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帅很讲义气,没有开除我,反而对我比以前温柔了一点点。我也在慢慢适应上班的生活,学着察言观色,谨小慎微。周末的时候我守信用的买好了菜来到了王泽家。闻女士见到我很是兴奋。

  “小孟你今天来阿姨很开心啊!做饭的阿姨更开心呢,我今天放她假了。你都没看见她走的时候笑的多开心。哈哈哈。”

  “哈哈哈!”我冷笑几声说:“阿姨做得好。我买了您最爱吃的草鱼,一会儿给您蒸上。还有王叔喜欢的苦菊,蕨根粉您们就瞧好吧。”

  “哎呦,你真棒!”闻女士高兴的说:“你说你找什么工作啊,开一餐馆儿得了。老王出钱。”

  “妈~你行了。”王泽终于出来救我了,我看他左手尿布,右手奶瓶一副奶爸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瞪了我一眼说:“还不去看看你干儿子,一天能吃能拉跟你可像了。”

  “你讨厌。”我推了他一把,便进卧室了。吴欢穿着宽大的睡衣蓬头垢面的坐在床上朝我微笑着说:“亲爱的,他们一听说你要来亲自下厨浑身的细胞都膨胀了。”

  我白了她一眼,一边拉着小宝宝的小手一边对她说:“没关系的。我不是也好久没做过了嘛!没准一会儿就掉链子呢。别抱太大希望。”

  “你少来!”吴欢不屑的说:“你那厨艺是胎带的,不会出问题的。”

  “你行了。”我瞪她一眼说:“没有我勤奋的练习,哪来你和宝宝健康的身体?”这回她没话说了吧?结婚之后就总来我们家吃饭,说王泽家的饭有些吃不惯。怀孕之后更是天天报到,我妈受不了了只好安排我上阵,欢欢那小叼嘴还不是我给惯出来的。

  “哎,听说江宇最近总找你呢?他怎么那么烦人呢?”欢欢一脸的嫌弃。

  “没找过几次,谈不上总。不过他真的很烦人而且还不要脸。”我把江宇不喜欢邵帅的事情跟她讲了一遍,这妞顿时火冒三丈的说:“他什么意思?还关心李萍呢?不过……不过那个……关心一下也……也也可以吧?”最后一句声音小的跟蚊子是的。我亲亲孩子的小脸蛋自言自语的说:“干妈做饭去了,你乖乖的。”

  欢欢有些歉疚的叫我:“亲爱的,哎呀,大宝贝,哎……”我没有理她。其实我们两个可以很客观的讨论江宇和李萍的事儿,加上邵帅也可以。因为江宇是我的过去,我可以跟任何人分享我的过去,那是因为它再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打扰我的现在了。

  王泽时不时的进厨房看我一眼,试探的问:“Honey!要帮忙吗?”

  我忙着切菜,没时间看他,淡淡的说:“你忘了我做饭时不喜欢被人打扰吗?”

  “我知道。嘻嘻!”我就猜到了,他只是问问。不过,我放下菜刀说:“王叔呢?”

  “他说有个朋友要过来,没准一会儿带回来一起吃饭呢!不过没关系,我爸的朋友都是老头!”

  “切~”我白了他一眼说:“谁来都不怕!出去吧。”他乖乖的回去看孩子去了。

  六菜一汤,荤素搭配得当,颜色更是引人入胜。我看着一桌子丰盛的佳肴忍不住表扬自己,真是宝刀未老!哈哈哈。

  “又在那自我表扬呢吧?”欢欢走过来说:“这自恋的毛病得改改。”

  “哼!”我不屑的说:“你怎么不把你那只会煮方便面的毛病改改?!”

  她刚准备反驳,王泽他爸就回来了。果然还带了个人,但是不是老头,是邱子木。他和上次见到的不太一样,眼神没有那么冷峻反而多了些柔和。五官虽然也似雕刻般精致但并没有像上次那样显得难以接近,估计场合的问题吧。而且没有带眼镜,大眼睛blingbling的还挺可爱。然而西装笔挺,身材诱人,风度翩翩倒是有点偶像剧男主角的意思。

  他看见我时楞了一下,当然我也是懵的。半晌他指着我对王叔说:“王总,这不会是你们家的厨子吧?”

