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早江墨学院内部好不热闹,一堆“准学员”熙熙攘攘,大家都在探讨谁会第一个过了这次入门考试,“哎,我觉得韩子昌算一个,谁不知道他家的实力多么强大”一个瘦小的男生夸夸其谈“对啊,不过那个世家大小姐也有可能,听说她回去的时候,家族给她准备了好多东西”

  “各位听我一句,我觉得还是那个左孤厉害,那是妖孽”

  “哈哈,莫尘兄,你说笑呢?那个左孤不管他再妖孽也不可能赢,我打听过了。左孤是左家赶出来的人,本来左孤是废灵力,应该获得了什么奇遇得到了风雷两系,其实这两样在我们这算了不得的东西,在那些大城市,两象草就可以给废灵力随机两门魔系。左孤现在孤身寡人一个,纵然有天大能耐,昨天得罪了韩子昌,他不得被玩死?”

  那个叫莫尘的人也是固执,“我反正就是有这个预感而已”

  左孤听见那个分析自己和韩子昌局势的时候微微皱眉,不过也没有在意。倒是对那莫尘有点好感,不禁抬头看去。

  “是他?”左孤内心一阵惊讶,那个叫莫尘的赫然是那日晚上欣赏风景的那个中年男子,不过好像年龄没那么大,而且回去后左孤又仔细捉摸了下那首诗,实际上完全不咋地,明显的一个烂诗,但是其中隐含的光明,漆墨的意味又耐人品析。

  莫尘似是随便一扫,和左孤来了个对视,然后点头微笑示意,又看向别处。

  “诸位,今日的入学考试开始”

  校方的人出来几个实力强大之人,几个清虚的老怪物,老怪物们互相看看都施展出自己的魔系。

  四个清虚的老怪物,手上各有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上面有一个迥异的符文,四种魔系分别施展出来,火系,土系,金系,还有一个手上的魔系赫然是一种超越初阶的魔系,亡灵系,他们各自施加魔法攻击小盒子,就是攻击,“天炎击”,其中一个老头手上的火汇聚一团,在掌心凝聚,老头一掌拍去,巨大的灵力渗入,那符文轻轻月动了一下,似乎要冲出,随即暗淡下去。“大地蛮拳”,一个巨大的拳头从地上堆积而起,一拳砸下,那盒子竟然纹丝不动,不过符文冲出,骤然间变大,射出一道光芒,面前的空间隐隐有一丝裂缝,土系老头笑道“冲老头,你果真不如我”

  周围的学员们一脸黑线冲老头果然很冲,怒道“放屁,我是没用风系”,说罢,冲老头手上一阵飓风凌天而起,和左孤的温柔婉转不同,冲老的风是那种具有冲天奥义的不羁的风。

  “修炼风系的小子们看好了,这招‘风尘决’可是你们必学的招式,”

  此话一说,顿时有几个人变得异常专注,左孤也是凝神。

  “风尘决”

  滔天的飓风起,卷起方圆五里的尘沙,尘沙幻化成一个巨兽,有驼住这滔天飓风之势,然后大掌一挥,那个盒子骤然被拍扁。,众人一阵惊讶“这当如何?古长老?”

  古长老吹胡子瞪眼,愣是没说什么。

  其他的两个长老也是不甘,修炼金系的长老直接一个“幻金斩”就把符文斩下,而那个亡灵系的长老,目光摇摇欲望自己的本命星辰,那星辰微微颤动,一道灵光冲下,披拂亡灵长老的身上,赫然是一副亡灵盔甲。

  周围的人骚动起来“好帅”

  “对,对啊,不过那是啥”

  左孤也有些好奇。

  “一群凡夫俗子,那是星辰幻兵,只有到化生境界才能沟通星辰来借助星辰的力量。”说话之人正式韩子昌。

  “哦,子昌兄,每个星辰都会有星辰幻兵的吗?”

  “嗯”

  。。。

  亡灵长老手持亡灵方天戟,一枪刺去,上面的亡灵隐隐成型,长枪带着破空之势,直指符文。

  符文直接崩溃,然后在半空凝集。

  四道符文四个角度,合力开启一个秘境。

  其中隐约可见其中的好东西,灵药,灵兽,“校长,我们可以把那些东西拿走么?”

  “可以,校方并不插手,你拿出来的就都是你的。”

  众人大喜,纷纷说“校长英明”

  一堆人纷纷踏进去,左孤眉头紧皱,他隐隐感到。这次考试怕是不简单。

  韩子昌瞧见,笑道“哎呦,怎么着,不敢进去了么。果真是怂人”

  韩子昌一步迈进。

  左孤并没有在意,毕竟人生太多不如意,何必去跟狗生气?

