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军说完转过头看着周萍说到“嫂子,哥还没回来吗?”周萍尴尬的笑了笑,摇了摇头。周萍知道朝军和朝胜都是不善于言谈的人,他们并不像是他们母亲那样善于交际。

  “胜啊!他一大早就出去了,不晓得他干什么去了”“嫂子不知道吗?”“我起来时,他早就走了”周萍话还说完,只见朝胜带着满身的汗水走进堂屋,他从墙上取下昨天办喜事而剩下的红色的手帕,用它擦掉了满头的大汗,然后走进厨房舀了一碗水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想必他是累坏了,喝完后朝胜便独自走进房间去了,周萍也紧跟着进房间。

  “起来这么早,干什么去了,今天可是我们结婚后的第一天,再怎么说你也不该单独出去吧”“我去田地里面看看,你刚到我们家,我们家地多妈肯定会让你上山种地,我起得早先把那些闲事给干了,你也可以先休息休息几天,哪有一个男的刚结婚就让自己的媳妇儿上山的啊!”。

  “那有什么的啊!我又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种地收稻谷那些事又不是没有做过”周萍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心里还是暖暖的。

  “主要是现在是夏季,天气热,你还是在家待着吧”朝胜刚说完,张宏便进来了。

  “胜啊!我去你爹厂里给他们煮饭去了,你要吃什么叫萍给你弄啊!”“嗯,好,你先去吧”“噢,对了,下午你就和萍去地里给稻谷打点农药吧,就挨着朝林舅那的那块田,最近那里的虫子特别厉害,那里就你和萍两个人去一下,军等会要去爹的厂里帮忙,记得啊,那么好的谷子可别让虫子给吃了,我走了。”“你看看你的母亲的都没把你当儿子看,什么脏活累活儿都让你干,这个家里也就你老实,愿意听她的”。

  朝胜没有出声,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来,又将它点燃猛吸了一口,缓缓地将烟雾吐出说到“你还刚来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不知道了,我什么都知道”“好了,好了,快做饭”朝胜说完便走进房里打开黑白电视机看节目,周萍走出堂屋大门,她看着自己周围的一切默默的深思起来,这样一间低矮破旧的南房,屋里终年不见阳光,昏暗潮湿,墙皮早已脱落了,墙上也已凹凸不平,这样的地方就是自己今后的家。周萍想了一会儿马上转身又走进厨房,她从外面搬进几捆柴火后便开始做身为一名妻子该做的事情,,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一般是很难吃到一顿肉的,周萍索性也就随便炒了几个小菜便叫朝胜来吃,朝胜不算瘦弱但也不算健壮,周萍打算等不久后自己在家养几只鸡、鸭,以后好给朝胜补补身体。

  “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我带你去附近的田地里看看,你现在就多吃点”“家里一共有多少田地?都在哪啊”“我等会带你去看,就知道了”朝胜说完便大口大口的吃起饭来,等朝胜饭吃完了周萍开始在家里打扫房间、洗洗衣服,周萍幸运的是自己嫁过来的地方并不算偏僻,出门就能有车直达城里,洗衣服去也只要走几步就可以到了。周萍背着一大背篓的衣服来到小溪边,溪边有很多人在洗衣服,她们都是和周萍一样结婚已为人妇了,周萍只见溪边那些妇人盘坐在石头上有说有笑的,还有的连自己的丈夫也跟着过来洗衣服,大概有十几人吧,周萍其实是害羞的,她甚至不喜在人多的地方,还没等周萍走到溪边,只见一位穿着大红褂子的妇女笑嘻嘻地叫起周萍来“哎,张宏家的大儿媳妇吧,来来,快来这洗衣服。”

  “对啊,对啊,来这儿,这有地方。”

  周萍看着大家的热情招呼,不忍拒绝,只能踩着过河的石板慢慢走过去,一边走着一边笑着,还没等周萍走到溪边,那位穿大红褂子的妇女便走过来替周萍接住背篓说到。

  “来这,我们这的人都很热情的,你不用拘谨。”

