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天一天这样过去,周萍的肚子也一天一天大了起来,周萍摸着自己已经开始凸起的小腹感叹生命真的是一个奇妙的东西,每天的生活还是一样得过,朝胜每天都在田地里忙活着,一开始周萍很不能理解一个男人为什么非要选择一辈子待在田地里奋斗,但后来周萍明白了一辈子在田地里也没什么不好,每个人的观点不一样,有的人认为在田地里可能会吃一辈子的亏而有的人则将田地作为自己一辈子的精神寄托,杨朝胜就属于后者。就在周萍还在为孩子饿自己的将来谋划的时候,周萍远远就听见有人叫着自己的名字,走近一看,是金嫂,只见她左手提着一篮子的鸡蛋,右手牵着自家的小孩迎面笑着走过来。

  “金嫂,干嘛去啊!”

  “来看看你,这不很多日子没来了。”周萍热情的请金嫂进屋坐坐,顺道还将电视机调到动画频道。

  “哎呀,你都有孩子了,别瞎折腾,快坐下。”金嫂连忙拉着周萍坐下,顺道把自己带着的一篮子鸡蛋递到周萍面前说。

  “这都是自家鸡下的蛋,你给收着,怀孩子了就该好好补补。”周萍马上将篮子推到金嫂面前说。

  “金嫂,这个,不行,你家孩子也在长身体,你给孩子们留着,我在家什么都有。”

  “你又说傻话了吧,给你带的不说就30个鸡蛋,家里还有好多呢,你家的情况我还不知道,就你家的那个厉害的老婆婆,估计就算有好吃的也会藏起来不给你吃。”

  “但今天这个我真的受不起,万一朝胜知道了又该骂我了。”

  “这东西你拿着,我可不是让你白拿的。”周萍疑惑的看着金嫂,金嫂将篮子放在柜子旁边然后说到。

  “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孩子马上要上学了,我就想着让你哥哥帮我揽个活儿。”金嫂说完尴尬的笑了起来。

  “那行,过两天我也要回娘家看看,到时候帮你问问。”周萍说完金嫂激动到不行,连拉着周萍的手不停地道谢,周萍后又将那放在柜边的鸡蛋拿着金嫂说。

  “忙我可以帮,但这个就不收了。”周萍见金嫂愣住的表情又说到。

  “等帮金嫂你找到事情做了,再来答谢我也不迟。”金嫂听到这里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到。

  “那行。”金嫂说完,看着此时幸福满面的周萍不禁问道。

  “这几个月啦。”

  “才刚过头三呢?”

  “刚三个月,那你也要注意啦,平常吐得厉害吗?”

  “还好,平常都不是特别想吐的。”

  “想吐的时候吃点话梅和黄瓜,那黄瓜可管用了,要是吐得厉害,可以把黄瓜当饭吃。”周萍看着此时喋喋不休的金嫂不禁笑了起来,这笑倒搞得金嫂不好意思起来了,她说到。

  “咋了,还不信?我可是有经验的人,当初怀那两个宝的时候我可没少受罪。”周萍听到这里又和金嫂打趣来了,金嫂是一个特别和善的人,和她在一起周萍感到无比的轻松感,还没说到一会儿,金嫂的孩子开始发闹骚了,金嫂骂了几句,周萍问到小女孩。

  “怎么了,饿了吗?”孩子没有说话,周萍转身进里屋去柜子里拿出几颗糖给孩子。

  “不用拿出来,你留着吃。”

  “没事的,反正小孩子都爱吃这个,我可不太喜欢甜的东西,哦,对了,你家的老大今天没跟你过来。”

  R看1正'0版tV章;I节s上h酷匠}e网5…

  “去跟她没用的爸出去了,估计又是打牌。”金嫂无奈的说到。周萍听到这儿不知该说些什么,她并不善于安慰人,倒是金嫂说了几句玩笑话。

  “我大女儿跟她爸出去的时候,我还跟她开玩笑说:你要是乐意跟你爸去你就去,到时候要是栽在田里可别叫我去拉你。”说完金嫂便哈哈大笑起来,金嫂曾经说过自己的男人打气牌来什么都不顾,几天不吃饭都不觉得饿。

  “哪有像你说的那样,我看你们家的那位对孩子还是挺好的。”

  “谁说的,你是没见他在家的时候,对孩子那棵不是一般的凶狠。”刚说到这儿的时候,爱英刚好从门口路过见金嫂在便马上走了进去了。

  “我在门外时还在想是谁呢?笑得这么开心,原来金嫂在啊!”见爱英来了,金嫂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变现出一脸嫌弃、一脸恶心的感觉,周萍甚至都摸不清金嫂到底再想些什么了。

