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爱英和金嫂来过。”还没等周萍说完,朝胜就放下筷子一本正经的看着周萍说到。

  “早就跟你说过了,金嫂那边你要少来往。”

  “那又怎么了?金嫂人挺好的啊!”

  “我让你少和她来往你少来往就是了。”周萍还想继续往下说来着,但又怕说的让朝军饭都吃不下去,就没敢说,她知道朝军的性格,一句话说的不和他心意他就要和他吵起来,就算不吵也要和你冷战好久,周萍受不了这样没敢往下说,倒是杨朝胜说了起来。

  “明天我姐过来的,你好好准备。”

  “那有什么可准备的,又不是没见过。”周萍说完又给朝胜盛饭说。

  “下个星期我想回家看看,好久没回去了。”

  “你现在大着个肚子不方便,还乱跑。”

  “过头三了,我自己再注意一点就没事了。”

  “不行,那也要等我有时间了陪你一起回去。”周萍听到这里没再说什么,她知道杨朝胜的脾气也拧不过他,只能听他的吩咐了。

  酷#匠网}M首n发

  第二天,天还没亮,周萍就早早起床,她想着昨天朝胜叮嘱自己的事儿,杨朝英会过来(杨朝胜和杨朝军的姐)。所以她一大早的将菜择好、碗洗好、房间打扫好就等着杨朝英过来。周萍忙活了一阵张宏也起床了,她看着在忙着的周萍说到。

  “起来这么早啊!”

  “睡不着就起来忙一会儿。”周萍刚说完,张宏就去烧水洗漱。忙完了这一阵,大概八九点的时候,杨朝英和老汤(杨朝英爱人)过来了,杨朝英不高,大概一米五多的样子,她扎着两个低麻花小辫,穿着一件墨绿色上衣,背着背篓,脸上的雀斑一大片一大片的铺在脸上,炸一看真的不像是刚满30的人倒像是四十有余,杨朝英空着手进来后看着周萍问到。

  “萍,吃饭了没。”

  “还没,在等你呢?”

  “那有什么好等的,你们先吃呗,搞得还像是因为我耽误了你们吃饭。”周萍还没来得及接话杨朝胜就将周萍拉到饭桌边,将饭端给周萍说到。

  “不用等那你就先吃,怀孕了可不能饿着。”杨朝英看到朝胜来这出,心里愤怒到了极点,跟饭桌前的周萍甩出了一句话。

  “怀孕了就跟宝似的,那你慢吃,我不耽误你吃饭了。”杨朝英说完这句话就转身去了张宏的屋里,杨朝胜看到这里对周萍说到。

  “甭管她,我们吃我们的。”这件事情弄成这样周萍是吃不下去饭了,她放下碗筷但杨朝胜又将碗筷硬塞进她手里。

  “你不吃,那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吃。”周萍拗不过杨朝胜,只能硬着头发吃完了这碗饭。倒是杨朝英和老汤进了张宏的屋里倒不安份起来了,他们进了张宏的屋里之后发现张宏和杨利兵都不在,杨朝英气又不打一处来,她指着老吴骂道。

  “她有什么好嚣张的,说的那样”在等我们”,好像是因为我她才没吃饭的。切,不过是怀孕了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个家还没有到她做主的时候。”

  “你有必要把事情闹得这么大吗?”老汤看着杨朝英气红的脸说到。

  “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我把事情闹得这么大,你的意思就是我没事找事做是吧。”

  “那你不是没事找事做干嘛,你就是没事找事做。”

  “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有本事你再说一遍。”杨朝英和老汤在房间里因为这件事而争吵了起来,杨朝军闻声而赶过来,他拉住了准备动手的老汤,而杨朝英则在一边大声喊道。

  “你打啊,你打啊,有本事你就打啊。”在堂屋吃着饭的杨朝胜和周萍听见争吵的声音纷纷放下手中的碗筷,周萍站起来正准备往张宏那屋走去,杨朝胜马上将周萍拉住说到。

  “你回我们自己屋里,我过去看看就好。”见杨朝胜这样说了,周萍只好走回屋里。杨朝胜看着周萍回屋了,马上走到张宏屋里,杨朝英在那一直哭哭啼啼的,而老汤则无奈的坐在另外一旁,杨朝军更是无奈的抽起了烟来。杨朝胜走进来看见这样的情况,他拍了杨朝军的肩膀问道。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杨朝军摇了摇头,杨朝胜又向老汤走过去问道。

