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子木下楼吃饭的时候我已经准备要洗碗了。因为是周末,阿姨做好早饭就休息了,这两天的家务和饭菜都将由我一个人负责。我收拾着碗筷问:“头疼的厉害吗?”

  “不是很厉害。”他的声音有些沙哑,都是醉酒带来的惨痛后果。邱子杨瞪了邱子木一眼便上楼了,邱子木看着我说:“他怎么回事儿?没招没惹他瞪我干嘛啊?”

  “我猜是吃醋了。”我小声的说:“他昨天看见我扶你进门了。”

  他诧异的看着我,似乎是不太相信我的话,好吧,我也不相信。我把留的饭给他摆好,他很自觉的吃了起来,并且满嘴东西的说:“中午给我做点好吃的吧!难得我休息。”

  “嘴里的咽了再说话!”我嫌弃的说:“你也不怕喷出来。”

  他听话的咽了下去说:“我想吃鱼!怎么做随你便。”

  “昨天不是吃生鱼片了吗?”

  “快别说了!”他痛苦的托着下巴说:“这次没拉肚子算不错了。”

  “那你答应我下次少喝点吧。”

  “干嘛对我这么好?”他又是满嘴的清粥小菜。

  我没理他,自顾自的摆好干净的碗盘。拿出张阿姨买菜的环保袋说:“你要不要陪我去买菜啊?”

  他擦擦嘴巴说:“亲爱的我有点累。不过你可以让子杨陪你啊。”

  “他?!”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儿:“吃什么啊!今天是高总出殡的日子。咱们一会儿都要去呢。”话音刚落邱振兴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出发了,邱子扬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出门前还看了我和邱子木一眼,仿佛在说: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吧?

  邱子木揉揉太阳穴,长长的叹了口气:“喝酒就是耽误事儿!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行,今天就便宜你了。哪天有时间在给我炖鱼吧。”

  我收拾好碗筷说:“我们也赶紧出发吧,不然邱老先生会生气的。”

  邱子木缓慢的上着楼:“他才不会在乎呢。不过,你也要去吗?”

  “今天是周末!”我撒娇的说:“你们都出门,我一个人在家很无聊的。不要丢下我,欧巴~”

  “哎呀哎呀!你行了!”他一副受不了的样子:“赶紧换衣服走人。”

  我屁颠屁颠的擦擦手跑上了楼,这可是昨天斯凯交给我的任务,让我去刺探敌情。跟着邱子木确实是比邱子扬方便多了,邱子扬就是他老爸的跟屁虫。早上张阿姨走的时候神秘兮兮的问我到底是不是邱子扬的女朋友。我尴尬的说是。连做饭的阿姨都怀疑我身份了,我就不信邱子木和他爸没反应?好吧,我们就转着圈儿的耍着玩儿吧。

  我们俩一袭黑衣出现在葬礼上的时候,那里可谓是人山人海了。邱子扬看见我们俩的时候狠狠的瞪了我们一眼,我猜可能是因为我们来晚了,或者我们俩看起来太登对了。我跟着邱子木给高文军鞠躬,然后一旁的家属也给我鞠躬,今天的家属里多了一个女孩,我猜是高文军的女儿,上次医院没有见,估计是从外地回来的吧。我们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邱子木含着热泪给高文军上了柱香,哽咽的说:“高叔,是你看着我和子扬长大成人的。这么多年你对我们兄弟就像对亲儿子一样,我们做的好的时候你就会很开心,我们不争气的时候,你就会很失望。我始终没有忘记我考MBA时你对我说过的话,沧海可填山可移,男儿志气当如斯。是你鼓励我一直走到现在,没有你,我一定扛不住。真的,叔.....”邱子木有些泣不成声,我在一旁也跟着难受起来,高致远哭着扶起邱子木说:“大哥你别哭了,保重身体!公司还指着你呢。”

  我上前一步小声的说:“我来扶着他的吧。”高致远打量了我一下,然后站回到他原来的位置,我扶着邱子木坐在了角落里。我递给他纸巾说:“别太难过了!”

  “谢谢!”他平静的说:“看不见就不会想,看见了,思绪就不停的翻滚起来,比思念来的更迅猛。”

  我愣了一下,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看不见江宇的时候我过的很好,看见他我的生活就会乱套,欢欢说过有种杀人不见血的武器叫回忆。我站在邱子木身边环顾整个殡仪馆,所有人都是黑色的衣服,有的还带着墨镜,完全分不出谁是谁啊!不过我瞬间发现小三儿了,她一个人穿着黑色长裙,可怜巴巴的站在门外哭泣,没有人理会。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女人啊,最怕的就是爱错了人。

  殡仪馆内公司的人不是很多,估计是派代表了。只有一些老员工到场了,还有一些商界大腕,都是经常可以在财经新闻上看到的人物,每一个人气场都很强大,不过都比不上坐在那里稳如泰山的邱振兴。上过香的人们都会礼貌的走到他身边和他握手寒暄两句,而他一直带着墨镜,看不清楚什么表情。

  “嘿!”突然有人在我面前打了个响指,我一扭头,竟然是江宇。这家伙怎么阴魂不散啊?走到哪儿都能遇见。不过他似乎刚哭过,眼睛红的像只兔子。搞的我都不好意思对他发脾气了。

  “你还好吧??”

  “还好!”他有些沉重的说:“邱总没事儿吧?”

  邱子木低声的说:“当然没事!看不出来你和高文军感情还不错,我还以为你是贿赂他了呢。”

  “呵呵!”江宇浅笑几声说:“我的实力你又不是没看到!高总确实是我的伯乐,没有高总的提拔,我可能还是那个默默无闻的助理工程师。”

  “知道感恩!看来高叔没看错人。”邱子木站起身说:“以后跟着我混,前途无量。”

  “谢谢邱总。”江宇的声音听起来莫名的沉重,好像对无量的前途不是很感兴趣啊。那可不像他的为人,我认识的江宇可是为了达到目标不惜牺牲一切代价的。就在这时那个疑似高总女儿的人走了过来,面色惨败憔悴,但是模样还是挺清秀的。走到我们三个身边她礼貌的跟邱子木打了个招呼,然后便温柔的对江宇说:“陪我出去透透气吧!”

  江宇在我和邱子木质疑的目光下点点头,然后两人挽着胳膊离开了。我心里一阵翻腾,这是什么戏码?我刚刚还推测这女人是从外地回来的呢!他这边就搞到手了?什么速度啊?

  “小孟,江宇这样的男人你还是离远点吧!”

  我看着他奇怪的问:“为什么啊?”

  “你的智商,完全驾驭不了!”他说的云淡风轻,好像我亲爹一样,完全把我看穿。

  “那我能怎么办?”我垮着脸说:“当一辈子大龄剩女吗?”

  H更新S最快上“酷7。匠h网

  “以后有好的我给你介绍!”他捏捏我的肩膀说:“别担心!实在没人要你,我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