  “金嫂,怎么了,没见我时不还是挺高兴的吗?还是我扫了你们的兴。”

  “哪有啊,瞧你说的,我给你找凳子你坐坐。”周萍说完起身去找椅子,倒是金嫂坐不住了说到。

  “周萍,那我就先回去了,下次有时间再聊。”

  “金嫂你怎么就回去了。”周萍问到。

  “坐了一会儿也该回去了,下次再找你聊。”周萍见金嫂这样也不好挽留,忙着将那一篮子鸡蛋塞进金嫂的手中说。

  “金嫂,这个你还是拿回去的给孩子补补身体。”说完周萍还往孩子口袋里塞了一大把的糖。那孩子看着自己口袋里满满的糖果,脸上浮现灿烂的微笑。周萍将金嫂送到门口看着她们走远后回到屋里,到屋里时爱英早就已经坐下了,周萍看着她说到。

  “大忙人怎么今天有时间来我这儿啊!”

  “哪里是大忙人了,每天都很闲。”爱英说完自己就走到黑白电视机面前,扭动调频道的按钮,她转动了几次发现并没有什么好看的电视剧,没有想要收看的频道之后便放弃了看电视的需求,她回到椅子上对周萍说到。

  “你什么时候和她熟起来的。”

  “谁。”

  “还能有谁,刚刚进来那位喽。”

  “和金嫂早就熟了,人还不错。”

  “什么叫不错,和不错差远了。”爱英嫌弃的说到。

  “一股子的穷酸劲儿,她男的就知道赌,她呢除了骂孩子拿孩子出气,别的什么也不会。”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我和金嫂相处这么久没觉得她哪里不好啊!再说家庭条件不好也不是她的错,她也再想办法改善,她还让我帮她介绍事呢?”爱英听到这里猛的说到。

  “那你可别犯傻,可别淌这浑水。”

  “这怎么是浑水了,你越说我越不明白。”周萍听到这里更加的迷茫,她甚至不知道到底该怎么理解爱英的话。

  “她那种人,哼。你还没嫁过来的时候,她让我拖我哥给她介绍活儿,我哥见她家也不容易于是就给她介绍了一份给别人打扫卫生的活儿,结果呢,她还没干几天,就拿主人家的东西。”周萍听到这里更加的不解,她疑惑的看着爱英问到。

  “是真的还是假的。”

  “那还有假,人家主人家说了,吃的菜也打包带回家,没要的衣服还没说要扔呢,就不见了,一开始还以为是丢了后来才知道是被她拿走了。”爱英说到这里,周萍心里开始不安起来,在乡下别人说的总会四分信六分怀疑。

  “你还别不信,就因为那件事,我哥现在都不好再去他朋友那了。”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又不是你哥拿的东西,再说了那些剩菜都不要了带回家有什么的啊!”

  “你想的可好,就算自己再怎么穷,别人的东西就算不要了那也不能拿。那事还是我哥介绍的,我哥介绍的人出了问题,别人该怎么看。”

  “金嫂是不容易,男的又不管事她走到那一步也是逼不得已。”爱英听到这里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火冒三丈的说到。

  “我们也知道她不容易,重点是你拿了别人的东西你承认不就没事了,她还打死都不承认,到头来还骂我和我哥。”

  “会不会不是她拿的,误会啦!”

  “从她家都翻出来人家的衣服了,还误会!像她那种人啦,我们都招惹不起。”爱英说完看了周萍一眼说到。

  “我先走了,你自己掂量掂量。”说完后,爱英顺手从柜子上拿了几颗糖果就走了,周萍同样把她送到了门口,周萍被爱英的这一番话弄得摸不清头脑,爱英眼中的金嫂是一个手脚不干净的人而自己眼中的金嫂却是那样和蔼而又独立,周萍还站在门口的时候,杨朝军回来了,她很想问问关于金嫂的事但见朝军一副冰冷面孔也就放弃了。

  “萍姐。”

  “嗯,回来啦。”杨朝军走进里屋在翻找着什么东西。

  “找什么啊!”

  “噢,没什么就随便翻翻。”杨朝军说完自己就进屋去了,周萍和杨朝军的话一向不多,最多的也顶多是几句寒暄的话,在杨朝军前一脚回来的同时杨朝胜扛着锄头也回来了。

  “回来了,吃饭了吗?”

  “没,快去弄点。”

  “都在桌上呢。”周萍说完就随着杨朝军一起进里屋去了,她给朝胜把饭盛好,把水端在朝胜面前,看着杨朝胜大口大口的吃着饭。

  “你吃了没。”

  “早吃过了。”周萍回答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