  “你们这是咋了。”老汤也摇了摇头,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明事情的经过,无奈的从口袋里摸出烟袋,开始卷烟,抽起烟来。就在大家都沉默的时候杨利兵和张宏笑着从后门进来,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刚走进房间时就被吓坏了,杨朝英见母亲过来了顺手抹掉脸上的泪水,杨利兵问到。

  “这是怎么了,都聚在这里干嘛?”张宏看见杨朝英之后马上走了过去坐在她身边问到。

  “咋了,这是咋了,哭成这样。”杨朝英看了一样杨朝胜说到。

  “没啥。”

  “没啥你哭成这样,都这么大个人了。”杨利兵说完瞪了在一边抽烟的老汤一眼,杨朝军和杨朝胜看到这里无趣的走了,杨朝胜走回房间里时周萍还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看见朝胜回来了马上问道。

  “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吵得这么厉害。”

  “能有啥啊!就是和老汤吵架了,他们能有啥大事。”周萍听完长舒了一口气说到。

  “还好还好,我还以为因为我呢。”

  “对啊,就是因为你。”杨朝胜打趣的说到。

  “那我也没错啊,我哪里招她惹她了。”说到这周萍愤愤的坐下,脸通红通红的。

  “我早就说过你别理她就行,和她扯皮子永远都扯不清。”

  “我哪里晓得她是这样的啊。”杨朝胜还没来得及再跟周萍解释解释,就听到堂屋里的吵闹声大得很,他便走出去看看,只见张宏、杨朝英、杨利兵、杨朝军一起围在饭桌边吃饭,他们见杨朝胜出来了也没有任何反应,倒是朝军说了一句。

  “胜哥,叫萍姐出来吃饭啊。”

  “吃什么啊,不是早就吃过了吗?”杨朝英说到。杨朝胜听了这句话心里更加的恼火的,他刚准备走到杨朝英身边骂她几句的,周萍在后面将他拉住了,周萍将朝胜拉回房间将门锁住说到。

  “别跟她计较。”杨朝胜这时已经恼火到不行被周萍这样拉回房间心里更加的不服气。

  “你是你妈亲生的吗?我怎么感觉你像是他们给捡回来的。”周萍说到这句倒是把杨朝胜给逗笑了,他看着周萍微微隆起的肚子说到。

  “以前我也怀疑过我不是亲生的,别人也都说我是捡来的。”杨朝胜说到这里自己都被逗笑了。而周萍听完倒是心酸的很。周萍现在的心里乱透了,她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过得是什么日子,哪有一家人这样生活的啊。反正堂屋在他们没吃完饭之前自己是不会出去了,杨朝胜愿意出去就出去,这次也不会拦着他了,就在周萍还在想事情的时候,杨朝胜还真的出去了。

  “我去地里看看,我把门给你带上。”

  就在快吃完的时候,杨朝英看着杯盘狼藉的饭桌说到。

  “现在家里啊,好的东西都不是留给我们自己吃了。”说完叹了口气,周萍在自己屋里贴着门听到了这句话,她心里气的牙痒痒,按着杨朝英的意思就是家里东西都是被自己吃了啊,那可真够委屈的,如果自己真的吃了那还说得过去,重点是自己并没有吃,在自己怀孕期间吃的东西都是杨朝胜辛辛苦苦卖掉粮食买来的,哪有吃过张宏她什么好菜,张宏叫自己吃的都是他们吃的不要了的菜,周萍越想越生气,她决定等朝胜回来之后就跟朝胜说要像没怀孕前一样自开煤灶,不和张宏一起吃,这怀孕才几个月啊就被自家人说成这样周萍真的是气不过了。尔后,杨朝英在堂屋里和张宏聊一些家常闲话,周萍再也闷不住了打开门就出去,朝着爱英家的方向走去,待周萍走后,杨朝英开始不服气了对这张宏说到。

  “妈,你咋给朝胜娶个这样的媳妇儿啊!太不懂事,怪里怪气的。”张宏听到这里明显的不对劲又问道。

  “刚刚那事儿和萍有关吧。”

  “那不就是,除了她还能有谁啊,朝胜也是被她给迷住了,以前老听我的话,现在看见我了就恨不得吃了我。”

  “哪有你说的那样严重,你也不经常回家,要是经常在家那你就要被她气死。”张宏一说到周萍脸色瞬间就变了,生气的说到。

  “做饭做得迟又迟,洗澡也洗的慢,等她洗个澡差不多要半个多小时,让她去山上刨地,她等到晚上才去,我是不好意思说她,反正日子也是她跟朝胜两个人过,我这个做娘的也不能出什么,说出来还不受听,免得怪罪。”张宏说到这儿脸色已经通红通红的,杨朝英听到这里更是对周萍燃起愤怒之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