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子木带我去了一家看起来很高档的专卖店,然后帅气的给我挑了一大摞儿的衣服。我一件儿一件儿的试穿给他看,他挑剔的不停的摆手,我累的精疲力尽的只选了两套衣服。他还算满意的:“就这两套,包起来吧!”

  我瘫软在沙发上说:“老板,我们不是应该买工作服吗?”

  他无所谓的说:“那个得从厂家定!过一阵子跟员工一起报就行了。这几天你就穿自己的衣服就行,但是有应酬的时候一定要穿的像样点!”

  我乖乖的点点头,他付完钱便带着我来到了经纪公司,这就是之前新闻里说他收购的那间经纪公司。我不明白好端端的收个经纪公司干嘛啊?还嫌自己不够累是不是?

  他把我带到一间舞蹈排练室,里面已经坐了一男一女,看来他们要在这里面试演员。邱子木随意的跟他们说我是新来的助理,他们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我便识相的坐在了邱子木的后面。

  他们三个交头接耳的说了半天,一号才进来。大个大长腿大长头发,这是要演什么啊?歌唱的一般,即兴表演也差强人意,二号也不怎么样,三号还凑合。我不禁怀疑是不是有黑幕啊?四号进来时我吓的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竟然是李萍!她见到我时竟然一点都不意外,而且还发挥很好,是四个里面最好的一位。五号真的不想说了,穿得很少,化的很多,浑身香气,而且不停的朝邱子木放电,我恨不得冲上去把她撂倒,最见不得这种发骚发狼的女人了。

  一共就五个人,结束后邱子木问我感觉怎么样?我好奇的问:“为什么都是大长腿啊?”

  他告诉我说都是模特,他就喜欢九头身的物种,我嫌弃的翻了个白眼。他笑着问:“你觉得几号好一些!”

  “四号!”我实话实说,但是那一男一女竟然觉得是五号,这黑幕还能再明显点吗?他们三个争论了半天最后李萍获胜,谁让邱子木是老板呢!

  离开的时候他走的很快,说是中午有应酬,我穿着高跟鞋别扭的跟在身后,然后不出意外的扭了一下。他扶着我,有些疑惑的说:“你不是吧?这么低的跟也能摔到?”

  “啊!”我惊讶的说:“这跟还低?!有七八厘米了吧!”

  他摇摇头无奈的把我抱了起来,瞬间大厅里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了过来。我不好意思的爬在他的肩头说:“我可以自己走!”

  “别说话了!”他严厉的声音让我瞬间安静,但是心里还是挺感激他的,对弟妹这么好,绝对是好大哥。

  上了车之后,我忍住脚踝处传来的疼痛说:“你是真心喜欢四号吗?”他呼了口气说:“是的。我和你的想法一样。五号是个麻烦。”

  他说的有道理,那个五号明显要勾引他。估计他很讨厌被女人围住的那个感觉,不然为什么解雇那么多的助理啊!回过神我才发现车好像行驶在回家的路上。我问:“要回家吗?”

  “是的。”他说:“下午不用上班了,你需要照顾。”

  这话听着还挺舒服的,我安静的坐在座位上回忆着刚才李萍看我的眼神。既然她对于我的出现不感到惊讶,说明欢欢提前透漏了我的行程,但是我根本不在乎。不过李萍离开时看我的眼神似乎是有话要和我说。她又要耍什么幺蛾子吗?

  车子停好后邱子木又很自觉的把我抱进了屋。让我不好意思的是邱子杨和他老爸正在餐厅吃饭,看见我们时都露出了不悦的表情。邱子木把我放在邱子杨的身边说:“不好意思让你女朋友受伤了!不过我已经放她假了,希望你好好照顾她。”邱子杨舔舔嘴唇一副想发怒又强压怒火的样子让我莫名有点胆怯,邱子木交待完就风一样的离开了。我稳了稳情绪,不管周围的眼神开始吃饭。试衣服是一件体力活,我快饿死了。

  邱振兴先生今天吃的很快,但是依然没有理我,头也不回的上楼了。我也吃的很快,可能是真饿了。放下筷子我小心翼翼的挪下椅子“呼!”我忍不住低呼一声,太疼了。我尝试着一瘸一拐的上楼,但是刚走两步就被邱子杨扛起来了。我有些害羞的趴在他肩头说“谢谢。”他很轻柔的把我放在了床上,然后为我脱掉了那双罪魁祸首的鞋子,最后他终于开口了:“怎么肿的这么厉害?邱子木是傻子吗?”有点像自言自语,不过这语气我还挺喜欢的。我咬咬嘴唇说:“跟他没关系,是我自己扭伤的。”

