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萍将衣服晾好后,刚坐下休息准备喝一口水,母亲张宏便走进自己和朝胜的房间,周萍其实特别希望自己和朝胜能够自己修房子住,目前自己的房里虽然不差,但是和父母、兄弟挤在同一间屋檐,共用一间堂屋还是不好。张宏走进来的时候朝胜正在椅子上呼呼大睡,张宏对着周萍说到。

  “萍啊,你们现在也没事,赶快去地里看看吧,总不能一天都待在家里。”

  “现在这么热,太阳太晒人,下午再去”朝胜说完,周萍楞了一下,周萍一直以为朝胜已经睡着了,同时周萍又很庆幸,幸好有朝胜不然周萍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

  “噢,那好,那你们下午去也行,我就怕你们忘记”张宏看朝胜板着个脸的,不好意思再说下去,只得尴尬的转身便走了。周萍这时"噗嗤"的笑了一声问到。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是睡着了,不过被弄醒了”周萍没有再说话了,周萍已经很累的,她自己也靠在沙发上睡了,但睡了没多久周萍便起来了。

  夏天的蝉不停地叫着,吵得周萍根本睡不着觉,周萍起床后在房内走来走去,无奈只好起身去打扫房间,周萍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但在打扫房间的同时,她又害怕因为自己打扫的动作太大发出响声,打扰到朝胜。最后挣扎由于了好久,周萍决定不打扫卫生了,她一个人背着背篓,上山砍柴火去了。也许吧,大山脚下的女人都爱山,周萍也是,当周萍爬上山顶俯视着这个小村庄时,她心里是特别激动和亲切的,这里就是自己以后生活的地方啊!以后会在这里养育孩子,在这里扎根,在这里老去。周萍骨子里是一位特别敏感的人,来到这里也并非自愿,只是既然来了,日子就应该好好的过,周萍又不禁想起邓杰来,那个曾经给过自己最美好回忆的人,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次遇见。

  周萍在四处找树砍,但又忽然想到,这里的树、这里的地都是有名有姓的,砍错了那可是要赔的,并且朝胜和婆婆并没有告诉自己家里的地和树在哪块地方,于是周萍只能找点别人已经砍下的不要的枝桠带回去。周萍在路上遇见了同村的人,她看着大概也就三十多岁,但脸上的皱纹已经特别的明显,也许是因为日夜操劳的原因吧,只见她戴着草帽穿着浅蓝色碎花衬衣,左手还牵着一根绳子,沿着绳子往后望去,是一头肥壮的大水牛,她望着周萍像是在打量一件艺术品似的。

  “你是张宏家刚过门的媳妇吧,是不是叫周萍啊。”

  “恩,对就叫周萍,和乡村来的。”

  “天气这么热还砍柴啊,快回去吧。”

  “我也就向出来看看,熟悉一下路以后来好方便。”

  “张宏家的地不在这儿,在水湾那边”周萍听到这里尴尬的笑了笑,后来那个人又接着问到。

  “听人说你13岁就出省打工去了,近几年才回来,你能说说外省有啥好玩的,我一直都想去可就是没时间,家里几个孩子等着我去照顾,没时间往外跑”她刚说完便走到周萍面前又慢吞吞从口袋里摸出一点什么东西,然后将牛拴在一棵树的旁边,又一把拉过周萍坐在黄泥土地上,只见她缓缓张开手掌,里面是几颗已经化掉了的水果糖,她看着周萍说到。

  “我也没啥子好东西给你,就剩只这个了,我知道你可能看不上这个,但我也没有什么东西给你了,你要是嫌弃要不等会你跟我去我家,我家刚做的有咸菜,等会给你舀一碗,你拿回家炒着吃,我就想向你打听点外面的事,我就想出去找点事做,找一份能带孩子的工作,在家里干农活连个人情钱都赚不回来”说完,她叹了一口气,周萍看着眼前这个妇人不禁心酸起来,周萍握住妇人的手说到。

  “这个你收下,既然我们是邻居那就不用这么客气,你要是真想出去就去沿海那边,那里招工人招的多并且福利还挺好的,不过,去那边你也要小心,我已经好几年没去了,你要是想去我给我大哥打个电话帮你问问那边的情况。”

  “那个,那个,太感谢了”她紧紧握住周萍的手就像握住一颗救命稻草一样。这点让周萍很诧异,现在的生活是差了点,但也不至于急成这样,在后来的聊天中周萍知道了她的家里情况,她没有名字别人都叫她金嫂,她家有一儿一女,大女儿8岁,小儿子5岁,丈夫体能差不管家里的事情,孩子的婆婆爷爷早就去世了,差不多是无情无靠,现在孩子眼看到了上学的年龄,总不能交不起学费让孩子没书读吧,于是她在万般无奈下只能选择外出打工,并且还必须带着孩子。金嫂很热情,她和周萍聊得也特别投缘,仿佛一聊就能聊几天,这应该是周萍在这的第一个投缘的人,随后不久周萍跟着金嫂去了她家,那是一间特别破的房子,用茅草盖上的,周围用泥土围上,里面连一个黑白电视机都没有,有的只是一张破破烂烂的旧木床,还有放着的棕垫。金嫂马上招呼着周萍坐下。

  “家里有点破,不过,能过日子就行。”

  “怎么没看见你的孩子还有你丈夫呢!”

