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天黑透了,周萍和朝胜看完电视就去睡了,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周萍带着一种忐忑不安的心情入睡了,就在周萍熟睡时,周萍感觉自己的肚子一阵剧痛,像被电锯到了一样,接着一股热泉喷涌而出,周萍痛到尖叫起来,她绝望的看着此时还在打呼的朝胜,用手捶了他几下,杨朝胜被周萍痛苦的叫声吓醒,他马上拉开灯,看着此时额头布满密汗的周萍,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朝胜握住周萍的手问道。

  “这是咋了,咋了。”

  “估计快生了。”周萍痛苦的说到。

  “我去叫人,我去叫人。”杨朝胜一下子就慌了阵脚,他急忙的跑出去,打开堂屋的灯,仓房的灯,跑到张宏门口使劲地敲打着门,杨朝胜此时头上的密汗散布在脸的四周,敲了了会儿张宏披了一件外衣带着惺忪的睡眼过来开门了。

  “咋了,这是咋了。”

  “萍萍快生了。”朝胜刚说完,张宏表现除了前所未有的冷静,她说到。

  “生个孩子,没事的,我这就去看看。”张宏说完就走向朝胜的屋里,朝军和杨利兵也被吵醒了,马上跟着走了过去,就在快到门口时,张宏对着朝军和杨利兵说到。

  “女人生孩子男的就别进来,别进来,别进来。”而这时的杨朝胜心里已经急的团团转,听着周萍在屋里痛苦的叫着,自己一点忙都忙不上,他对着张宏说到。

  酷|匠)l网、永、(久免费看%%小☆*说$L

  “你到是快点。”

  “知道,知道,朝军你快去烧点热水,顺便带把剪子,记得要消毒还要一把草木灰。”张宏说完就走进去了,刚走进去只见周萍额头上的密汗已经变成一大粒一大粒的雨滴,张宏见此情景说到。

  “没事的,生个孩子,我都生了三了,还不美啥事,你要放松。”张宏说完就坐在床边一边抚着周萍的肚子,一边跟周萍说着话。

  “没事,跟着我一起呼吸,慢慢的来。”周萍此时已经痛的不想再说任何话了,倒是杨朝胜在屋外已经乱做了一团,孩子的衣服、尿布全部都已经准备好了,生怕出一点意外,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杨朝胜心里的石头才放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张宏出来拿剪子和草木灰,对着杨利兵说到。

  “是个带沟的。”说完就走进去了,杨朝胜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此时的心情哪还顾得上这么多,他马上跑进去去看看周萍,周萍此时疲倦到了一定程度,似乎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张宏将孩子用毛毯包住抱给杨朝胜,当朝胜看见孩子粉嫩的小脸和清澈的眼睛时,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楚,他走到周萍面前,将孩子抱给她看说到。

  “是女孩,挺好的。”周萍笑了笑,没一会儿眼泪就出来了,张宏对着朝胜说到。

  “等会儿有的你忙的,你去熬点鸡汤,熬久一点才有营养。”张宏说到这里伸了伸懒腰,就走回房了,朝胜将孩子小心的放进竹篮窝里,自己就去灶房忙活去了,孩子很乖并没有啼哭,一放下就睡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