  “哎,大妹子,你是和乡村嫁过来的吧。”

  “恩,对我是和乡村的。”说完溪边所有的妇人都笑起来了,周萍此刻的脸更红了,马上那位穿大红褂子的妇女马上又说起话来。

  “哈哈哈,你不要太过于拘谨了,我们都是你邻居,昨天你结婚我们都还去喝过喜酒呢。”

  “是吗?我刚来这里,所以……”“他们都叫我英姐,那位,你看坐在最前面那位,穿着白色衬衫的那位就住你家隔壁,叫怒姐,她比你早三年结婚,哈哈哈”说完,英姐便笑了起来。

  接着又有人问到“你是叫周萍吧”“嗯,是的。”

  “听说你的弟弟,朝胜的弟,朝军也找到媳妇儿了。”

  最L新(}章节U上;C酷9匠U网r

  “啊,这个,我不太清楚。”

  周萍尴尬的坐在石板上将背篓里面的衣服全部浸在水里,脸上全是一股子的尴尬,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

  “他们说杨朝军找的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还带着一个六岁的孩子。”

  另外一位妇女说完,溪边其它的妇女便又开始叽叽喳喳起来,后来又有人说“周萍啊,你可要和朝胜提醒朝军啊,那种女人可要不得,哪有人敢娶那种女人的,娶过来就是倒霉的。”

  “对啊,周萍你也要跟你妈张宏说说,免得到时候她后悔。”

  “张宏什么性子啊,她能让那样的女人过门,她最在乎面子的啦。”

  “谁说的,你们没见张宏把杨朝军疼成什么样了,我估计啊,她八成是知道了自己的儿子已经给自己找来个媳妇儿了顺便连孙子都一起带过来了”说完大家又开始笑了起来。

  周萍虽不是什么读很多书的女人,但她还是很讨厌那种背后说人是非的事情,周萍想到自己既然已经嫁到杨家了,不为杨家的人争口气那也说不过去,周萍将手里捶衣服的棒槌停下来,然后对着那些人说到。

  “这哪有的事啊,你们是胡说的吧,我今早还看见朝军了,也没见他说什么,如果朝军真有女人了,到时候肯定会跟我和朝胜说。”

  “哈哈哈,朝胜媳妇儿,那你这样想就想错了,朝军啊只是看着老实而已,你以为朝军和朝胜的关系有多好,不管有多好的关系,等到分家产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亲兄弟,现在哪个不爱钱哦,现在也就你和朝胜把什么都看的比钱重要。”

  周萍听完,刚准备还击来着,但英姐笑着说道“别人家的事,我们也就不要说了。好了大伙儿,我洗好了你们慢慢洗,我先走了。”

  英姐说完对着周萍笑了笑,然后将装衣服的背篓提到自己的男人面前,让男人背着背篓,自己拿着拖把就走了。英姐走后那些人的话题又马上转移了,又在讨论着"在哪里砍柴最好啊!什么时候去啊,一起有个伴啊,或者又谈谈政府最近有什么新的动态"她们说到砍柴这个话题时叫周萍跟着她们一起去,但周萍拒绝了,周萍宁愿一个人去,也是不愿意加入她们的讨论当中的。周萍加快着自己的速度,她恨不得马上能够回家去,当周萍将最后一件衣服放进背篓里的时候她心里长舒一口气,她和乡亲们招呼一声自己洗好了要走后,便大步的走开了。当周萍回到家里的时候,母亲张宏也回来了,朝军也在家里待着。

  “洗衣服去了啊”“嗯,趁着天气好把床单什么的都洗一下”母亲张宏会心的笑了笑,"没有婆婆是不喜欢勤快的媳妇儿的"这是大姐周霞告诉自己的,事实证明大姐说的话确实是对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