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江宇一句话搞的我一下午都心神不宁的,他到底要搞什么啊?就不能彻彻底底痛痛快快干干净净的淡出我的生活吗?搞的我都没有办法专心工作了!我垂头丧气的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太专一的人果然不太好,注定受伤的命!

  “小孟!“邱子木走出来搂着我的肩膀说:“今晚我有应酬,不能带你一起回家了!我让东子送你。”说着东子礼貌的站在我面前酷酷的说:“小孟姐,走吧!”

  我笑着跟邱子木道别,并且三八的嘱咐他少喝酒,早点回家!我真是讨人嫌。上了车,系好了安全带我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东子聊着天。

  “有没有好奇我为什么住老板家?”

  “不好奇!”他淡定的说:“二少爷告诉我了,说你是他的人。”

  “嘿!”我激动的拍了下他的肩膀:“敢情都是自己人啊!”

  他笑笑说:“以前我是二少爷的保镖,二少爷对我很好。”

  我点点头说:“子杨确实是个很善良的孩子,只是不太擅长表达而已。哦,他有跟你说我是他女朋友吗?”

  “哈哈哈!”东子竟然笑出了声儿:“二少爷说你是假的!你们的合约我也看过了!”没想到邱子杨什么都跟这小保安说了,他心可真大。干嘛要相信一个每天在邱子木眼皮底下工作的人呢?叛变的概率太大了。我接着问:“既然什么都知道了,就评价一下姐姐最近的表现吧。”

  “嗯~”他想了想说:“还不错,邱总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很好但是心机很深,他不相信任何人,甚至会怀疑他自己。”

  “天哪,还有这种人?!”我惊呼。

  “当然!”他说:“不过你的进展真的很不错,邱总对你很好,反正比之前得那些助理好。”

  “因为我是他弟妹!”

  “不!”东子肯定的说:“以前也有弟妹,但是你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我追问。

  东子浅浅一笑没有说话,这孩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嘴上说着是自己人其实都时刻防备着呢。这在敌人内部干点啥还真是费劲!

  回到家只有张阿姨一个人在家。她说邱子杨陪他爸爸出去了,据说是拜访一位老朋友。我很高兴家里没有人,简单的喝了一碗粥便急切的上了楼。直接窜到了三楼,也许是爷儿三在家呆惯了,都没有锁门的好习惯,所以我轻而易举的就进入了邱振兴的房间。一屋子红木家具,看起来莫名的压抑。我拿出随身携带的白手套,利索的戴上然后开始蹑手蹑脚的翻~邱振兴的房间跟儿子们的比起来稍微乱那么一点点,但是丝毫不影响我的情绪,要知道我可是找你妹高手,找东西我最擅长。

  我一边翻一边竖着耳朵听着楼下的声音,五斗柜里的内衣袜子摆放的整整齐齐,让我舍不得翻乱,当然我还是会翻,不过旁边的垃圾桶才是我的最爱。真是数不清自己翻过多少垃圾桶了,邱振兴的垃圾桶里只有几个练毛笔字的废纸团,我失望的坐在地上准备打道回府,突然地毯下面有一个小小的东西在灯光下发着微弱的光芒。我赶紧凑过去,地毯下面竟然有几个细小的碎纸片,我仔细的一一装好然后检查一下周围环境,争取做到不让人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回到房间后我立马锁上门开始拼凑那些碎纸,片数不多,估计不是全部。我有些心急如焚,半天一个字儿都没有拼出来。撕纸的人也是费心了,撕的这么细致辛苦他了。突然有车开进了院子,我起身走到窗前,是邱子杨回来了。我放好纸片,挂着甜甜的笑容跑下楼迎接他们。邱子杨一进门我便递上他们父子的拖鞋说:“快来吃饭吧、我给你们盛粥。”

  邱子杨脱下外套说:“我哥出去吃了吗?”

  “他说他有应酬!”我说:“没说具体干什么,估计就是吃饭这点事儿。”

  “哦!你吃了吗?”

  “吃过了!”我坐在他身边说:“你陪叔叔去哪儿了这么久?我都无聊的想给你打电话了。”

  他看了我几眼说:“我们去常叔叔家了,他最近心脏病发作,我爸给他送去了特效药。”

  “哦,这么回事儿!”我丝毫不感兴趣的样子:“你陪叔叔吃吧,我先上楼洗澡。一会儿你要来找我啊!”

  邱子杨楞了一下然后朝我暧昧一笑。我一边上楼一边嘀咕:干嘛笑得那么猥琐?难不成以为我让他来找我会有什么好事儿吗?不过话说回来这邱子杨变化挺大的,现在都知道对我笑了,挺难得的。

  洗完澡我裹着浴巾站在窗前品着红酒,有钱人的生活确实不赖。我是从窗户的倒影上看见邱子杨进来的,他不敲门就算了,似乎还打算吓唬我一下,幼稚鬼。我朝他举举杯:“要不要来一杯?二少爷!”

  “不来了。你就别这么叫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们现在是好朋友,叫我子杨就行!”

  “好吧!”我撇撇嘴表示妥协:“你高叔怎么样?不严重吧?”

  “不太好!”他表情沉重的说:“他的家人要带他出国治疗。”

  “哦,真遗憾!”我说:“希望他在国外能得到更好的治疗,那样你和你父亲也可以放心了。”

  酷匠网‘唯一正&…版/,:其1他uS都是0盗i版@

  他笑着看着我:“谢谢你,听说你最近的表现很不错,邱总很满意呢。”

  我骄傲的说:“那是,我很认真的。只是勾引男人我并不擅长。”

  他意外的说:“那江宇是怎么搞到手的?据我所知他也是个抢手货。”

  这一点倒是说对了,江宇确实很抢手。但是他很不走寻常路啊,篮球打的很一般,足球找不到自己队的门,排球全部不过网,唯一擅长的就是扫灰。高中三年我听到最好笑的话就是:江宇,把屋顶上的灰扫干净。江宇,把黑板顶上的灰擦干净。江宇,把灯管上的灰擦干净。其实我们班并不是只有他一个大个,宋超比江宇还高两三公分呢!但是他可没江宇那么听话,老师交待的事情他向来装听不见,只有江宇这老实孩子特别听话。

  我低着头看着酒杯里的酒说:“我有一颗爱他的心,他不小心看到了所以就把我带走了,但是他并没有珍惜。”

  “那你们以后还有机会吗?”

  “嘿嘿!“我低声浅笑,“以后?!谁也看不到,早点休息吧子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