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醉断片被脱光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我总觉得有什么把柄在他们兄弟手中,莫名的放不开了。连捡垃圾都丢三落四了。

  左右跟在我的身后,一边捡我漏下的垃圾一边说:“姐姐,你都是成年人了,被人看一下身体没什么大不了的啊!你干嘛一副古董被人偷了的样子!”

  我停下脚步气呼呼的对在一旁看热闹的邱子杨说:“我就是古董!”

  左右笑着说:“早看出来了!哈哈,三十岁了不容易噢!”

  我咬牙切齿却也没有反驳,专心的把地上的垃圾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有些人就是这么懒,几步路都懒的走,随手丢垃圾在我看来是最可耻的事情。

  邱子杨来到我的身边递给我一包湿巾说:“擦擦手,细菌太多。”

  “谢谢!”我尴尬的说。

  “说实话啊你跟我见过的女人不太一样!特别……”他似乎是找不到形容词了,困惑的看着我。

  我脑洞大开的说:“活泼可爱,聪明伶俐,善解人意,秀外慧中……”

  “哦,想起来了。”他忽略我期待的眼神淡定的说:“是特别二!”

  “二你大爷。”我生气的一个人走了。莫明其妙被他们绑架了不说,还一点好的待遇都享受不到,气死老娘了。诶,我刚才好像问候了一下邱子杨的亲人,天哪!我骂人了吗?有点兴奋,自从跟江宇分手后我的情绪基本没什么大的浮动,就是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致。更别提骂人了!眼前的状况似乎是我在被逼无奈下找回了自己,不管怎么说心情还算不错,但是我绝对不会感谢那兄弟俩的,绝对不会。

  “嗨!亲爱的。”邱子杨在我分神的时候追了过来说:“我买了你最想吃的巧克力哦!”

  我确实是个二货,看见吃的心情好了不少。邱子杨脸上挂着温暖的笑意走在我的身边,我一边吃一边问:“你怎么知道我想吃巧克力?”

  “因为你发朋友圈了!嘿嘿!”左右凑了过来,这回答真是煞风景。

  “我们现在要去哪?”我问道。

  “你想去哪?”邱子杨反问道。

  “我要去城市!起码D级市以上好吗?我们在这个小镇待了三天了,每天的活动就是压马路!我要烦死了。”

  “好吧,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去火车站买票。”邱子杨突然有些伤感的说:“你要走了,这里的清洁工会很舍不得,毕竟你每天都会帮他们捡起不下三百件的垃圾。”

  我停下脚步,认真的对他说:“你不说话,安静的站在阳光下的时候,任何人都会砰然心动!但是一张嘴,我只想离你远点!你跟我偶像差太多了。”

  “谁是你偶像?”左右趴在我的肩膀上好奇的问。

  “邱子木!”

  气氛瞬间降至零点,我就知道他们俩肯定和这个年轻有为的总裁有关系。从名字上看似乎是兄弟,可是新闻里不是说他弟弟身体不好只能在家待着吗?状况又变复杂了。我没有停下去火车站的脚步,是的,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止我的步伐。他们的事情想说就说,不想说就罢了。

  现在是九月底了,十月一三天小长假的车票竟然都没有了。我有些抓狂的在售票口大吼:“你的意思是未来几天我依然要停留在这个满地垃圾要靠我来捡,并且连个电影院都没有的无聊小镇上吗?ohmygod!!!”

  “哇唔!姐姐发飙了。”左右在一旁故作惊讶状。我翻了个白眼对唯一的一个售票员说:“请告诉我长途汽车站在哪?”不管什么办法我要离开这里。

  邱子杨一直没有说话。跟着我收拾行李上了那辆拥挤且充满汗臭味的长途汽车。我依然会捉摸他和邱子木的关系,但是那并不能占据我思想的全部,因为我马上就要去下一个城市游玩了,我得查攻略。

  我确实很二,因为我靠着“绑匪”睡了一路。因为他干净的半袖我推断自己没有流口水,算是个好消息。左右背着大背包拉着旅行箱说:“姐姐,这个城市不见得比那个小镇好多少吧?”

  我摇摇头说:“它对我的意义只是这个!”我向他晃了晃手里的袋子。

  左右好奇的问:“哪来的袋子?”

  邱子杨一边往前走一边说:“刚才下了车你去厕所的时候她去行李寄存处拿的。鬼知道那里是什么东西。”

  我努力的跟上他们兄弟的步伐,左右依然好奇袋子里的东西。那是一件半袖,我拿出来对左右说:“这其实是件普通的半袖,但是是我朋友在美国邮过来,这上面有霍华德的签名。”

  左右明显惊喜的表情让我很有成就感,他停在原地看着我,露出了孩子般可爱的笑容。我笑着说:“其实,我更喜欢科比!不过不管怎么说,亲爱的,生日快乐!啊_”我被激动的大龄儿童抱了起来,并且还转了两圈。看来这孩子是真心喜欢我送的礼物。

  到达宾馆的时候左右依然沉浸在礼物中。我和邱子杨自顾自的收拾东西,大概是吃晚饭前邱子杨来我的房间问我,“你怎么知道左右生日的?”

  “因为我总嘲笑他是刚断奶的孩子,所以他把身份证给我看了。”我拿出洗漱用品准备洗个澡,这里的宾馆不仅没有一次性的牙刷,连浴巾都没有。我忍不住问他:“你确定这是这里最好的宾馆。”

  “当然!”他肯定的说:“不管怎么样按照我们的规律都要在这里呆三天。”

  “我才不呢!”我瞪着眼睛说:“我只是过来取一个国际邮件,并没打算停留。”

  “那你现在在干嘛?”

  “我累了。”

  gR酷e4匠}●网Y#唯一Z正c版V,&其R_他^都9!是j盗“"版a

  “规律的力量,也可以说成惯性!”

  “出去!”

  半夜的时候我被隔壁的声音吵醒了,我真的是抓狂了!这墙壁的隔音效果真是绝了,不仅能听到床板声,呼吸声,连撕扯tt的声音都能听到。我真想问候他们全家,当下我做了个决定,明天早上离开这里不管用什么方式,我要去天涯海角。

  “哦…啊……”

  “fuck”我忍无可忍的从床上坐了起来,顶着一头乱发,穿着藏青色莫代尔长裙来到了邱子杨的房间。

  “姐姐,你要没事我会骂人的。”左右闭着眼睛还挺可爱的。不过我没时间表扬他,困的不行了。我自顾自的走到他的床上,钻进他的被窝,愤怒的说:“隔壁的娇喘声让我的手指不自觉的有些活跃!!!”

  “不要这样!”左右可怜的站在床边说:“我的右手今天提行李已经很累了,我不想在给他找活儿了!”

  “好吧!”我掀开被子一角说:“进来!”

  “哥!!”左右咆哮着。邱子杨幽幽的看了我俩一眼,身子往里挪了挪,左右机灵的赶紧钻了进去。我松了口气,明天一定要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