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有工作这件事情我还是挺激动的。毕业好几年了都没有想过好好做点什么,当然现在也没有想,只是打发时间罢了。但是人都是有那种反叛心理的,当我轮番接到逼迫我辞退工作的电话时我突然觉得也许我可以好好的对待得到的一切。

  至于他们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很清楚,在我周围好工作很多。但是说实话以我三十岁的高龄很多公司未必愿意要我,还不都是关系,说多了都惭愧。抱着这种心理我开始了新的生活,一个貌似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偶尔会有江宇的打扰,他所有的举动无非是要向我证明复和的决心。但那又怎么样?我未来的所有计划里都没有他的影子。

  “经理早。”我抱着一个小纸箱子礼貌的同他打招呼,然后面无表情的说:“听说这公司里面所有的事情都要你做主,所以我坐哪?”

  他吧嗒吧嗒嘴说:“外面没地方了吗?”

  我白了他一眼说:“自己不会看吗!”我知道这种语气不对,可是这种小公司用余光都可尽收眼底他干嘛装出一副瀚海澜干的样子。他叹了口气说:“既然你是我的助理,那就先在我的办公室吧。”接着他转身对上次接待我的那个女孩说:“Nancy,叫人抬张桌子和椅子进来,注意尺寸。”

  我去,还英文名呢!我忍不住吐吐舌头。上次我就说过他的办公室里文件方案特别多看起来很压抑,现在坐在这里的我果然浑身不自在。经理大人在讲述工作内容:“什么事都听我的。”

  我虽然没怎么正经的上班,但是这种内容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不过不得不说很简单明了。正在擦桌子时手机突然响了,我一看是王斯凯,果断拒绝。不一会儿王泽又打来了,然后又是欢欢,我一直拒绝直到经理大人发话。

  “你那手机……”

  “我已经调成震动了!”我心烦的说道。他还嫌烦,我才烦呢。想好好干点事情多不容易啊!

  “那就不要放桌子上!”他低声的怒吼。

  我缩缩脖子不敢说话了。这些朋友真是不给力,在他们心里难道我真的什么都干不了吗?我还偏不信这个邪。

  机会来了,座机响了。我打起精神,申请气爽的说:“你好,这里是阳光广告公司经理办公室。”

  “你好。我是往事……”

  一听到王氏两个字我果断挂电话,一定是王泽,一定是。他就是要破坏我的工作,哼,我气的鼓鼓的。经理大人疑惑的问:“谁的电话?”

  “不好意思啊经理,找我的。”

  “你把办公室的电话告诉别人了吗?”

  “当然没有。”我虽然没什么经验,但是还是有职业操守的。

  “那就是找我的,谁?”

  “哎呀,真的是找我的,你不知道……”我试图解释。

  “快说,不然解雇你。”

  “是王氏地产。”我小声嘀咕。

  “王氏地产?”他诧异的说:“我确实没这么大的客户。不过你确定你听到的是这四个字?”

  “啊……”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只听到了王氏!”

  “你脑残了吧?”他突然发起飙来:“那是我前天才拉到的客户。人家叫往事滋味,是一家小食品厂,生产的多半是八零后九零后儿时常吃的食品。昨天看的样片今天要打款。你个傻子。”

  我楞在原地,这事确实怪我。谁叫那个王氏和往事那么接近呢!而那个不够意思的王泽还刚刚给我打过电话。不过说来说去我还是有点鲁莽。我满怀歉意的说:“对不起经理大人,我现在就去他们公司道歉,顺便拿钱。我第一天上班脑子不够用,你大人有大量别计较。”

  他压了压怒火,咬牙切齿的说:“去找Nancy要地址,今天拿不回钱来就解雇你!还要赔偿我的损失。”

  “好的好的好的。我这就去!”我拿起包往外走,他又把我叫住:“别叫我经理大人。我叫邵帅!”

  “少帅?!”我笑着说:“这我知道,张学良总司令嘛!在咱们公司您就是总司令。!文章版的马上就开播了。”

  “我姓邵!”他像头狮子一样朝我大喊:“少说没用的。滚!”