  左孤笑笑之后,迈步踏进。

  左孤进来后,凝视这些仙草灵物,他并没有轻举妄动。

  一来,他并不知道这里的东西动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他才不相信若是没有代价,校方的人会不来采摘。

  二来,他从小待在家里,山野中也并没有看多少书。所以,他连这些灵草也是不识,更不懂得什么毒草。所以更不敢轻举妄动。

  左孤头微微一偏,前面的韩子昌引起了他的兴趣。

  韩子昌俯身看着那个不足三寸的灵草,大笑若颠“哈哈哈,没想到龙血伐神草,在这个地方竟然有。”

  韩子昌这种世家纨绔子弟当然不会费劲心力去研究什么无聊的灵草。他知道也是听了旁边的随从说的。

  那随从在丹道上颇有造诣,看见这草时,自然一阵狂喜。“韩少,这草名叫龙血伐神草。。”还没说完,韩子昌就跳了起来。

  “你说这是龙血伐神草?”

  “是的,少主,我偶然从一本古籍上看到,对这龙血伐神草的描写:其茎如龙,叶如龙鳞,鳞路斑随,其花如血,龙香溢生,灵气四乱,如有神龙。”

  左孤看去,倒真是这么回事,茎弯曲不堪,却笔直挺立,叶子上有纹路密密麻麻,而那花娇艳欲滴,香气四生,隐隐有凝成龙形的状态,而这株植株里似乎躁动不安,似乎有条小龙在冲撞。

  韩子昌直接说“小爷我也听过这龙血伐神草,这即便是在大城市也是少见的存在,它的功效最大的好处莫过于洗身阀髓,传闻极品的龙血伐神草更是能换成龙的血脉。。不过那种极品是要一条真龙生的时候第一口龙息,第一口鲜血浇灌,然后修炼个百万年载,不时地吐龙息喷鲜血,直至最后一刻死的时候最精纯的,蕴含轮回气息的龙息喷出,和自身精血的尽数浇灌才可大成,不过那草就不叫龙血伐神草了,叫真龙化神草。”

  “少主所言极是,我等愚昧,竟不知这种秘闻,不过少主阅览群书的意志真实难见啊!”一个不痛不痒的马屁拍出。

  韩子昌笑笑,明知是马屁,但是就是爽。

  !g更新最V快m上Q酷-匠z网

  韩子昌俯身去摘,左孤隐藏在远处偷窥。他并没有掉以轻心,他的直觉说有古怪。

  韩子昌看着离手越来越近的龙血伐神草,似乎看见父亲的表彰了,不禁大喜。不过,随即轻咦一声,他的手已经摘到了龙血伐神草,不过那草似乎是虚幻,微微颤动,破碎随即重新变成龙血伐神草。

  韩子昌的失落展现无遗,不过更多的是愤怒,狠狠一拳砸下,大地瞬间出现一个小窝,周围几米隐隐有裂痕,一种龟裂之势。

  左孤看见不禁失笑,第一考试竟然是幻境么?

  “谁,”左孤的失笑终究暴露了隐藏地点,左孤也从未想过要隐匿,索性出来了。

  “是你这个怂包?”

  左孤侧侧肩,往身后看去,“没有人啊,没有怂包啊,莫非他骂自己?”左孤好像自言自语是的,不过这声音刚好传到韩子昌耳朵里。

  “混蛋,”韩子昌直接一个本木莲花施展,一朵莲花虚影在韩子昌身后慢慢展开,那周围的藤蔓胡乱挥着,“去”韩子昌一句真言,所有藤蔓汇集而出,暴动的木灵力形成一个个木质的枪剑,左孤也并不闪躲,他认为拼接自己的实力完全可以激出韩子昌他爹韩木云给他的底牌。

  “雷动风随·下天之臂”,这招是左孤根据那位土系长老的‘大地蛮拳’演化出来的,他想如果两道擎天的手臂碾压的这种手段断然不错,因为从天儿落有势的加成,而那位长老从土里直立当然是有考究,从土里出来他的土系刚好能提升威力。只见天空上,两条灵力臂汇聚,因为雷动,所以毁天灭地的雷元素汇集,形成一道主宰的手臂,强势碾压。一掌下来,韩子昌就被拜倒在地,他的实力本就不如左孤,倒是他的随从们没多少事,“少主,少主,我们来就行了,啊。。”,还没说完,因为风随的关系,另一条风之主宰之臂也拍下,故此那些随从们也被拍的半死不活。这是碾压,左孤也并不知道为何威力升华了这么多,就是觉得这天之上总有一股力施加在自己的灵技上,给与自己成倍的灵技威力。

  左孤也是无奈,搜了韩子昌全身,就翻到一本古朴的书籍,上面卷皮不堪,破碎的兽皮,但是左孤也收了起来。不过,他还是找到了韩子昌的底牌,一道符篆,似乎叫“通天度”,一个化生符篆。

  左孤一副好心的神态,把韩子昌丢了出去,意味着韩子昌与江墨学院无缘了,也与左孤失之交臂。

  “哎,像韩子昌这种傻逼,我也是无法把与他怎么样,他只能算给我送东西的,距离妖孽太远,还有为了那个势力的左曦实在不值得。”左孤想通这一点,心静自然一片空灵,不过眨眼间眼前的环境就变了,变成一片星空,七颗星辰尤为庞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