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文军是振兴集团的元老级人物,跟邱振兴算是发小了。虽然振兴集团是邱振兴一手打下的天下,但是高文军功不可没。可以说没有高文军的扶持,就没有振兴集团今天的辉煌所以刚才邱老先生才那么激动的以窜天猴的速度冲了出去,可见感情深厚啊!

  我们三个到达医院的时候,高文军已经断气了。苍白无力的躺在病床上安静的闭着双眼,周围站着一大圈的人,有已经尽力的医生和护士,有低声抽噎的女人,还有……什么玩意儿?嚎啕大哭的儿子!

  “爸啊……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把我丢下了?你叫我今后怎么活啊?爸啊~”我活了三十年不算长也不算短了,参加过大大小小的葬礼,像他哭的这么夸张的还真是头回见。我仔细打量了一下他:带着铆钉的小黑皮夹克,紧身牛仔裤……这装扮还挺朋克的嘛!跟我身边这两位有钱的孩子截然不同,邱家兄弟要么西装要么休闲,总之一个字:简单。

  不过要说哭的伤心的还得是邱振兴,无声的悲恸,眼泪大把大把跟不要钱似的往下落,看得周围人都不好意思不哭了。邱子木稳步上前试图搀扶颤抖的很厉害的邱老先生,但是被无情的甩开。我担心的看了邱子木一眼,他的脸色不是很好看。邱子杨见状走了上去:“爸,节哀顺变,注意你自己的身体。”

  高文军的儿子抬起头带着哭腔说:“邱叔,后面还有好多事情等着您主持大局呢!您可不能倒下啊!”

  这孩子真会说话,旁边那位貌似他母亲的中年妇女一直没有说话,只是低声的哭泣,仿佛眼前只有一个刚刚离世的丈夫。一屋子人中她可能是最伤心的一个了,虽然表现的不是很明显,但她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高文军的脸,一辈子的夫妻,不管中间发生过什么事情,到了这一步也会难过的吧?

  “让我进入……放开,让我进去……”突然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站在门口的我忍不住去开门查看情况,谁知一开门就冲进来一个女人,要不是邱子木眼疾手快的拉了我一把我肯定一屁股坐地上了。女人穿得很漂亮,不难看出是一身的大牌儿。长相还过得去,似乎和我年纪相仿,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她,她却呆呆的看着床上的人。眼泪扑簌簌的流了下来,她捂着嘴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高儿子站起身有些气愤的说:“谁让你来的?你算什么东西?我妈都被你气成什么样儿了你还敢来!”

  “致远,”他妈妈开口了,嗓音略显沙哑:“别吵了,让你爸安静的走吧。”

  “那她呢?”高致远嫉恶如仇的指着我的同龄人,不难猜测她就是破坏家庭的小三!小三还敢来,说明感情很深啊。

  正宫一脸淡定的说:“让她走吧。”高致远粗鲁的将女人往门外拉,女人万分不情愿,努力的挣扎着。我在一旁像看电影是的看着眼前错杂的一切,心里不禁怀疑到底哪些人是真的?哪些人是假的呢?邱子木站在我身边一脸的漠然,此刻我竟然觉得他有些可怜,在这个环境里他好像和我一样是外人。

  酷`+匠网。首2l发

  哭也哭过了,就剩下后事儿了,但是今天已经接近午夜了,所以所有人都打道回府,明天在商讨葬礼上的大小事宜。

  莫名的变成我和邱子木坐一个车了,邱子杨孝心的陪他老爸去了。我坐在副驾驶有些担心的问:“邱总,你还好吧?”

  “还好!”他冷冷的说:“不是告诉你了吗,没人的时候叫我大哥就行。”

  “嗯,”我乖巧的说:“你看起来……”犹豫了一下还是不要说了,关心的太明显也不是什么好事儿。他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说:“怎么说到一半就不说了。”

  “感觉你心情不好,怕说多错多。”

  “哈哈!”他大笑起来:“干嘛这么小心翼翼?一副很怕我的样子。”

  “没有很怕你啊……诶!”我看着他把车来向了另一条路,我惊讶的问:“这么晚了我们要去哪里?”

  “陪大哥喝一杯怎么样?”他停下车期待的看着我,我竟然有点心跳加速,可能是心虚吧。半晌我点点头说:“好啊,我也好久没有放松过了。”

  他笑了笑,再次发动了车子。我想如果刚才我拒绝。他应该是会改变方向回家的,不然为什么要停下车来征求我的意见呢?邱子木这个人似乎有好多面,这也是我不敢太靠近他的原因。他有时候霸道沉稳,不容置疑,不容反抗。有的时候却贴心温暖,不会发脾气,耐心爆棚。有的时候又沉默寡言,一双深邃的眸子似乎能看穿你所有的想法,有的时候就像一个得不到爱的孩子,孤独且可怜。

  夜越来越深了,街边的店铺也一一的关了灯,只有一些餐饮还执着的留在寒风中。烧烤摊的生意总是越晚越火,当然夏天更火。我和邱子木搓着手走进了一家看起来还挺干净的小店,老板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长的还挺清秀。观察一番下来发现烤串的是她老公,原来是小两口创业,值得支持。看看他们,又看看自己,有种虚度光阴的感觉啊,惭愧至极。

  邱子木确实心情不佳,但是应该不是因为他爸对他甩脸子,他爸又不是今天才开始对他甩脸子,估计他早都习惯了。他坐在我对面,面无表情的撸着串儿,我心里有些别扭,我可是弟妹啊,大半夜的弟妹和大哥出来撸串的画面你可以脑补一下。

  他让服务员把一打啤酒都打开,我说:“大哥,你一个人喝这么多对身体不好。”

  他看着我:“谁说我一个人啊?不是还有你吗?”

  “啊?!”我发呆的功夫他已经给我满上了。

  “来,小孟!”他举起杯等为我的回应,因为之前断片过,所以我不敢特别放纵,害怕又犯什么错误,但是他那么期待的看着我……“好吧,干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