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知道不能喝酒,不能喝酒,天还没亮就被头疼折磨醒了。嗓子干的快要冒火,昨晚的事情一律想不起来,反正就是喝喝喝。我的胃空空如也,仿佛过了一夜被抽空了一样。衣服完好的穿在身上,看来邱子木挺正经的嘛!上次我断片的时候邱子杨可是把我扒光了,想想都耻辱。一身的酒臭味儿,我还是先洗澡吧。

  洗到一半就饿的受不了了,胡乱的擦擦身上裹上浴巾就往出走,快到门口时一个喷嚏就滑到了“啊……”

  我躺在地上半天没敢动,捉摸着要不要先动动脚,看看有没有扭到。或者试试腰……

  “你没事儿吧?啊……对不起对不起!”

  我一抬头就看见了邱子木,他就住在我隔壁肯定听到我的惨叫了。邱子杨绝B智商有问题,不把自己女朋友放自己身边非放大哥身边?这不是司马昭之心嘛!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没什么对不起的,浴巾还在呢!”

  “哦哦哦!”他似乎刚反应过来,“来,我把你抱出去。”

  “谢谢。”我不客气的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子,鼻子也有点不太舒服,他低声的问:“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

  我点点头说:“有点,估计是睡觉没脱衣服。”

  “哈哈哈!”他笑着把我放到床上:“昨天我是喝的一点劲儿都没有了,要不你今早一睁开眼睛肯定最先看到的是我。”

  虽然我知道自己的任务是勾引邱子木,但是听到他说的这么暧昧时我还是忍不住有些脸红。他注意到我的窘迫便转移了话题:“你……手臂上的伤疤?”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说:“很恶心吗?”

  他摇摇头:“方便说说它的故事吗?”

  我笑着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给他讲起了伤疤的由来:大概是高三的一个晚上,应该是夏天!放晚自习后很多同学都搭伴儿步行,欢欢王泽斯凯我们四个也是打算步行的。我们班放的早我应该按照约定在楼下等他们,可是我非得瑟的跟着江宇走到了校门外。他和宋超脑抽的逗起门口的那只大狗来,那只狗好像是学校对面饭店老板养的。一身的毛又黑又亮,每天都在校门口懒懒的蹲着。他们当时的行为用今天的话说他们俩是在作死呢!大狗起初不怎么搭理他们俩,可是他俩蹬鼻子上脸,我在旁边看得胆战心惊的,后来那狗发疯的朝江宇扑过来的时候我就犯二的冲上去抱住了江宇。估计是我的位置有点偏,咬到了右上臂,否则受伤的肯定是肩膀。当时他们俩大男孩吓傻了,呆呆的看着血汩汩的流。不知是谁告诉的饭店老板,反正老板跑过来把狗带走了并且说要带我去医院。江宇颤抖的问我还好吗?那时他才知道我喜欢他,而且是很喜欢。

  一晃好多年过去了,往事历历在目,想的心都疼。我抱着手臂觉得眼睛特别酸。

  q更@,新最ES快"上O2酷匠;;网Tq

  他拍拍我的肩膀:“生命里有一些人,即便不再出现,也无法取代。收拾收拾准备上班吧。”说完他就离开了,我看着他的背影,想着他的话,有些人真的是无法取代的吗?

  邱子木把我送到公司,交待了各部门一些事情就赶去处理高文军的后事去了。我一个人整理着办公桌上凌乱的文件,又想起口袋里的碎纸片了,说不定有什么重大发现呢!

  “想什么呢?那么认真!”

  “你吓我一跳!”我没好气儿的说:“江宇,你上来干嘛来了?”

  他笑嘻嘻的从身后端出一个饭盒放在我的桌子上,我疑惑的看着饭盒问:“什么东西?”

  “醒酒汤!”他说:“对酒后头疼也很有效,你试试。”

  我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喝酒头疼啊?”

  “看出来的啊。”他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早上在电梯里就看见你在那揉太阳穴了。”

  “你和我一起来的?”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不过他什么时候这么细致入微了?

  “你看你喝的都神志不清了!”他体贴的打开饭盒的盖子,又把勺子塞进我的手里说:“快喝吧,大迷糊!凉了对胃不好。我去忙了!”

  我拿着勺子有些尴尬的站起身,对着他一点都不笔挺的背影说了句“谢谢。”汤的味道并不是很好,但我却很意外的都喝光了。本来我打算中午吃饭时把饭盒换给他,后来我临时决定先解决纸片问题,不然它每天藏在我的包包里让我惶惶不可终日啊!

  我在咖啡厅最角落的座位上专心致志的拼凑着比指甲还小的纸片。午饭的时间这里基本没什么人,咖啡厅老板见到我时也是微怔了一下,那一刻我觉得自己选对地方了。

  大约半个小时过去了,桌子上只有一个完整的“阳”字,还有大半个“路”字,剩下的都是边边角角,拼不出个个数。我头疼的喝了口白水,对,白水!空腹喝咖啡对胃不好,老板没把我打出去,我真是命大。再说回纸片,这上面肯定写的是地址,一个很重要的地址。是邱振兴没有去过的地方,所以他用纸记了下来,后来害怕被发现便撕碎丢掉。至于为什么会散落到地毯缝隙里,恐怕是临时有事吧!

  “嗨~”

  “啊!”又是江宇,我慌乱的把桌上的纸片抓紧手里,一股脑儿的塞进上衣口袋里。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我问。

  “我还想问你呢!”他板着脸说:“不好好去食堂吃饭来这儿干嘛?”

  “你管的着吗?”

  “哎呦!”他认真的说:“其实是这么回事儿,这里的老板是我朋友。他刚给我打电话说我们公司有一个女员工来这儿了,但是什么都没点,只要了一杯免费的白开水。老板想把你撵出去,但是不好意思,你懂吗?”

  “不懂!”我瞪着眼睛说:“我还没开始点呢,他怎么知道我什么都不点呢?还有啊,你怎么谁都认识?”

  他哈哈大笑,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然后他转身对服务员说:“小黑,让你们老板炒两碗米饭送过来,再整点小咸菜。”

  “好的,哥!我就这告诉他。”这个叫小黑的服务员领旨后果真去后面通报老板去了。我难以置信的看着江宇,他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安静的看着我。离开他之后我好像总是小瞧他,其实他原本就是那种左右逢源的人。他和邱家兄弟不一样,富二代总是自带光芒,而他是自制光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