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车之后的气氛果然如我所料的那般尴尬。他开车开的还挺专心,我以为他会巴拉巴拉说个不停呢!看来我还是有点自作多情。我忍不住瞥了他一眼,咦?他身上穿的是什么东西?我放开胆的重新看了他一眼,我去!是我在大学的时候买给他的半袖,他竟然搭配T恤穿了出来。看来是真心想要复合啊。

  “还记得这件衣服吧?”他突然发问。我就知道他在等着我发现这件衣服呢。

  我违心的说:“这衣服怎么了?模仿谢耳朵呢吧?”

  “好吧!”他有些无奈的说:“你现在都学会说谎了。”

  “那你有没有去看生活大爆炸啊?”我反问。

  “不好意思,我一季都没看。谢耳朵的长相还是从微博里的小视频看到的。”说完他还看了我一眼。

  “哦,没关系的。”我无所谓的说:“一件衣服能保存这么久也算破你记录了。”

  “哈哈!我就知道你记得。”他开心的说:“当时咱们还因为这件衣服吵了两天的架,现在想想还挺有意思。”

  我叹了口气说:“还不是你嫌弃我品味低,买的衣服都不入流。不过后来就好了,因为你有李萍了,她可是一身的潮流元素啊,人称时尚小达人呢!”

  江宇有些生气的瞪了我一眼后继续开车,我莫名其妙的有些害怕。这男人不会把我带到无人区先奸后杀了吧?想想都觉得惨无人道。我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看了看眼前的路,还好,是回我家的路。

  安静一会儿之后他低声的说:“为什么不能原谅我呢?邱子杨根本不像你的男朋友,你要知道你的眼神永远都会说谎。你根本就不擅长说谎。”

  我楞了一下,他说的很对。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不爱说谎的人,因为说谎太累了,总要想着自圆其说。但是我欺骗了他又能怎么样?已经断了六年的感情了还能从来吗?即便可以,我相信也不会再是六年前的味道了。

  “怎么不说话了?被我猜中了吧?”他有些自鸣得意。

  我挑了下眉毛说:“猜对了又怎么样?我们注定回不到过去了。”

  “你从来不这么固执的?现在怎么了?”江宇诧异的问:“好多人都说你变了,现在看你确实变了好多,变的都让我不认识了。”

  “我没有变!”我诚实的说:“我只是不再爱你了!”

  “李孟,你能真诚的对待自己的感情吗?这六年来你一个男朋友都没找,你敢说你把我忘了?!”

  我真是被他的自信打败了,我轻声的说:“我真的不爱你了。离开家这半年我遇到了很多人很多事,我才发现我忘不掉的不是你而是一段青涩的过往。我难以忘怀的青春沾满了你的味道,但是我不得不说我现在比较喜欢邱子杨。”我其实说谎了,我对邱子杨只是有一丝丝的好感,我得承认那个冷漠寡言一身秘密的男人无时无刻不吸引着我的视线,但是这离喜欢还有一段距离,离爱情就更远了。因为一次失败的恋情,我开始害怕自己会再一次爱上不该爱的人,我觉得我的心不能在受到什么伤害了,它破碎的已经难以修复了。

  “你竟然喜欢邱子杨?你认识他才几天啊?”江宇难以置信的问。

  “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时间能决定的。”我还想说我也挺喜欢邱子木呢,那还只是在电视机里见过几次的男人呢!

  江宇无奈的把车停在了小区门口,我打开车门说了句“谢谢”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我知道他下了车,正站在车旁注视着我离开的背影。我知道这画面在别人看来多少有些酸涩,但是我希望你们知道这种画面我看过不止一次了。那些年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我不知流下过多少的泪水,有开心有伤心有悔恨。现在我终于可以把我的背影留给他了,尽管我的心里也透着说不清的苦涩。

  回到家里老妈老爸正在看财经新闻,这是身为报社主编的老爸的日常工作。我老妈曾经是位辛勤的园丁,兢兢业业的在小学奋斗了几十年终于在前年退休了。退后的生活显然很潇洒,因为有一次我们去超市买肉,售货员楞说我妈是我姐。当时把老妈乐的啊,满脸摺儿,一下就暴露年龄了!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各种好化妆品伺候着了,阔太太闻女士时而还会丢过来一张她没时间享用的美容卡。现在看看老妈确实越来越像我姐了,老大姐!!!

  ☆更,☆新s/最CQ快/@上,◎酷◎匠W}网J!

  “闺女啊,把欢欢送回去了?”老爸盯着电视问我。

  我含糊不清的答应了一句。然后回到房间便四仰八叉的把自己撂在了床上,莫名其妙的心好累,不过它多会儿轻松过呢?!昨天傍晚下的飞机到现在也不到三十个小时却发生辣么多的事情,我真心疲惫。不知道刚才的那些话对江宇有没有作用,我祈祷他不要在出现在我的生活了里。我真害怕自己会陷入到一种万劫不复的境地。爱情有些时候真的会像沼泽一样让我越陷越深越不敢挣扎。

  “宝贝,过来看个帅哥!”老妈突然兴奋的叫我。

  我打起精神来到了客厅,确实是个帅哥。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老妈自鸣得意的跟老爸说:“你看我猜对了吧?她就喜欢这种类型的。”老爸白了她一眼说:“那浑身带着痞气,高傲自大且目中无人的江宇是什么情况?”老妈辩解道:“那就是个实验。结婚之前不多谈几个怎么能知道什么样的男人适合自己啊。”

  “哈!”老爸不屑一笑,嘲讽的说:“实验?!你女儿第一个实验花了两年,忘记第一个实验花了六年。也许还不止,应该是正在进行时。”我黑着脸不打算理他们,但是我知道欢欢生孩子之后他们对我嫁人的期待会更高的。我冷冷的说:“邱子木是邱子杨的哥哥。”

  “什么?”老爸似乎没听清,老妈听清了,一脸认真的说:“亲哥吗?”

  我点了点头。老爸沉思了一会儿说:“这事不太对啊!小孟,看来你对他们的事情一点都不了解啊。”

  我想了想说:“确实有些不了解。邱子木在电视上说自己的弟弟有病不能来公司帮忙,而且还说他环游世界去了。事实上他弟弟身強体壮而且从未离开过这个国家!邱子杨跟王泽说他离家出走了。”

  老妈眨巴眨巴眼睛说:“怎么这么混乱啊?有钱人家里的事儿就是多,小孟你还是离邱子杨远点吧。”

  我听话的点点头,心里却是另一番打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