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洗过澡之后就发现脚丫子有些红肿并且痒痒。实在不得已我只得去找邱子杨了。我穿着白色浴袍顶着还在微微滴水的头发蹑手蹑脚的来到了楼上,邱子木还没有回来,估计不会回来了,有美人在怀谁舍得回家呢?

  当当当!我轻轻的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邱子杨叼着牙刷把门打开了,但是看都没有看我一眼,估计猜到是我了。我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陶醉的看着他刷牙,漱口,擦嘴,长得帅的人干什么都好看。邱子杨对我好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特别帅,满脑子都想着让我把邱子木推到时就很讨厌了。

  他瞪了一眼在卫生间门口犯花痴的我说:“是不是脚冻了?”

  我委屈的点点头不敢说话,我是来求垂帘的,装可怜就是王道。

  他又说:“怎么不去找张阿姨要药?来我这干嘛?”

  我低着头一副犯错误的样子说:“我不知道还要上药。我只是来问你要不要冰敷的,还有张阿姨已经睡了。”

  他有些粗鲁的把我扯到了床边并且坐下,然后温柔的脱下我的拖鞋检查我的脚丫子。一个刚洗完澡的男人浑身散发着混合着沐浴露的阳刚气息,跪在我的面前“欣赏”着我的脚丫子,我竟然有点心动,脚上的痒完全被心里的痒取代了。我多会儿变的这么色了?以前跟江宇在一起的时候他亲我一下,我的脸能红一天。人啊真是会变,变的还挺吓人。

  “子杨!!!”我用他听不见的声音叫他。

  “啊?”他抬头看我:“你在说什么?”

  我故作痛苦的张张嘴,说的什么我自己都听不清。邱子杨以为我不舒服便凑了上来关心的问:“是不是哪里不舒……”

  “啪!”这声音可能不太对,反正他被我偷吻了。我还仅存一点矜持只吻了脸蛋,我突然想明白一件事。人性格中的东西肯定都是有限的,我把我的矜持都给了江宇所以现在看见邱家兄弟都跟饿狼似的。在来说说他的反映,刚开始有些惊讶,然后就莫名的笑了起来,我不明所以,害怕的往后挪了挪身体。他趁机凑过来带着坏笑说:“躲什么啊?你不就是想要这效果吗?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别装了。”

  “我只是情不自禁。”

  “哼!”他不屑的说:“你到底是喜欢我多一些还是我大哥多一些?”

  这个问题还挺深奥的,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大哥多一点。我歪着脑袋说:“你凭什么觉得我能勾引到你大哥呢?”

  他笑笑说:“凭你是李孟!”

  “算了吧!”我站起身说:“是凭我这张脸吧,听说我和那个苏茜长得有点像,你有没有照片给我看看,我好奇的不得了。”

  他楞了一下,估计没想到我知道了苏茜的事情。我趁热打铁:“我还听说你早就认识我了,旅游时发生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我注定逃不出你的手掌心。邵帅公司的事情也是你一手操作的吧?你就想利用我的长相来扳倒你哥,我都说对了吧?”

  他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都说对了,是王斯凯告诉你这一切的吧?我还真是小瞧他这个小网警了。”

  “好吧!话说开反而痛快了。”我松了口气准备下楼找个药。他拦住我说:“那……你还要不要帮我了?”

  “子杨,”我轻柔的说:“扳倒你哥也不代表你会坐到那个位置,太多人觊觎那个位置了。你觉得你能扳倒几个邱子木?”

  他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看着我,“你会不会觉得我有点傻?”

  “不!”我说:“你能说出这话表明你不傻,而且在我看来你比你大哥幸福多了。不用工作就有钱花,还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父亲。而子木呢?大把大把的工作,没完没了的应酬,重要得是没人疼没人爱,半夜回家连盏灯都没有。”

  邱子杨被我说的有些动容,毕竟每天累的跟狗似的那个人是他的亲哥哥。他们曾经一起上下学,一起洗澡,一起玩耍,那些美好的童年都少不了哥哥的陪伴。振兴集团幕后的故事一定不止我看到的这些,邱子木当上总裁也绝非那么简单,我相信这一切都是有人蓄意操纵的。我拍拍他的肩膀便下楼了,他需要时间去整理自己的思绪,我相信他会好起来的。

  邱子木一进来就看见拿着药膏的我:“你拿的什么?”

  “药膏!”我朝他晃晃说:“脚丫子冻了。”

  他换好鞋跟在我身后说:“你晚上是走回来的吗?脚怎么还会冻?”

  我叹了口气把下班后的事情讲给他听,他哈哈大笑,然后把我拉进他的房间说:“这么说我还有点责任,明知道助理智商低,却还让她一个人回家。”

  “你才智商低呢。”我回了一句:“只是舍不得花钱而已。”

  他温柔的帮我抹好药说:“在这儿坐着别动!”然后他转身从包里拿出了钱包,从里面抽出了一张卡给我:“这个给你!”

  我看了一下是VISA,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不用!我说笑的,上个月你已经给我发了五千块工资了,我有钱。”

  他皱了下眉头:“给你你就拿着!怎么废话那么多。”

  我被他凌厉的目光震慑到了,小心的把卡抓在手里,然后有意无意的问:“为什么没有在苏小姐那里过夜呢?”

  “我对她这个人不是很感兴趣,”他看着我说:“你不会智商低到连这点事儿都看不出来吧?”

  ^w酷‘、匠oF网1正版首)发_I

  “看出来了。”我说:“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轻易的就把你放回来了。”

  “不不不!”他摇着头说:“琪琪要去陪婷婷。”

  “婷婷?!”

  “高叔的女儿,上次在殡仪馆你见过的,跟江宇走的挺近!”说完他还朝我挑挑眉毛。我心烦的瞪了他一眼,江宇就跟自带春天(yao)似的,走到哪儿都能吸引到一大票儿的女人,以前是现在也是。这些女人都是什么品味啊?就喜欢带着痞气,看着不正经的吗?话说回来,我以前不也是这品味吗?

  我站起来有些颓废的说:“江宇跟我已经没有关系了,既然你回来了就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呢,晚安。”

  他有些开心的说:“好吧,晚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