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混蛋,”南宫晗骂道,“幕国旺”肆意在东方琴的玉峰上揉搓,“不要,不,不要。。”东方琴泪流,只能泪流。东方琴的娇柔更激起了“幕国旺”的淫邪之心,“哈哈,有弹性,哈哈哈。”“幕国旺”羞辱说。

  “你个老淫鬼,我若是还活着,我会叫我爹屠你九族”南宫晗说,她感受到无力,她平生第一次无力,对于实力的渴求。

  她想要保护自己的朋友,却只能在旁边看着,看着东方琴痛苦的脸,扭曲的脸。

  她——痛啊她看见“幕国旺”已经凌辱完东方琴,东方琴的不堪。“幕国旺”的奸笑,“不要那样看着我,下一个就是你。”

  “死了算了”南宫晗看着那只伸来的大手,刹那,狂风起青色的飓风吹席而来,卷起涛涛烟尘“幕国旺”也是一惊,他都打探好了,这条小径极为隐秘,一般三四个月都不会有人经过。

  左孤凝视着面前的那个男人,他刚刚路经此地,看见这个男的想要凌辱东方琴,他一直在思想斗争,他本来不想管这件事,他不是圣人,何必妇人之仁。

  他刚想起身走开,听见了南宫晗的立誓,不禁一股悲哀之气顿生。他的身体本能反应是不要管这件事,但是精神的灵魂却是与肉体冲突,左孤不仅奇怪,但是”幕国旺“已经开始要凌辱南宫晗了,左孤不得不放下思考问题,冲出去救南宫晗。

  因为南宫晗的立誓对于亲人,朋友的保护“幕国旺”凝视着左孤,打量着左孤,青色的衫衣,白色的短发,没有那种长发散肩的不羁,有的是短发的随意。男孩玉白的手,修长的手指。右手反握一个小飓风在上面跳跃。

  “灵动高阶法师就是这么的淫邪,无良么?”,左孤一字一眼的说道。

  “君子好逑,窈窕淑女,为了这个,什么手段都可以”幕国旺说完,并不顾自己是长者的身份,率先放出技能,火灵斩!一个火人虚影手持一把巨斧斩来,“正,个“风之迅捷”闪身道火人背后,轻轻一跃,手中突然多出一把青色的宝剑,不过奇艺的是青色宝剑中间包裹着蓝色的小剑身,左孤一剑刺去,那火人怡然不惧,慢慢下降,火炎漫步四方,因为火焰的骤减,当然火人的脑袋要下降了。“次奥,都是老狐狸”左孤骂道。

  “天炎葬歌”巨大的火球直射而来,奔向左孤,“逆尘”左孤手挥青色岚罗剑抵挡,一个小漩涡在剑上悬浮起,周围的空间也有了一丝涟漪。那个火球也微微停顿了一下,继续攻过来,左孤迅速闪躲,后退。那火球突然一声长啸,化成了一条火凤,火凤凝视了一会儿,旋转卷来,周围的火元素迅速堆积,左孤心中一丝郑重感,“这是灵力化兽不错了,不过面前这个男人应该还没有那么高的控制,应该是某种特殊的功法”,“暴动·岚罗”,左孤用风化得剑刺出青色的剑首先刺去,大有一种剑斩火凤的豪情,然后剑中间的蓝色雷电剑身化兽雷兽大掌一挥,火凤再次长啸,翅膀一扇,漫天火元素汇集,“天理,葬歌”火凤发出人一般的清脆声音,“雷动,风随”,小雷兽从吞噬深渊出来,控制着化形雷兽,契约兽可以控制主人发出去的攻击魔法,雷兽手指天,天上一道青色的云慢慢聚集,一道道闪电从天而降,闪电是青蓝色的,蓝色雷电打在火凤翅膀上,一阵焦灼。而左孤终于祭出深渊断罪,对着“幕国旺”砍去,“幕国旺”一阵惊慌,他没想到这个小子有这么多底牌。

  “罢了,只好用这个了”“幕国旺”一脸心痛,拿出一个佛珠,奇异的是这串佛链只有三个佛珠,左孤的深渊断罪砍来,“幕国旺”疯狂驱动灵力,一个佛珠崩碎,一个佛之虚影傲然挺立,一只大手罩住“幕国旺”,另一只手拿着一个佛串咋来,左孤脸色非常阴沉,深渊断罪一挡。。。

  雷兽一掌拍下,火凤不甘的长鸣。火凤灭,灵力崩碎。

  天空,一条紫黑的龙看了一眼火凤崩溃的地方,又看了眼左孤,飞驰而去。

  左孤觉得有人看自己,抬头,发现天空什么都没有,专注看着佛陀。

  他发现佛陀攻击需要灵力驱动,而佛陀护住“幕国旺”则不需要灵力,这串佛珠本来是用来保护别人的,左孤知道,只要佛陀的灵力耗完,这个就会崩溃。

  刚刚雷兽告诉左孤,那道火凤崩溃了,“幕国旺”也没了灵力,所以自己只要强攻佛陀护住的“幕国旺”来加速佛陀的消耗就可以了,此时幕国旺盘坐在护罩里静静冥想。他对这个护照有绝对信心。“黑暗剑斩”左孤双手握住深渊断罪,疯狂汲取吞噬深渊里的灵力,砸下,就是砸下。深渊断罪骤然庞大10倍,砸下。佛陀虚影消散,“幕国旺”一惊,立马想再使一次,左孤哪能给他机会,7把风匕射出,肉体化雷,全身如同一个雷人,速度惊人,又有了风系加持,转瞬到了幕国旺面前。“通臂拳”风系灵力包绕着雷电手臂迅捷打出,幕国旺吐出一口鲜血,双眼一瞪。

  L酷T◇匠p网N正“版p首发

  事后左孤搜索着幕国旺的衣服,他很喜欢那个禁锢灵力的魔法,也喜欢那个火凤。

  更喜欢佛珠不一会就全都找出来了,外加一本日记。

  左孤看完日记,沉吟。怪不得,怪不得。原来这个人和幕国旺是亲兄弟,故此几乎完全一样,不过幕国旺抢了他喜欢的女生,于是弟弟幕国盛怀恨在心。。。

  左孤走到远处被震晕的南宫晗身边,拍拍她肩膀,“喂,醒醒”

  “谢谢,”南宫晗知道他救了自己和东方琴的命。

  “有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我杀了幕国盛,不过东方琴自杀了”

  声音虽淡,但是却震得南宫晗一阵失落,悲伤。

  “我们走吧,去城市”南宫晗也缓过来了。

  “走吧。。”

  天色已近黄昏,白云恍惚,两人埋葬了东方琴,走在撒满洛光的小径里。

  没有人欣赏这景色,两人路上没有一人开口,空气干燥寂静。树林萧杀,黄昏昏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岿然说:

(我写的小说没有那种主角巧遇女生拔刀相助的“碰巧”,有的只是思想的斗争,利益的火花,我的主人公不是圣人,只是一个只会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的人,希望你们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