  “孩子都去玩了”说完,金嫂从床底下挪出来一个用水泡着的大大陶瓷罐子,然后打开,一股子的酸味就迎面而来,金嫂从里面掏出咸菜包再取出咸菜,她捧了两大把给周萍,周萍马上从口袋里掏出袋子,金嫂接着说到。

  “咸菜啊,可好吃了,下次我教你来做”还没等周萍说完只见两个面黄肌瘦的孩子跑过来,那两个孩子的身上、脸上全是泥土,手也脏的不成样子,男孩子刚跑进屋就穿着满是泥土的鞋爬上床,金嫂看见了把孩子一把揪下来,在孩子屁股上狠狠抽了几巴掌骂到。

  “你这个混蛋,洗被子不累吗?我总有一天要被你们折磨死”说完、打完后孩子并没有哭而是继续跑去玩,金嫂还在气头上大女儿扯着金嫂的衣服说到。

  “妈,爹又和二麻子翻金花去了”(金花,打牌的一种)。”

  “你爹在哪?”

  “他躲在地里,还让我们别告诉你”金嫂听到这里更加火冒三丈,就在她生气的时候,她男人耷拉着衣服回来了,金嫂马上走过去推了她男人一把哭着说到。

  “你这个没良心的,孩子你还管不管啦!你让我一个人怎么撑起这个家,金明我告诉你,你要是再去赌,我就走,孩子全归你,我不管了”金嫂说完便大哭起来,周萍一切看在眼里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才能安慰眼前这个苦命的女人。

  2更新:最a&快上●0酷匠{M网《

  “金嫂、大哥你们别吵了,当着孩子们的面呢?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合。”

  “都是他这个没良心的,整天就知道赌,孩子上学的费用都没有了他居然还去赌,他这个没良心的”金嫂说到这里,两个孩子也开始哇哇大哭起来,周萍马上跑过去安慰孩子,并从口袋里拿出金嫂硬塞给自己的那些快融化的糖果,好不容易孩子刚停止了哭声,孩子父亲马上夺过孩子手里的那几颗糖,把糖扔进水田里骂到。

  “吃吃吃,没用的家伙,就知道吃。”

  “你骂孩子干嘛,孩子招你惹你了,还不是你这个做父亲的没用,孩子连想吃个糖都吃不到,你还反过来骂孩子”金嫂说完又大哭起来,仿佛想把十几年来受的委屈全部哭出来,而孩子早就跑去水田里捞糖果,小女孩卷起裤腿,扔掉鞋子,她跪在田埂上试着捞起那沉下去的几颗糖果,但她的手太短了无奈她只好一脚踩进水田里,水田里的泥很糯,一脚踩进去就随着泥一起陷下进去,周萍看见后马上将孩子抱起来,女孩不断地挣扎着,一边挣扎着一边叫喊着,这喊声把还在屋里哭泣的金嫂也叫来了,金嫂气冲冲的从屋子里走出来,马上又从地上随便捡起一根树枝,朝着周萍和孩子们气冲冲的走过去,金嫂从周萍怀里把孩子抓过来,一鞭子打在孩子的身上。

  “叫你跑,叫你下田,是没吃过糖吗?是没给你们买过吗?你爸不争气,你们也不给我争气,我是要被你们气死的”金嫂一边打,一边骂,一边哭,俗话说打在儿身,痛在母心,周萍知道金嫂的无奈。

  “金嫂,别打了这么小的孩子,别打了”周萍将孩子护在自己身后,金嫂停止了鞭打,金嫂一屁股坐在地上哭着说到“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周萍看着金嫂,将她扶进堂屋后,周萍就走了。等周萍到家的时候,张宏和朝胜、朝军、杨立兵(朝胜、朝军的父亲)都在堂屋吃饭,周萍走进去的时候,张宏一脸的不悦,但张宏同时又是一个特别会做人的人,当周萍踏进家门时,周萍明显就看到了张宏的不悦,但没一会那不悦的表情又马上消失转而变成笑脸说到“才回来啊!快来吃饭吧”周萍知道“才回来”包含了很多的不悦,但“来吃饭”又仿佛将所有的不悦全部换成了关心,身为媳妇儿不回来煮饭,这应该是很让人生气的,在饭桌上周萍就已经感觉到了,饭桌上杨立兵没有同周萍说过一句话,连个好脸色也没有给过周萍,这顿饭吃的周萍够憋屈的。周萍收拾好碗筷后便回到自己那间偏房,朝胜在里面抽烟。

  “回来这么晚干嘛去了?”

  “去了金嫂家,她给了我一点咸菜。”

  “她家以后你少去”朝胜说完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周萍知道朝胜想的什么,她不再过问,只是自顾自的从外面收完衣服叠好然后烧水洗澡。今年的夏天特别的热,周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因为她怕打扰到朝胜,于是自己便出去吹吹风。周萍打开堂屋门,在不远处还有一个女的搬着板凳在抽烟,不知道是听谁说过,吸烟的女人是不会没有伤痕的。周萍想一个没有受过伤害的女人也是不会爱上香烟的。那她是喜欢香烟的味道还是喜欢香烟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