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子木闻声停下了脚步,理所应当的回头然后看到了我。他的表情有些奇怪,但是还算友好吧。他站在左右的身边面带微笑的看着我,左右开心的介绍着:“大哥,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小孟姐。太巧了,我一来S市就遇见她了,缘分。”

  邱子木对左右这种神经质的表现没什么反应,估计习惯了。他礼貌的伸出手说:“李小姐,很高兴见到你。”

  我紧张的同他握手,含糊的说着我也是。心里莫名其妙的紧张,甚至有些害怕。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有什么害怕的?不就是一精英嘛!

  邱子木面无表情的对左右说:“我要先过去了!你们不要说太久。”

  左右乖巧的点点头然后小声的跟我说:“你在哪桌啊?”

  酷W匠T网正,版b首`发z&

  我楞了一下,后来想是啊!我们俩总不能一直在卫生间门口聊天啊。反正江宇这会儿不在,我就把左右带到了我们的小包间。

  “你就不担心子杨哥吗?”屁股一沾椅子他就劈头盖脸的问我:“你们俩怎么回事儿?不是说好了假扮男女朋友嘛!”

  “我已经不需要假的男朋友了。”我直白的说:“没有人相信邱子杨是我的男朋友。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对江宇情有独钟。顺便说一句,他那么大了不用我担心。”

  左右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子杨没病你是知道的。但是在家里就是一个摆设,还是一个病殃殃的摆设。之前我们是偷跑出去的,本以为可以从此再也不用回到H市了,没想到又遇见了你。”

  “左右,不需要太多废话。”我有些生气的说:“邱子杨对我说的话没一句真的。现在你也要来骗我吗?”记得在旅游的时候,左右对邱子木是有敌意的。可刚才我看见的状况是他们是很好的表兄弟。我忍不住难过,左右不再拿我当姐姐了吗?

  “既然这样,我就不多说了。”左右的表情也黯淡了下来,他起身说:“晚上我把子杨哥的微信号发给你,他有话和你说。我先走了,时间久了子木哥会生气的。”

  最后一句声音很小可我却听得很清楚,语气里满满的哀怨。旅游时那阳光灿烂的小表情都没有了,要说邱子杨兄弟有什么恩怨那是他们的事情怎么能波及到左右呢?一个小表弟而已。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江宇回来了,很高兴的样子。

  我问:“见到老总了?”

  他点点头说:“是的!而且他对我近期设计的图纸都很满意,有意把我调到总公司。对了,还看见你男朋友的弟弟了。原来他真是老板的弟弟啊。”最后一句特别像是自言自语。

  我瞪了他一眼说:“我没有那闲情逸致去骗你。吃饱了就走吧。”

  江宇自知没趣,便乖乖的送我回家。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不相信我有本事吊到富二代呢?就连我曾经深爱的江宇亦是如此。我到底哪里不好?

  晚上躺在床上满脑子大麻绳,纠结在一起怎么也解不开。我心烦意乱的拿出手机,犹豫再三复制了左右发过来的微信账号,然后粘贴,搜索,添加到通讯录,输入李孟两个字时我莫名的紧张起来。生怕电话那头的邱子杨会露出不屑的笑,毕竟我在他心里一文不值。我妈总说人啊可以迷茫不知所措,但永远都要记住什么事情不该做。我很清楚我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情,当听到邱子杨的语音信息时我更加确定了。他说他想我了。

  离开江宇后,我的心宛如平静的海面,无风也无浪。邱子杨的出现不置可否的引起了一涟漪,这涟漪让我的嘴角勾起一齐邪狞的弧度。

  我偷笑了好半天才完整的拼出了“左右说你有话对我说”这句话,很快他回过来三个字“说完了”。我楞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竟然莫名的有些害羞。我翻了个白眼自言自语的说道:“你还真傻!人家说什么你信什么。当初骨折的事儿忘了?是狗改不了吃粑粑!”

  我叹了口气,对着手机发了一会儿呆,他竟然又发来了视频请求?!我瞬间紧张起来,赶紧照照镜子,整理整理头发和睡衣然后故作心烦的接受请求。

  他似乎是白了一些,不,确切的说是憔悴了。我掰了掰手指头,才没见几天啊怎么瘦了一大圈?这是回家了还是回监狱了?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怎么瘦了?”

  “还挺关心我的吗?!”他仍然是欠揍的语气。我有些不爽的说:“晚上和江宇吃饭的时候看见左右了。”我知道我所问非所答,故意的不行吗?

  “看来你的前男友是认真的了!那我这个假男友怎么办?”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不是说好了这事儿就过去了嘛!”我有些无奈,他总是话很少让人猜不透。如果他是个普通人,我一定愿意和他一起来忘掉过去的伤痛?当然,前提是他愿意。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是喜欢你的呢?”

  一听他说这话我火就上来了,愤怒的指着手机说:“你少来这套啊邱子杨!我不知道你以前骗过多少小姑娘,反正在我这儿不好使了。你看你之前都是怎么对我的?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就不说了,骨折这事儿你得负全责吧?还好意思说喜欢?!还没左右对我好呢。”

  我这话音刚落,我妈就进来了。疑惑的问:“跟谁吵架呢这么大声?扰民了。”

  我赶紧把手机扣到床头柜上说:“没什么!刚才看个新闻有些激动。不好意思啊妈!”

  “这么回事啊!别总看那手机了,早点睡,明天不是还要去上那个小班儿嘛!”

  我没好气儿的说:“您能不能别瞧不起我这份工作?李嘉诚以前还不是从卖玩具起家的。别小看我们这小公司,潜力大着呢。”

  “行!我不管。操不起那心。”说完老妈就出去了。她以为我不知道她和我爸的小算盘呢!还不是为了找对象,工作好了自然要求高。我扶起爬半天的邱子杨,他若无其事的说:“找工作了?”

  我点点头小声的说:“我需要一份工作。”

  “你要是来H市,我能给你一百份工作。”他说的很笃定,我也相信,据老爸的调查他确实有实力。

  不过我苦笑着说:“一百份?一万份又能怎么样?一个疼我爱我的人都没有。”

  他楞了一下然后微微皱起了眉。我们聊天的时候他经常出现这个表情,我很不喜欢,感觉他在算计。我喜欢单纯的相处,没有任何理由和外界的因素。就像我曾经喜欢江宇那样,明知道对方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却非要冲到最近的地方,只为给自己的心一个答案。邱子杨什么意图我一直摸不透,也许我该去H市,也许去了就一切都有答案了,但是,我一个人做不了主。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你来。”他的表情看起来认真。

  我严肃的问:“你……到底有何居心?”

  他笑了笑说:“小孟,你这么想好不好?跟我在一起可以让你摆脱江宇,而且还能有份体面的工作,重要的是在省城!没准你跟我哥真能擦出什么火花呢!那可是一石好几鸟,一箭好几雕啊。”

  “哈哈哈!”我忍不住怪笑了几声说:“谢谢你,我会认真考虑你的提议的。”

  关掉手机之后我起身下了床,站在窗前任凭视线坠入无边的黑暗中,玻璃上的我嘴角挂着一丝窃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