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行,那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张宏说完就自己走去灶房吃饭去了,没一会儿杨利兵也回屋了,周萍看着脸蛋红扑扑的孩子对着朝胜说到。

  “你觉得取啥名儿好啊。”

  “啥名都好,能叫得出去就行。”杨朝胜说完就倒头大睡了。差不多到了半夜,孩子开始不同的啼哭,一开始杨朝胜还以为是孩子做噩梦了,他迷糊着不停地摇着摇篮,但还是没用,给孩子喂奶粉和水喝都没用,周萍这时也醒了,她从杨朝胜怀里接过孩子哄着,然后摸摸孩子的额头,惊慌的说到。

  “咋这么烫。”

  “怎么了。”

  fr酷PG匠Z网,p唯一%正版^,E=其oG他都是P盗版J(

  “发烧了,快去送医院啊。”周萍说完,马上下床穿好衣服,找毛毯将孩子裹得紧紧地,杨朝胜匆忙的拿好钱接过孩子对着周萍说到。

  “我带着孩子,你还在坐月子,你别跟着我们出去吹风。”

  “我不跟着去怎么能行,你骑个单车怎么带孩子。”周萍说完一把将孩子抱过来,自己穿好衣服,朝胜这时也去仓房将单车推出来。周萍坐上单车,一路将孩子紧紧抱住,贴着孩子因发烧而红透的脸时,周萍眼里的泪花在闪。

  大半夜的很多医院和小诊所都关门了,周萍和杨朝胜在诊所门口不停地敲着门,不停的喊着,喊了好一会儿大夫才出来,等大夫给孩子量过体温后说道。

  “39度,要打针。”,大夫在孩子的手上找了好一会儿血管,都没找到,于是只能在孩子的头上扎针,刚扎进去孩子就痛声大哭,周萍和杨朝胜听到这里心都快碎了,这才刚出生的孩子啊,就要遭这般罪,周萍怎么也想不出来孩子是因为什么感冒的,在给孩子打吊瓶的时候,杨朝胜对着周萍说到。

  “你先躺会儿吧,你身子骨还没好。”周萍听到这里对着朝胜说到。

  “我怎么也想不出来孩子是因为什么感冒的,洗澡水你弄热了吗?”

  “肯定是热的。”杨朝胜说完就不再说话了,周萍也没有多说什么,周萍想着说不定会是张宏洗澡时着凉的,看着头上扎着针管的孩子,周萍心疼死了。

  孩子在诊所里面打吊瓶打了好几天都没见多大的效果,周萍和杨朝胜又带着孩子在卫生院住了好几天,这期间,周萍心急如焚,杨朝胜也忙的晕头转向的。张宏和杨朝军这时提着饭菜过来了,杨朝胜接过饭盒将它递给周萍,张宏看着打着吊瓶的孩子问道。

  “医生怎么说啊!”

  “说今天就可以回家了。”

  “那也好,总在这里待着不知都耽误了多少事儿。”周萍听到这里心里就不乐意了,她想着这是孩子的事儿,怎么能算是耽误呢,,难道要把孩子一个人仍在医院,不管不问,饿了也没人理会。周萍想到这儿心里就像被针扎了一样,杨朝军看着孩子对着杨朝胜说到。

  “胜哥,我看孩子的情况好像并不是特别好的,要不还住几天,等全好了再回家也不迟啊。”

  “什么,医生都说了可以出院了都好了,还继续住在这里干嘛啊!你知道在这里住一晚有多贵吗?”张宏激动地说到。周萍听到这里气愤地将饭盒放在桌上说到。

  “没说不走,住医院花的是你的钱吗?你有出过一分钱吗?”

  “你啥意思,你啥意思,我没出钱,我没出钱,没出钱天天给你们送饭,饭不是钱啊,你们这群没良心的。”张宏硕大这里明显的激动起来,她马上走到周萍面前,刚举起手准备给周萍一巴掌,幸好被杨朝军拉住了,周萍见到这里更加的激动起来对着张宏又吼到。

  “你打啊,有本事你打啊,自己的孙女都不放在眼里,要你这个奶奶有什么用。”周萍说完这句话就听到孩子”呜呜”的哭了起来,杨朝胜马上过去哄住孩子,朝军也将张宏拉出医院,杨朝军将张宏拉出医院之后,只见张宏在大街上骂道。

  “这个没良心的,吃我的,用我的,还敢跟我顶嘴,我是替他们心疼钱。”杨朝军听到这里对张宏说到。

  “妈,但你说得确实过了点儿,毕竟孩子是你的孙女,哪有心疼钱不心疼孙女的。”

  “哪有什么心疼不心疼的,救不活就不救了,孩子没了还可以再生。”张宏说到这句话杨朝军听了没有再说话。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现在的他除了祈祷让孩子赶快好起来别的事情也什么都不能做了。而周萍呢,听到张宏说的话反而更加的生气,朝胜在医院哄着孩子,而自己差不多都快被气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