃吃,你整天就知道吃,”刘玄清看着她光着的脚丫子,“又不穿鞋,把拖鞋穿上,”说着他从鞋柜里拿出一双hallokitty的粉色棉拖丢给洛兮,“我去给你煮面条,唉,上辈子欠你的。”

  “欢迎收看N市早间新闻……”

  刘玄清打开电视,随手按了一个频道,“你看会儿电视吧。”

  “哦!”洛兮好奇的盯着电视,这儿摸摸那儿看看。

  “近日大量积雪使得浩辰集团某处施工工地坍塌,暂无人员伤亡,建筑下方发现不明建筑群,相关考古研究人员声称为明故宫遗址,遗址上方已建成高楼12座,目前国家文物保护部门正与浩辰集团协商中……请继续关注本台相关报道。”

  “面条来喽,”刘玄清捧着两碗热气腾腾地泡面放到沙发前的玻璃茶几的竹垫上,“将就着吃吧,平时也没做饭的习惯。”说着将一双筷子递给洛兮,洛兮津津有味地边吃边看着电视,刘玄清漫不经心地边吃边听着屋外的动静。

  不一会儿,外面渐渐安静了下来。

  “咚咚咚……”

  “我去开门,”洛兮吃饱喝足后就开心起来,蹦蹦跳跳地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红衣短发女人。

  “请问,我可以进来么?”短发女人对洛兮笑了笑。

  “哦哦,进来吧。”洛兮闪到一边,嘀咕着这女人看起来怎么那么面熟。

  短发女人进屋顺势坐到了沙发上。

  刘玄清洗完碗筷,从厨房走了出来,看着沙发上的女人,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地说道:“谢谢,你刚刚替我们解围,邻居这么久,都没打过招呼,哈哈。”

  “其实我也是记者,不过刚好住你家隔壁而已。”女孩笑着说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刘玄清。

  “谢菊儿,灵魂探案记者,公司地址凌风大厦90F……”刘玄清皱了皱眉。

  “谢桔儿,我们昨晚还一起喝过酒,对不对,”洛兮高兴地对谢桔儿说道:“难怪我看你那么眼熟呢,对了你怎么变白了,头发也剪了。”

  谢菊儿微笑不语,不反对也不点头。

  “刘玄清,我之前说的都是真话。”洛兮兴高采烈地说道:“不信,你问桔儿。”

  刘玄清脑子飞快的转着,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谢菊儿跟洛兮是一伙的,他们弄了个套让他钻,只是他想不明白,自己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医生,又有什么可算计的呢。

  “你也是来采访洛兮的吧,”刘玄清坐到另一侧的沙发上说道:“其实我跟洛兮认识还不到两天,有什么问题你直接问她吧。”

  “不,我今天是来采访你的。”谢菊儿笑着说。

  洛兮坐到谢菊儿身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时刻保持微笑的优雅的谢菊儿,这个谢菊儿跟那个谢桔儿似乎是两个人。

  酷◎.匠@(网正H版9@首;c发$

  “采访我,我就是个普通的医生,有什么好采访的,”刘玄清调侃道:“遇见她,也只是个意外。之后的事情你想必你都知道了,也超出了我的意料范围。”

  “刘先生,请问你怎么看待,洛兮小姐跟你有着不一样的回忆。”谢菊儿拿起录音笔开始录音。

  “洛兮本来就已经失忆,”刘玄清看了看洛兮,继续说道:“她夜间的梦境也许是在重复曾经的往事,于她而言就是真实发生,这在心理医学上属于违拗症的一种,记忆障碍中的错构症、虚构症,主要表现为似曾相识,旧事如新……”

  “你怎么知道我们的记忆不同?”刘玄清的话被洛兮打断,“你是昨晚跟我们一起的谢桔儿么?”

  “你说的那个谢桔儿是我的姐姐。”谢菊儿笑着对刘玄清说:“你相信存在灵魂么?”

  谢菊儿关掉录音笔继续说道:“她五岁的时候意外落水身亡,之后我出生了,跟姐姐长得一模一样,妈妈为了纪念姐姐就将我取名为菊儿,雏菊的菊,姐姐是桔子的桔。”

  谢菊儿继续说道:“从小时候起,我就能感受到姐姐的存在,她的喜怒哀乐,她所从事的职务,她的信念,包括昨晚她跟你们一起吃饭,于我而言都真真切切的如同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只是,她感应不到我的存在。”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何况我的记忆里就是回家补觉。”刘玄清继续说道:“今天很感激你,如果没什么其他事情,我想我要带洛兮出去了,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你在逃避什么?”谢菊儿继续笑着说:“你就不想知道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你的记忆给姐姐篡改了,原本洛兮的记忆也是要抹去的,只是很奇怪,她的原始记忆给锁定了,现存的记忆无法修改。”

  “靠,你以为人类的大脑跟电脑长一样,可以随意读取存储或者删除?”刘玄清这个接受现代洗礼的医学才子已经无法忍受这样一个灵探记者如此胡编乱诌地问着一堆莫名其妙的问题,“即便我的记忆给篡改了,其他人的记忆也给篡改了么?”

  “好吧,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今天就到这里,如果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拨打我的电话呦,刘先生。”谢菊儿继续笑着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你住一层么?”

  刘玄清喝着水,并不打算继续理她。

  “你身上的蓝光,让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无法靠近,我的眼睛也就清净很多,”谢菊儿笑着对洛兮说:“再见了,小美女,有空一起逛街,拜拜。”

  说着踩着高跟鞋走出门去,关门的瞬间,对刘玄清嫣然一笑,说道:“人的听觉和视觉范围都是有限的,你听不到看不到的,不代表不存在,seeyou!”

  “洛兮究竟是个什么?”刘玄清无厘头地自言自语,“难道她练过少林功夫?”

  洛兮走到刘玄清跟前问道:“我们是要出去么,去找好吃的?”

  “你脑子里除了吃还有什么?”刘玄清叹了口气,“你就不想找回自己的家人,找回自己的记忆?”

  “走,带你去派出所查查,看看有没有什么身份信息。”刘玄清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拿起羽绒服套在了身上,“希望有些收获。”

  派出所走了一趟,没有任何收获,留了血样,省血液数据库的比对结果需要几天才能出来,刘玄清只得又带着洛兮回家,就当做收养只流浪猫好了。

  这些天洛兮有时候会看电视,偶尔阅览刘玄清书房里的各类书籍,她接受能力很强,两天内,学会了打字,使用电脑搜索引擎,刘玄清潜意识认为,这些她原本都会,只是需要一个过程来适应。

  “刘先生么,”好听的客服小姐的声音,“洛兮小姐的比对结果出来了,由于结果比较特殊,我想你有必要带着她过来看一下……”

  “能够稍微透露一些么?”刘玄清小声问道。

  “刘先生,不好意思,工作要求,电话内不便透露,还请洛兮小姐明日上午9点至血液鉴定中心6F602室了解详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