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苦情戏吗?

   “好了,谈话结束。”领头的妖干脆的说。

  宫南雪顿时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就这样?没下文了?说好的长篇大论呢?宫南雪想着跟着前面的人的身影飞身上了飞舟。

  “小雪儿。”

  宫南雪闻言一回头就看见了莲心勾引般的媚笑,宫南序瞥了一眼别过了头,跟屁虫。

  “天幻仙府初级学府分东西院,男女不在一院,雪儿到时候可要记得想我哦。”

  莲心媚眼如丝般的说,一笑一瞥勾魂夺魄,美艳的很,桃妖呆呆的看着莲心的脸悄悄的凑过来。

  “排位赛几乎什么时候都可以约战,在那里我们可以碰面,其余时间几乎不会接触,这是紫晶卡,没了要么找我,要么自己想办法。”

  莲心说着再次冲宫南雪抛了个媚眼,漂亮的脸颊害羞般的有些发红。

  “南雪,你好呀,我叫桃夭我们住在一起吧。”桃夭兴致勃勃的说,本来以为她们再说一些八卦什么的,没想到她们说的是这些,总算是找到有实际用处的话了。

  “你们估计是不可能的,住处统统分布在聚灵阵内,相识的人分到一起的几率可不大。”更何况我们和你不熟。

  莲心冷冷的说,看蝼蚁一般冰冷的看着桃夭,修炼九年勉强达到筑基境碰到了天幻免试的条件,居然还想接近他的娘子,也不看配不配。

  “总是有机会的,好歹我们也算相识,说不定就到一起了。”桃夭笑嘻嘻的说,她是野路子的妖,进了妖府并不容易,还是好好的跟着这些出身不凡的妖去混吧。

  “小雪儿,你可要小心一点哦,这里还有一个储物戒指,烤肉什么的还存了不少,你就拿着吧。”

  莲心看都不看桃夭一眼笑着说,跟着娘子混,呵呵,就怕你跟不了。

  莲心想着手心里亮出了一枚和他手上戴的几乎相同样式的戒指,上面的如意福纹叠起来就是一个肆字。

  “嗯嗯。”宫南雪殷勤的说,眼睛死死的盯着莲心手里的烤肉。莲心见状无语的抚额。

  就知道会这样,只注意到吃了。

  ……

  葱郁的远古丛林中一座石碑突兀在这里竖着。

  天幻妖府

  宫南雪看着上面杀气腾腾的四个大字眼里闪过一丝趣味,天幻妖府貌似是以迷幻著称的吧,杀气腾腾的字写在这里是不是有些不伦不类。

  “不要盯着看,这是一个幻阵,看久了杀气入体。”

  莲心淡淡的说,心里有些无语,以前他还奇怪呢?为毛天幻老头会找他写字,还非得注入杀气,说的是崇拜来求字,好收藏,原来是这样用的。

  嗯,有机会要把报酬要了。

  “这就是邪皇帝肆的手书,我天幻老祖让他写,他就写了。”

  领队人嚣张的大声喊,队伍里的人纷纷漏出一脸了然。

  莲心气得满心怒火,明明是那老头求着他写得,说的跟他讨好那老头一样,还有,他的名讳也是一个小妖可以说的。

  天幻老头,给本皇等着,本皇这就来看望你了,本来还不打算现身,这次就顺便来好好和你交流下感情。

  “走,进阵。”领队人说着手里取出一块令牌,往石碑上一贴一座巨大的光门就凭空显现。

  吾之杀气,听吾号令,震摄四方,扬吾之威。

  莲心在心里默默的念,四字活了一般在石壁上扭动起来,宛如实质的杀气喷涌,领队人的脸色大变,难道邪皇来了。

  天幻妖府内的一处隐秘的山谷内,胡子花白的矮个子小老头急吼吼的在原地转来转去,死了死了,帝肆来了,帝肆怎么会来这里。啊啊啊。白胡子老头急得冒火,他擅长的是阵法,跟帝肆这种天生无视一切阵法的混蛋对上,那还不是自讨苦吃。

  帝肆肯定已经知道他用他的字长威风的事了,以那家伙的脾气,这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可怎么办呢。

  小老头想着收拾东西就想走,他找个犄角旮旯闭关个千儿八百年的,帝肆也拿他没辙。

  “嘎嘎嘎嘎,我真是太聪明啦。”幻虚子开心的大叫,在屋外都能听见他的怪叫和轻快的蹦跳声。

  但老头很快想到一点,他之前可没有放出闭关的消息,就这么走是不是太没面子了。

  酷h!匠kz网s永y久免费看*!小5$说&)

  “谁,谁敢在我天幻妖府放肆。”领头人气急败坏的大吼。

  莲心见状悄悄对着暗处打了个手势,黑衣蒙面的人顿时会意,立即显出了身形。

  “邪皇使。”领头人一看差点没吓死,怪不得这字会忽然有变化,原来是邪皇的人来了。

  “正是,幻虚子老头曾请吾皇书字,吾皇觉得字中杀气过少,特来叫本尊给字多加些杀气,毕竟幻虚子之前只是说收藏,现在看来,杀气太少恐怕是回丢脸面。”

  黑衣人一本正经的说着打开了一个瓶子,莲心藏在袖里的手指轻轻一动,四个字的杀气再次暴增,四个字就像是四只困兽,随时可以扑出来杀人杀妖。

  “告辞,吾皇有言,好久不喝醉仙魂,近日就过来尝尝。”

  黑衣人说完瞬间消失不见。

  领头人哑然无声,半天挥挥手示意我们进去,宫南雪看着莲心平静神色心里暗暗无语,这都没反应,不是面瘫胜似面瘫啊。

  宫南雪无语的想,任由莲心拉着她的小手慢慢往里走。

  他要是有反应就只能暴怒了,莲心在心里默默想,他要是直接出手,误伤到你怎么办?

  宫南序看向莲心的目光就有些怪异了,他对灵气的感知极为灵敏,可以很轻易的分辨出灵气的使用者,杀气暴涨的那一瞬间,他可是清楚的感觉到莲心的影子,邪皇帝肆,这就是莲心的真实身份吗?

  嗜杀成性、残劣无比、动辄暴虐杀人,本性是这样的妖怎么可以和老姐相伴一生,宫南序想着又往莲心身上瞟了两眼,莲心平静如常,依旧是一个冰山的样子,只是眼睛一落到宫南雪身上就瞬间融冰。

  “男女分开,东西两边各自抽牌寻找住处。”领头人大声喊。

  “小雪儿你要小心啊。”莲心一脸不舍的说,仿佛从此一别在无音讯。

  宫南雪无奈的撇了撇嘴,又不是生离死别,弄得这么伤感做什么?当着是苦情戏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