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萍和朝胜走进屋里睡觉,周萍正等着朝胜责怪自己,但朝胜什么也没有说,进屋就倒头大睡起来,这反而令周萍有点失望,周萍被张宏这么一闹反而睡意全无,她在屋里反复的走来走去,可就是睡不着,但是自己又想着明天一大早要给朝胜做早饭,还要和朝胜一起去山上,想到这里,周萍又回到床上去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周萍就已经起床做饭了,夏天天气热必须早点起来做饭,赶在太阳出来之前把山上所有的事情处理完,等火辣的太阳出来晒在你干燥缺水的皮肤上之后,你会有一种,这真不是人过的日子的感叹,周萍害怕那火辣辣的太阳,所以她宁愿一大早起来做饭也不愿被毒辣的太阳晒一寸皮肤。“女为悦己者容”周萍同样是爱美的,她不愿让朝胜看见自己被太阳晒得黑黑的样子。

  早上,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周萍和杨朝胜吃完早饭便起来去山上了,在静谧的小村庄里,早晨是最享受的时刻,清晨星星点点的阳光从小路两旁栽种的树木绿叶缝隙间偷钻出来,那种阳光照在身上没有正午阳光的毒辣也没有下午阳光的闷热,它有的是清晨阳光特有的清新自然。

  “朝胜、周萍啊,上山去啊!”

  “就回去啊,去山上干嘛?”

  “看一下田里还有没有水,顺便给家里的牲畜割点草”朝胜忙着走过去,从口袋里取出烟袋,卷了一支烟给那人递过去,顺便拿出打火机擦燃点上,朝胜向周萍介绍着。

  “这是邓叔,就住我们家后面”周萍礼貌性的向邓叔问声好,朝胜和邓叔还没说几句话,朝胜就打招呼走了,山路并不难走但是想要爬上去还是要费点力气的,周萍看着一直不断往山上走去的朝胜,心中无限的遐想,她想着现在陪在自己身边的如果是邓杰该多好啊,又想着如果真的是邓杰,他们还会一起去山上砍柴,种地吗?邓杰是一位非常精于算计的人,也不能说是算计,算是精打细算吧,很会做生意,但是自己身边的朝胜却完全不同,朝胜不精于算计但人却老实,邓杰精打细算但人很滑头。

  周萍想着想着便不知不觉中来到了自家的地里,朝胜将锄头放在一边便拿起弯刀开始斩掉路边荆棘。

  “这些都是我们家的地吗?”周萍问到。

  “这个,还有下面那几亩地都是我们的,不过天气炎热,这里也没什么水,田地里差不多都快干了。”

  w…酷z匠网o3正版‘?首….发…

  “那不是要想办法弄水吗?”

  “那是我们男人该干的事,今天来就是想带你来熟悉熟悉环境。”

  朝胜说完便拿起田埂上的锄头走向下面的一小块田地开始锄地,周萍也顺手拿起另外一把锄头干起活来,但地很硬就像一块石头一样,朝胜看见周萍正卖力的锄地,对周萍说到。

  “那快地有很多石头,以前的这里是一片荒山,石头多,你锄我这块,这里好一点,你那里让我来干。”

  周萍听见朝胜这样说心里满是幸福的感觉,他们交换了一下地方。差不多快到正午时,周萍和朝胜在山上砍了一担柴火就挑着回家了,在回来的路上周萍遇见了爱英,只见她笑嘻嘻地走过来对朝胜和周萍调侃着说道。

  “朝胜啊,刚结婚就带着你媳妇儿去山上啊,你也不心疼。”

  “哪有啊,重活儿都是朝胜干的,我就只在边上打打杂”周萍连忙解释道,爱英看着周萍不禁笑了起来,倒是周萍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你妈呢,又不管你老娘了”朝胜问到。

  “谁说的不管,在家好好的呢,吃的喝的都给她放在旁边,我们那个村里,还有谁的日子有我妈那样好过啊”

  “你就那样说,上次你妈还拄着拐杖对我说没饭”朝胜笑道。

  “那是我还没回家弄,等我到家了哪次我妈是没饭吃啊”爱英和朝胜还在不停地说着,周萍就像一个局外人似得听不懂,好不容易等到爱英走了,周萍才大着胆子问朝胜。

  “爱英她家里是怎么了,她妈怎么了?”

  “也就受伤了,没什么大事,不过她家老爷子最近差的不行,爱英又好玩,有时就把两个老人扔在家不管不问,老婆子腿脚利落还好,至少有饭吃,但现在老婆子受伤了,连吃饭也成了问题。”

  “爱英不是有哥哥吗?不管啊!”