  “那就是你们俩都傻!”他一边拿出手机一边丢过来一句。我吐了吐舌头,邱子杨态度很恶劣的给别人打电话,目的是让对方给我买药。我猜对方是左右,不然还会有谁这么听他的话呢!挂断电话他再一次观察我的脚踝,左按按右按按,我实在忍不住疼,叫出了声儿。他抬头看着我说:“很疼吗?”我委屈的点点头,他哼了一声说:“你说你能干点啥,出师不利啊。”

  “这么快出师已经很不错了,就别管利不利了行吗?”我生气的反驳。

  他眉头紧锁的看着我,似乎在捉摸下一步怎么走,有什么可捉摸的呢?我的脚一两天就会好的,他不会是想让我瘸着上班吧?勾引他哥这件事儿我在家也能干!突然出来一阵脚步声,跑的还挺快。我听这声音是跑到楼上去了,肯定是左右来送药的。果不其然没多大一会儿左右就拿着药下来了。看见我就跟小宝宝看见奶瓶子似的眉开眼笑,还用很夸张的姿势拥抱了我一小下,最后心满意得的说:“姐,我都想你了。”

  我摸摸他的脑袋说:“就你对姐是真的好。”

  他肯定的点点头说:“必须是真的。来,我给你抹药,哎呦!肿的这么厉害,你忍着疼啊。”

  “哎呦!”我尖叫一声,站在旁边的邱子杨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夺走了左右手里的药膏,并且毫不客气的把他推倒在地。然后特别温柔的给我涂抹药膏,我好心疼左右。因为刚才我叫那声儿不是因为疼,是因为他手特别凉。不过我真心不打算解释,邱子杨给我抹药也挺好的,所以只能委屈左右了。

  “姐,你这脚怎么扭的啊?”左右凑到我身边好奇的问。

  “还不都是鞋跟太高。”说着我还瞪了一眼已经被踢到墙角罚站的高跟鞋。

  酷Q匠\j网首发

  “我的天啊!那么高?”左右难以置信的看着我说:“一点都不像你的风格。”

  “呵呵!”我有些尴尬的说:“确实不太像,你大哥送的!”

  “那么说就正常了。”左右说:“你现在不是助理嘛!那个就是助理的风格。”

  邱子杨低声的说:“谁家助理穿这么高?你俩是不是傻?”

  我尴尬的和左右对视了一眼,然后我们都默契的不再说话,邱子杨明显就是看他哥不顺眼嘛!我以后可是得小心,不能在他面前表扬他哥。

  他抹完药说:“你先休息吧!左右到我房间来。”

  左右帮我关上门之后我从床上呲溜下来了,像狗一样爬到了门口,确认他们俩上楼了之后我便跳着钻进了邱子木的房间。

  天哪,好干净,全部是地中海风格,特别像酒店的小套房,可是这样的房间不仅没有家和亲情的感觉甚至连人情味都没有,住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寂寞?空虚?我一边推测一边翻看他的抽屉,床头柜的四个抽屉里分别摆放着电视遥控器,防暴手电筒,TT和一瓶安眠药。最后两样东西我实在懒得去猜测他们的用途,你们自己捉摸吧。

  卧室整个没什么发现,我金鸡独立的站在地毯上托腮思索他的秘密都放在哪里了,哎呀,我拍了下额头自言自语道:“书房!那里又有抽屉又有柜子,肯定有发现。”我激动着蹦了出去,站在书房门口我莫名的紧张,似乎感觉到里面有个天大的秘密在等着我。

  “你在干嘛呢?”邱子杨冷冰冰的声音突然袭击了我的后脑勺,那感觉跟被雪球砸中了似的。

  我摸着后脑勺说:“睡不着,想看本书。”

  他挑挑眉毛半信半疑的说:“是吗?你那背影激动的就像潘安已经脱光了在里面等你一样。”

  “啊呸!”我不屑的说:“你这思想真龌龊。我告诉你我受伤了,受伤了!”说完我就气哄哄的往自己的卧室蹦,谁知他在后面竟然来了一句“谁知是不是故意的!”我把脑袋夹在门缝里说:“你别管故意不故意,事儿办成了就行呗!让你打的合约呢?”

  “什么合约?”

  “我们要签的!”我生气的说:“白利用也得白纸黑字的写清楚!”

  “事儿真多!”说完他就上楼了,我瞪了他一眼自言自语的说:“真是没有哥哥可爱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