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姻前后一个女人的喜悦与忧愁(1)

  初夏的早晨,和乡村笼罩着薄薄的微雾。太阳没有出来,和乡河上吹来的暖风,带着潮湿的凉意。油菜花开过了,桃花开过了,樱花和各种色泽的菜花,都开过了,和乡村外的平坦的田畴,青青欲滴的软柔柔的稻苗,苍苍翠翠的丛丛竹叶,在风中摇曳,呈现了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

  村庄里到处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村民们各自忙活着手里的活儿。明天就是周萍出嫁的日子了,家里到处贴满了大红喜字,红的是那样刺眼,红得又是那样夺目,周萍一直在想着结婚的事儿,还没等周萍从想象中反应过来,周蓉便把周萍拉去里屋了,周蓉是周萍家里最小的妹妹,也是周萍在6个兄弟姐妹当中最合得来的。

  “萍姐,要不咱别嫁了吧,我看那个男的连我们爹妈都不叫,都不认亲,而且我听大姐说,那男的妈可厉害了,你嫁过去就是受苦的”。

  周萍苦笑一声,对着周蓉说到。

  “蓉,我都26了,再不嫁你都要赶到我的前头了,再说了我已经打算好了,那男的会修车、修电视,并且他们家那的交通方便,到时候啊!我们可以开一个修理店铺,这日子就没你想的那么苦了”。

  周萍说完便走开了,其实周萍自己心里都还是困惑的,她不知道结婚后会面临哪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对于以后的婆媳关系周萍更是没有想很多,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肯定有解决的办法。周萍想到这儿,又转身回到房间,在床底下找到那已经破了皮的木头箱子,上面已经沾满了灰尘,周萍小心翼翼的掸走木箱上面的灰尘,从木箱子拿出那双精致的白色皮鞋,这还是邓杰送给自己的,周萍虽然想扔掉鞋子,扔掉那一段不堪的回忆,但是一想到弟弟妹妹有时还穿着破洞的鞋子,周萍便不再狠心将一双可以抵上家里一个月花销的鞋给扔掉。周萍拿着鞋走进堂屋马上将鞋塞进妹妹蓉的手里。

  “蓉,这鞋子你拿着,以后去哪好穿,这么大了也该好好打扮自己了”。

  “萍姐,我不要,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周蓉一推再推,周蓉是很爱那双鞋子的,还记得自己当初看着邓杰给萍姐送鞋子的时候,眼睛便一直盯着那双鞋子看,那时还想着:要是自己能有那样一双白色皮鞋,该有多好啊!自己就不用穿大姐和二姐不要了的鞋子,但是周蓉同样也知道就算自己再怎么喜欢,那双鞋是萍姐的就是萍姐的,自己就是不能要。

  “我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周萍明显是有些生气了,周蓉看见周萍生气了也不好意思再推脱掉。

  “那好吧,我收下。”

  “这才听话”周萍笑着对周蓉说到。

  没过一会儿周萍的母亲(吴珍)便从里屋走过来了,她一脸的忧愁,眼睛上的眉毛也紧紧锁住,脸上的皱纹也仿佛一夜之间多了起来,周萍是第一次见母亲这般模样,只见吴珍拉着周萍的手说着“萍啊,你不要怪你爹,你爹也是没有办法,邓杰改造至少要几年,我们不能让你就这样白白等他,女人过了30岁就不值钱了,我们要替你考虑”说完吴珍的眼泪便像脱了闸的水龙头,汨汨流了出来。周萍骨子里就是一个不服输的女人,她从不抱怨什么也不会怪罪谁什么,她抹掉母亲脸上的泪水,示意让蓉过来搭把手扶着母亲过去坐下。

  “妈,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并且朝胜人也不错,他也有自己的一门手艺,嫁给他我是心甘情愿的。邓杰的事已经过去了,也就别再提了,明天就是我出嫁的日子,你们应该替我感到高兴,别再愁眉苦眼的,搞得我都不开心了。”

  说完周萍尴尬的笑了笑,周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但自己想要的恰恰是邓杰不能给的,而是另外一个男人能给的,也许最好的爱情态度就是:我做好了跟你过一辈子的打算,也做好了你随时要走的准备。一下午的时光马上就过去了,过了凌晨家里就该热闹起来了。