  王叔笑着说:“当然不是。我可请不起手艺这么高超的厨子,她是犬子的闺蜜叫李孟。小孟把帽子摘了,我给你介绍一下邱子木,邱总,商界精英。”

  我礼貌的摘下那防止头发掉锅里的可笑的厨师帽礼貌的同他打招呼:“邱总你好,久仰大名。你和王叔先坐,马上就开饭。”

  我在厨房摘围裙的时候欢欢神神秘秘的跑进来说:“这哥俩差别挺大的。就外貌看,我喜欢哥哥。邱子杨天天一副要账的脸看着就心烦,记住啊亲爱的,以后找对象就找这样的。有钱,但是脾气不臭,脸也不臭。”

  “知道了,快出去吃饭吧。”

  我们几家人经常在一起吃饭的,毕竟我的厨艺是大家公认的。其实也是得我老妈真传,只不过我妈岁数大了,不愿意创新也不愿意做了。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做饭,看着大家吃的开心我心里很满足,不过有外人还是第一次。我吃的有点别扭,他上次明明见过我的,现在是真不认识还是假装不认识呢?他很认真的品尝每一道菜然后难以置信的对我说:“李小姐,你的手艺出乎我的意料。它能吃出家的味道。”

  他的话说的很感性,我记得老爸说过他的母亲早年因病去世,所以家的味道应该是很难得吧?我笑着说:“谢谢!喜欢就多吃点。”

  闻女士三八的看了我们两个一眼然后不出我所料的说:“邱先生还单着呢吧?”

  王泽欢欢我们三不约而同的吸了口气,邱子木忍不住露出了笑意,还挺阳光的,一点不像三十七岁的大老爷们。他淡然的说:“还没找到合适的。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年龄越大越觉得孤独。甚至讨厌一个人睡!”

  王叔开心的接过话茬说:“那正好。小孟也要找对象呢!要不你们试试?!”

  “哎!”我赶紧开口:“王叔,太唐突了!”

  “哦哦哦!”王叔恍然大悟的说:“邱总不好意思,有点太突然,你别见怪。是气氛太好了。”邱子木还没有说话,闻女士便很客气的说:“不算唐突了。邱先生虽然不经常来,但我觉得抛开生意我们不算外人。”

  邱子木亲切的说:“这话我爱听。所以王总您别和我客气了。”他话音刚落我左边的王泽和右边的吴欢就同时撞了一下我的腿,我忍着痛的时候也在想:我怎么坐他们中间了?再说了这是暗示什么呢?我要被他们的父母推销出去了吗?天哪,我爸妈会感谢他们全家的。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王叔真的不客气了,他认真的说:“小孟这孩子特别好。正直,你看他们三还有一个斯凯从初中就是好朋友一直到现在十几年了,小孟再找不到男朋友也不会拿王泽和斯凯开刀!这品质可以见得。”

  这话说的我们仨哭笑不得。我想赶紧结束这个话题便说:“王叔别总说我了,人家来吃顿饭别扫兴。”

  \h看j正版(章y节《上酷匠z网(

  闻女士嫌弃的说:“这丫头就是有点扫兴。没工作,啃老,还月光。谁能要你?!”

  “我觉得不错。”邱子木很淡定的说了一句。我们五个人都不淡定了,这是什么意思?相亲成功了?还是有眉目了?我勉强的咽下嘴里的菜说:“那个邱总你好像……”这误会还没说出口王泽就说:“邱总,我朋友可不是一般人能驾驭了的。再说我是绝对不会让她受到一点伤害的。”

  我在心里忍不住给他鼓掌,好哥们够意思。毕竟他们知道我和邱子杨有……有什么呢?好像什么都没有。

  邱子木很真诚的说:“你们别叫我邱总,叫我子木就行。我三十七了,很想有个家。虽然我不知道李小姐是不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但是我愿意试试。不知道李小姐什么意思?”

  “啊?!”我彻底懵圈了,桌子下面撞我的踢我的踩我的一大堆,我算是明白了,都想把我嫁出去呢。我又开始祈祷谁能救我的时候电话响了,但是并不是救我我的电话,而是要命的。

  邵帅的声音听起来都有些抖了,能听得出来他在强压着怒火,他问我昨天的策划送到哪儿去了。我清楚的说是哪哪哪儿,然后他就吼了起来:“你是不是傻?给你的地址就那么几个字还记不住?”

  我傻傻的说:“我送错了吗?您别生气我现在就去拿回来重新送。”

  “来不及了。”他欲哭无泪的说:“人已经坐飞机走了。”

  “那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这个活儿黄了!”他大声的说:“你让我损失了二百万,二百万,二百万!”

  “二百万?!”我也被这个数字吓到了,这个案子是之前邵帅自己接的,据说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拿下广告的,而且第一个case做的特别好,对方很满意于是又开出新条件,是我马虎大意导致这个案子功亏一篑。

  王泽和欢欢听到我的声音全都放下筷子走了过来,王泽关切的问:“什么状况?”

  我挂断电话说:“我又惹祸了,得回公司看一眼。你们吃吧,不用管我了。”仓皇的跟大家到了别便拼命的往公司赶,离开王泽家感觉轻松许多,不然大家都要把我送给邱子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