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萍从来都没有想过孩子出生后会是这样的情况,自己受罪就行了,现在孩子都要跟着自己一起受罪了。往后周萍和孩子在医院的日子,张宏再也没有过来看过孩子,杨利兵和杨朝军来过几次,每次都是匆忙的来,匆忙的走,周萍也没好说什么,医药费的事情也没有向张宏他们开口要,周萍想着能熬就这样熬着吧。

  孩子的身子骨特别的弱,在乡医院住了一段日子没有效果,于是只能转到城镇医院,孩子住院需要登记身份信息,周萍这才想到孩子一直到现在连一个名字都没有,只能随便想一个充充数,周萍每天在医院和朝胜轮着班照顾孩子,周萍和杨朝胜也住医院,通常情况都是周萍和孩子睡在病床上,杨朝胜睡在走廊的座椅上,昂贵的医药费已经压得快让周萍和杨朝胜喘不过气来了,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钱再去找地方住了。

  每天,天还没亮,杨朝胜就被医院里的哀嚎声给吵醒了,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热奶粉,顺便给周萍把早饭买好,等一切弄好之后就守着孩子,给孩子打点滴了。待护士和医生进来之后,杨朝胜看他们给孩子弄好输液管后问道。

  “医生,这,啥时候能出院啊。”

  “孩子现在的情况还不太稳定,还需要观察一阵子。”医生说完就走了,杨朝胜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周萍抱着孩子说到。

  “别烦了,要不你先回去吧,家里的地还需要你去种。”杨朝胜听到这里走到窗户边叹了口气说到。

  “再这样下去,孩子恐怕连奶粉钱都没有了。”

  “要不咋们回家。”

  “那孩子咋办,不能不治吧。”

  s看正版:章?i节上酷}W匠网{

  “再住个三四天,等孩子稍微稳定了,我们就回家,在医院也是吊瓶回家也是吊瓶,还不如将药带回家去吊。”周萍说完,杨朝胜琢磨了一会儿,觉得说的也对,心里也就这样打算着。

  几天后,就在杨朝胜准备给孩子办出院手续,回家治疗时,孩子突然发起高烧来,不管周萍怎么叫唤,碰孩子,孩子就是一动也不动,杨朝胜马上叫来医生,医生看了看孩子的情况说到。

  “你们还是回去吧,孩子现在这样的情况,我们也无能无力。”医生说完招呼着护士给办手续,周萍听见医生这么说心里倒是很平静的狠,她看着朝胜拽了拽朝胜的衣角说到。

  “算了吧,我们走吧。”周萍拉着杨朝胜办好手续,准备乘车回家,一路上周萍和朝胜都沉默不语,看着孩子嫩嫩的小脸,周萍的心里真不是滋味。周萍和杨朝胜走进屋里时,杨利兵过来问了问孩子的情况,杨朝胜摇了摇头,张宏这时走进来问道。

  “孩子怎么样啊!”大家都没有说话,张宏又说到。

  “实在不行就算了,也尽力了,也没别的办法了。”周萍听到这里心里的火气顿时就上来,朝胜见周萍的脸色不对,马上拉住了她,杨利兵也拉走了张宏,朝胜看着周萍说到。

  “等会我们带着孩子去杨舅那里看看。”

  “那有个啥看法。”

  “让他看看,说不定有用呢,看是不是孩子撞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