  在和乡村那里,新娘出嫁的前一天晚上是不能睡的,是要哭到凌晨三四点的,这也就是所说的哭嫁,可这次无论无何,周萍都哭不出来,晚上大姐(周霞)过来替周萍化好妆,然后说几句让周萍勤俭持家的话后就走开了,而周萍的爹(周礼林)则在一旁为周萍清点嫁妆数目,周萍看了看这次的嫁妆差不多全是母亲自己亲手做的,那15双布鞋是母亲亲手缝制的,那5双被套也是母亲一针一线缝制的,那5套棉被也是母亲自己做的,还有那半箩筐的红缨鸡蛋、半箩筐的大米,周萍一想到这里就觉得心酸,母亲为了能让自己高高兴兴的嫁出去,将家里的猪全部都杀掉当置办酒席的菜了,猪肉在周萍和各兄弟姐妹当中可是一道美味佳肴,平常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但有时就算是过年也不可能人人吃到,家里姊妹众多,大的必须让着小的所以周萍是很少能吃到猪肉。

  没过多久家里的锣鼓队便响了起来,他们敲着手锣,吹着唢呐,放着鞭炮等着迎亲队伍的到来“快把红外套穿着,迎亲的怕是快来了”周萍的父亲(周礼林)着急地说着。

  周蓉马上从柜子里取出那件包的好好的红外套,在周萍那里婚纱是不常见的,只有特别有钱的人家才能用的起婚纱,像周萍这种普通人家,有一件大红色外套已经很不错了,周萍穿上衣服等待着迎亲的队伍,周萍此刻的心里是激动着的,在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里,周萍不知该怎么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

  “永新,快去栏门”周萍的父亲对着周永新(永新是家中最小的一个弟弟)说道,在周萍那里栏门是一种习俗,栏门的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在家门口用一把椅子拦着,新郎迎娶新娘必须给红包,不然是不让进屋取新娘的。没过一会儿,周萍便听到外面的鞭炮声更大了,她想着估计是迎亲的人来了,周萍此刻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又兴奋又有些许不安,确实是迎亲的队伍来了,只见杨朝胜穿了一件灰绿色军大衣,脚上的皮鞋被他擦着油光发亮的,到家门口时杨朝胜将机动车停在一旁,迎亲都是用机动车将新娘娶回去的,杨朝胜大步走向永新那里,走到永新旁边喜婆念叨了一下规矩,然后朝胜给了红包永新让路,朝胜便走向周萍的房间,朝胜走进房间给周萍戴上“新娘”的胸针后便一起走到堂屋,去拜见父亲母亲,在给周萍戴上胸针的时候有很多人起哄着说“亲一下”周萍知道,像朝胜这种腼腆的人是不会理的,于是只能作罢。他们随着众人一起来到堂屋,跪拜了父亲母亲后,周萍便便随着朝胜还有送亲队伍离开了。

  机动车一路颠簸着,锣鼓队一路吹着一路敲着,周萍的心也一直忐忑不安着,鞭炮放了一会了便停止了,周萍走了家里又安静了,快到婆家的时候,那些帮忙的人招呼着放鞭炮。没一会儿噼里啪啦的鞭炮便响起来,周萍和杨朝胜一起跪拜了父母,给亲戚敬完了酒。就那样从白天晃到了黑夜。晚上闹洞房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动静,估计是因为自己和朝胜都是较为安静的人,这样也没几个人能闹得起来。

  第二天,刚起来周萍便不见朝军去哪了,一大早的周萍还要早早的起来给公公婆婆沏茶,身边连个帮手都没有,周萍想着:自己结婚第一天,丈夫就不见踪影。想着想着,自己便“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一切弄好后周萍将茶递给婆婆(张宏),婆婆天生就是一个爱打扮的人,她的耳环,手镯可是一样都不能少的,但同时也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周萍在没嫁过来之前便听人说了好些关于婆婆张宏的事。

  }!更新(m最快上酷匠@网

  张宏接过茶马上又说到“萍啊!你也是刚刚嫁过来,等会儿我带你去看看我们家的地在哪,你趁着有时间就在家把地给种了,总不能看着地荒了啊,家里那么多人还让地荒着,那让村里的人看见了那该多不好意思啊”。

  “嗯,好”周萍勉强的答应到。

  “妈,我回来了”,“朝军(杨朝胜的弟弟)回来了啊!吃饭了没,没吃我马上就去给你弄去。”

  张宏说着这些的时候,周萍心里其实一直都是愤愤不平的,早在嫁过来之前就听别人说婆婆张宏对她的小儿子杨朝军特别上心,而对大儿子杨朝胜却爱理不理的,别人都说朝胜每次做完工回来都没见母亲张宏对朝胜嘘寒问暖过,在母亲张宏的眼中她的大女儿朝英和她的小儿子朝军永远才是她的心头肉,儿子朝军她永远都看不上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