  我一溜烟儿跑了出去,这智商挨骂太正常了。我都想给自己两巴掌,但是要钱这事儿还挺顺当的。直觉告诉我,明天上班邵帅会表扬我。娃哈哈。

  工厂有点远,路上就耗了两个钟头,市区堵车。下午到家的时候刚好六点半,肚子开始叫唤了。工厂食堂的饭菜实在不怎么样啊。

  “小孟!”是江宇。他穿着黑色的风衣靠在自己的白色小polo上,自我感觉良好。现实其实不怎么美好,先别说他穿的有多单薄,就他那大个子还穿着黑色的风衣,把车显的跟玩具车是的。不过我实在没什么力气去吐槽他了,疲惫的说:“你怎么来了?”

  “刚下班。我们吃饭去吧。酱油炒饭?!”

  我看着他闪着光的眼神忍不住揣测,这家伙难不成真要和我和好?!怎么想都觉得有问题啊,想和好的话前六年干嘛去了?不过不管怎么想我的胃替我做主了。一坐进车里面我就感觉自己满脑子的酱油炒饭,多的可以数小木桶玩儿了,不过不行!数睡着了怎么办?

  “你在想什么呢?表情好丰富。”

  “没什么。”我有些尴尬的抓抓头发,自己这是在干嘛啊?!

  “把安全带系上!怎么还这么迷糊。”我讨厌他这种好像跟我很熟悉的语气,我那么努力想要忘记的过去总会被他轻易的勾起,我恨!我带着满腔的忿恨吃了半桶的炒饭。

  江宇宠溺的看着我说:“慢点吃!今天第一天上班怎么样?”

  我喝了口果汁,眨巴眨巴眼睛说:“还不错。”如果换到六年前,我会撒娇的缠住他的胳膊,跟他没完没了的说着自己今天猪一般的遭遇,还会借此机会要挟到一些礼物或者好吃的,有时候也会耍流氓的索个吻什么的。现在想想以前那个自己还二比的挺可爱的。

  他叹了口气说:“我们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生分了?”

  Xa酷kv匠{(网唯y一正*版L,(t其他}都$是B盗版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心理却想,你傻啊!六年不联系肯定生分啊!气氛变的有些尴尬,他起身说:“我去下洗手间。”

  “哎呦,对不起!”我听见他好像跟别人撞到了,于是从小包间钻了出去。他果然撞到了一个喝醉酒的大叔,我感觉不是很妙。江宇却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指着那人说:“高总?怎么是你,没事儿吧?”

  大叔晃了晃身体,摆了个自己认为平衡的姿势打量了一下江宇说:“小江啊!走走走,大老板过来了,我给你引荐一下。”

  “什么?!邱总来了!”江宇莫名的很兴奋,那表情真像饥饿的宝宝看见了大MM。

  而我对邱总是有些畏惧的,他应该是传说中的邱子木。鉴于我和他弟弟之前莫名其妙的关系,我还是躲一躲为妙。

  江宇看着打退堂鼓的我说:“你要是觉得别扭的话就先回去。”

  我赶紧点点头,邱子杨都不是我能招惹的人,何况他哥哥呢!不过对邱子木我还是很好奇的。好奇他是不是真的夺走公司软禁老爸和弟弟的呢?要是真的,我更好奇!哈哈哈。

  江宇跟大叔去另一个包间了,而我却奇妙的在卫生间门口遇到了邱子木。他的身材比邱子杨瘦高一些。肤色比邱子杨还要黑一些,五官好像有些相似,但是邱子木看起来更冷血一些或者理解为更严肃也可以。鼻梁上的那副眼睛让我觉得他很难以接近。他没有看到我,而是像瞎子一样从我面前走了过去。我不应该说人家是瞎子,以我一六二的小海拔还不穿高跟鞋,这些一米八几的巨人看不见我很正常,而且我也没化妆。相对于现实中的邱子木,我更喜欢电视机里面那个,虽然虚伪但是会笑的邱子木。

  “小孟姐!你怎么在这儿?!我好想你!”

  “左右?!啊~”又被大龄儿童抱起来了,下次我得多吃点,不能随随便便的就让那些没断奶的孩子把我抡起来,太没面子了。

  (有没有人喜欢刚出场的子木欧吧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