  “她哥哥文化水平高,都在城里当官呢,哪有时间常常往乡下跑。”

  “自己的妈都不要了吗?”

  “怎么不要了,那几个哥哥给爱英钱啊,不过爱英爱打麻将,钱大部分也是输掉了,留给老人的也没有多少”

  “爱英怎么这样啊!自己的母亲也能看着她受罪。”

  “那还不是因为她脸上的那条疤,是爱英母亲不小心弄到的”周萍听到这里便没有再说话了,等她和朝胜走回家时,太阳刚好是最毒辣的时候,周萍已经热到不行了,回家马上把电风扇打开,刚打开没多久,只见母亲张宏走过来说到。

  “萍啊!电风扇省着点用啊!吹一会就好了,别老吹电费最近很贵呢,实在热的话就拿一把蒲扇扇。”

  “这,应该用不了多少电啊!”

  “贵着呢,上个月我们家的电费二十多,我和他爹晚上都不用风扇,都是用蒲扇扇的,朝军不怕热,他能热,我就想不通这电费是从扣的。”

  周萍听到这里心里怪不舒服的,上个月,上个月自己都还没嫁过来呢,周萍虽然这样想着但自己因为碍着朝胜的面子不敢多说,只能把电风扇给关了,然后转身去厨房,周萍来到厨房还是冷冰冰的一个小空间,连个热饭都没有的,周萍知道张宏很懒,但从来没有想到过她会懒成这样,儿子儿媳干活回家连个剩饭都没有,周萍不愿跟张宏理论什么,就像是自己向朝胜抱怨的时候,朝胜说的,哪有媳妇儿等着婆婆做好饭菜的。周萍想到朝胜的话自己默不作声的来到厨房,烧火、炒菜、煮饭。周萍一想到吃完饭还要洗衣服心里就满满的不舒服,但周萍还是将怨气憋在肚子里了。灶房里没有一点干柴了,周萍出去搬柴火,但柴房里面的干柴就像会魔法一样不见了,周萍正在纳闷呢,张宏便走进来说到。

  “萍啊,你和朝胜现在也成家了,我和他爹老了,现在没力气也快动不了了,你们年轻砍点柴不费事,但我们就费事了。”

  “那这柴是哪去了?”周萍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发起火来了,张宏就典型的厚脸皮,只见她不慌不忙的说着。

  “柴我全部搬到我们柴房去了,你和朝胜也年轻可以多去山上跑跑,你们也成家了,朝胜今天带回来的柴我也让他放我们柴房了。”

  周萍这时的气不打一处来,她真的不知道哪有这样的母亲,当周萍刚准备发火时,朝胜走进来将周萍拉住,把周萍带回自己的房间,锁上门。

  “哪有这样的啊,我们才刚成家,哪有这样的母亲啊,连柴都舍不得给,我们是招她惹她了”周萍说着说着便开始哽咽起来,朝胜不懂得安慰人,看见周萍在哭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没事,我去山上砍点去”朝胜说完,不顾正午炎热的天气自己拿一把弯刀就出门了,周萍见朝胜出门心里更甚委屈,周萍坐在椅子上,眼泪开始大颗大颗的往下掉,周萍自己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让别热看自己的笑话,想着她又拿衣袖抹掉眼角的泪水,有人敲门周萍苦着脸打开门,她以为会是自己的婆婆张宏,但打开门后却是朝军,朝军比周萍高出一个头来,周萍看朝军每次都必须仰起头来看,今天周萍并没有向平常那样对朝军笑脸相迎,有说有笑的,而是一直沉默着,直到朝军开口说话。

  “萍姐,要不和我们一起吃饭吧,叫上胜哥,一起吃。”

  “不劳你们费心了,我们自己开灶火,自己炒”周萍说完,使劲的将房门拉上,自己顺手去柴房拿把弯刀出门去了,周萍走后张宏便走到堂屋破口大骂起来,这些周萍想都想得到,俗话说婆媳关系要弄好,这关乎自己以后的日子,周萍也想把日子过好但没有想到自己的婆婆却是这样的小鸡肚肠,对家里人还这样。周萍刚出门就感到眩晕,太阳太毒了,气温也高,早饭也没有吃,出来也急连草帽都没有戴上,不过周萍估计就算有草帽说不定也被张宏收起来了,周萍暗暗在心里打算着自己要多赚点钱然后自己买东西,不再和张宏共用。周萍看着这毒辣的太阳她开始担心朝胜了,周萍一想到自己的男人居然能这样忍气吞声也不知能说什么了,没过一会儿,周萍在一个小山坡上看见朝胜了,正在捆柴火,周萍马上走过去说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