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这么多,就今天一顿饭。”

  “那明天的呢,后天的?你不吃饭了。”

  “明天、后天的可以等太阳下山了再来砍,今天天气太热了。”

  “既然来了,就一起带回去。”

  “就你脾气好,任劳任怨的,你妈把你当牛使唤你也不吭声。”

  “瞧你说到,毕竟是我妈,她叫我做什么难道我还不做”朝胜说完挑起担子走了,周萍慢慢的跟在后面,在回家的路上周萍一直生着闷气,到家门口时,周萍没有进去而是拐弯去了爱英家里,朝胜把柴放好后知道周萍去了爱英家但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自己开始择菜,炒菜,等饭菜弄好之后,朝胜走去爱英家里,只见周萍坐在椅子上和爱英妈说着话,周萍并不知道朝胜来了,要不是爱英叫朝胜,自己还不知道。

  “朝胜啊,叫你媳妇儿回去吃饭啊!她已经在我们这吃了。”

  “你们这的伙食好啊!她才愿意到你们这来。”

  “哈哈,不介意的话,你也来一点。”

  “刚吃过了,就过来看看”朝胜说完自己找凳子坐下,爱英的妈还躺在藤椅上不能动,朝胜问到。

  最_$新B%章l◇节上:酷7*匠W_网

  “大妈,感觉怎么样?腿好点了吗?”

  “还是老样子”说完爱英妈又看向周萍对着朝胜说到。

  “朝胜啊,这我可要说你,周萍嫁给你可不是嫁过来受苦的,你不能听你妈的话而不听媳妇儿的。”

  “大妈你也知道,我妈就那个性格,忍忍就好了的”周萍听到这里更加生起气来,大声吼道。

  “什么忍忍就好了,我们从山上回来没饭吃也就算了,她居然还能把我们的柴火给收了,让我们大中午的自己去砍柴弄饭,哪有这样当娘的,这件事情可不是忍忍就算了的”朝胜没有理周萍的,倒是爱英过来说了两句。

  “朝胜啊,你也真是的,太迁就着你妈了,周萍还刚嫁过来,你总不能看着她这样受苦吧,如果是你现在不在家,你出去打工了,你妈让周萍自己去山上砍柴做饭,哪能不委屈啊!”周萍听到这里更加的伤心起来,她只要想到自己摊上个这样一个婆婆心里就不舒服,她还不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好不好过。

  “不会的,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朝胜说到这里又看着周萍向她做了保证,周萍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向朝胜表达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想法,最后只能让这件事情不了了之,周萍和朝胜在爱英家做了一会儿便离开了,回到了自己的家里面,张宏给别人煮饭去了,杨朝军去做工了,杨立兵也去做工了,家里就只朝胜和周萍。

  “朝胜,我想出去打工。”

  “怎么突然想出去了,是因为家里的?”

  “你看咋们家里,都出去做工了,就只剩下我们两个,我们现在是没孩子,等以后有孩子了,生活都会成问题,我们总不能每年都靠着家里的地这点收成为生吧。”

  这是最令周萍伤脑筋的事情,当初嫁给朝胜时正是因为朝胜有一门会修理机器的手艺,周萍才愿意嫁过来,可如今嫁过来之后,周萍每次受张宏的气不说,最主要的还是没有盼头看不到生活的希望,周萍是想着朝胜能在自己门口弄一个门面,自己开始当老板的,但实际上朝胜除了每天任劳任怨的干农活儿,别的打算什么都没有,这是周萍最伤心的。

  “我也想过,但你刚嫁过来没多久,不能让你一个人待在家里”朝胜说完又抽起烟来。

  “要不就在我们家门口弄个门面嘛,你反正也会些手艺”。

  “那我们本钱从哪里得?”

  “让你爸妈支点,我也让我爸妈支点”。

  “说的容易,你去试试”朝胜说完理都没有理周萍就走出门,朝胜一向对这件事情是反感的,他不想向父母伸手要钱,但周萍却不死心,周萍想着让自己试试,那就试试说不定成功了呢,周萍一直都想着这件事以至于在晚饭时周萍还不忘谈起这事儿,张宏和杨立兵回来的时候,周萍已经将晚饭准备好了,周萍给张宏和杨立兵盛饭,又将饭送到他们的眼前,这一切在朝胜眼里是怎么看都不舒服,张宏看着周萍今天的举动也格外反常,后意味深长地问到。

  “今天变勤快了啊,不是对外面人说我虐待你吗?咋的,没事了,不说了?”

  周萍心里还是生气的,但只要想着想要开店的事,周萍把所有的怨气都压在肚子里了,她知道向张宏要到钱的概率没有多大,但总要试一试,自己的孩子创业没有几个父母是不支持的。

  “那事不是已经过去了吗?没想了”周萍说到,周萍又转向朝军,朝军此刻想必是特别饿,从拿到饭过后就一直没有开口说过话。

  “朝军啊,你们那场里还要人吗?”周萍问到,朝军听到这里不由得愣了一下,杨立兵看着周萍,将碗筷重重的放在桌上说着。

  “不要了”说完张宏也开始插几句话进来。

  “你们在家好好种地,家里的地还有好些已经荒废了,你们出去了,家里的地怎么办?”

  “我们不出去,就想找点事做,这不为以后打算,我在家干活让朝胜出去找点活儿干”周萍说完,杨立兵和张宏的脸色马上阴沉了下来,周萍明显感觉到一场暴风雨马上要来临了,杨朝军看到这里为缓解尴尬的气氛说到。

  “胜哥,你要是想做点活就去我那干,我把我的工让给你,毕竟你结婚了压力大”。

  “不行”张宏和杨立兵异口同声的说到,说完后张宏马上把碗放下对着朝军大骂起来。

  “你脑子进水了吧,你哥结婚了压力大,你还没结婚你压力不大?你没压力还不是要我们这老两口给你找媳妇儿,你有本事怎么不自己找去,别打肿脸蛋充胖子”被张宏这么一说朝军便不再说话了,只是一个人走向里屋,朝胜看到这里再也坐不住了,马上站起来说。

  “我的事自己有分寸,你们别管”说完朝胜就走进房里,周萍是气的不行了,朝胜进屋后她马上也跟着进屋。

  “杨朝胜,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有分寸,有分寸就是一辈子跟土地打交道吗?”

  “我说了,我的事你最好别管”。

  “什么叫你的事,以前那是你的事但现在那是我的事,你不为自己的未来着想,我还要想呢?”周萍说到这里朝胜便摔门而去,只留下周萍一个人在狭小的房间里。

  这件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了了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