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南雪,你干嘛欺负我家香草。”

  气呼呼双手掐腰的胖大妈站街里气喘吁吁的破口大骂。

  @3酷匠网正版首%发4

  “欺负?我只是和善友好的跟她玩罢了。”

  宫南序顶着一张和宫南雪一样的脸笑眯眯的说,他和宫南雪身高一样,声音一样,长相一样,换上姐姐的衣服谁知道是他在欺负人。

  “序儿,快下来,危险啊。”老田婆听见声音一出来就看见坐在树枝上双腿晃啊晃的宫南序。

  遭!穿帮了,宫南序悲剧的想,一抬头就看见了正跟着老田婆的宫南雪。

  又是你,宫南序愤恨的想,一干坏事就推到他身上,他一想往你身上泼点水你就出来搅合。

  “呵!我就说嘛?雪儿那么乖怎么会打香草,原来是你,你一个臭小子,穿你姐姐出来欺负人,真会整啊!一个男娃,穿女娃的衣服,真不害臊。”

  胖大妈愤愤的吼,真是个讨人厌的玩意儿。

  “秦嫂嫂,弟弟还小,你就别说他了。”

  宫南雪脸上扬着乖巧的微笑为宫南序开脱。

  三年了,这小娃子还这么一幅臭德行,真欠揍啊。

  宫南雪想着藏在衣袖里指尖悄悄闪过一丝红光,殷红的火焰凝结成链,在手指上慢慢的开始缠绕。

  “哼!”见宫南雪开口宫南序立即不屑的把头偏向了一边。

  装乖,就你能装,宫南序不屑的想,别以为小爷我不知道你都干过什么。

  前几天李泼妇家的麦堆就是你偷偷放火烧的,还加了妖灵真火,我都在旁边看着呢。要不是看你是我姐姐,啊呸!要不是你是我妹妹,我早传开了。

  “欸,好好,你秦丫姐姐在家呢,怎么找你姐姐玩了?你们一起绣绣花也好啊。”

  秦家嫂子笑着说,雪儿真俊,就比她幺儿大两岁,刚好给幺儿做媳妇。

  “秦嫂嫂真好,有空了我就去。”宫南雪乖巧的笑着,水水的大眼睛弯弯的甜美至极,好不可爱,绣花,宫南雪心里却是无语至极,她才三岁好吗?

  “姐,我要吃烤鱼,一会儿去捞鱼吧。”

  宫南序忽然笑起来说,同样眉眼弯弯带笑,可爱到爆,但看着却带着一丝没安好心的意思。

  “好啊。”皮痒欠抽的小屁孩!

  宫南雪看起来天真烂漫的笑着说,开心的省略了后面的一句。

  “哪走吧。”看这次我怎么揍你,宫南序笑着说,同样省略了一句,手一撑就随意的从树枝上跳了下来。

  “你慢点,不要跳。”老田婆担忧的喊,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让人省点心啊,看雪儿多好。

  但宫南序已经跳下来了,一落地就一个鲤鱼打挺翻起了跟头。

  “好,好,老大好棒。”宫南序的跟班一见立即大叫了起来。

  宫南序闻言得意的一笑对我比了个挑衅的手势,嚣张的踱方步着步走了。

  “雪儿妹妹不要理他嘛,我家刚买了牛肉,跟我去吃啦。”

  笑容甜蠕蠕的胖小子害羞的说,宫南雪扬起一抹甜甜的微笑,摇摇头拒绝了,宫南序,臭小子居然敢挑衅她,哼!忘了什么叫厉害了吧。

  宫南雪若有所思的想着,胖小子失望的底下了头,默默的走开了。

  她是不是太过了点,宫南雪在心里无语的想,小肉球内心受伤了吗?不是吧?

  宫南雪想着笑眯眯的和老田婆说了一声迈着小碎步慢慢走开了,那一步一个脚印的塌实摸样真是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木制的小轿从宫南雪旁边过去,宫南雪感觉其中有一道奇怪的眼光在不停看她,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想必是路过的吧,一个凡人也没必要太在意。

  宫南雪想着慢慢的往河边走。

  “田大婶子好啊。”一个身穿蓝绿色管家衣服的人忽然笑着凑上来说。

  “这不是叶管家嘛?他找老田婆干什么?”

  “就是啊?叶老爷是咱们这里最大的地主啊。”

  “就是啊,就是啊,听说他们家的人还去修炼呢?有修士呢。”

  “哎哟,了不得啊。”

  为数不多的人一见是叶管家出来顿时吓了一跳,一时间议论纷纷。

  叶管家闻言嘴角弯起的弧度越发显得倨傲起来,虽说平城里的人看不起他们这土财主,但在城外是敢小瞧他们。

  “田大婶子,我家老爷有事请你一叙,还请移步。”

  叶管家傲气十足的说,论钱财,这平城外就数他家了,钱多如叶就是说的他叶家。

  更何况!他家有八个修士,三个筑基,五个练气,如今少爷们更是发现了六个可以修炼的,比起平城内的家族也不逊色。

  更别说他叶家一个潜修多年的太上老爷,说不定都结丹了。

  “请我?哎呀,大管家呀,这叶老爷怎么会请我一个老太婆子啊。”

  “是老爷专门派我来的,我们早听说你女儿南雪长得俊,性子好,特来请你去说说,我叶家的五少爷也刚好是三岁啊。”

  叶管家笑着说,哪眼神分明在说,叶家欢迎你、的女儿。

  “哎呀!雪儿福气大啊。”老田婆兴奋的喊。

  叶管家摆摆手示意下人把轿子抬过来,老田婆开心坏了,雪儿福气大还连着她有轿子坐,哈哈。

  老田婆想着颤微微的手脚并用爬上了轿子,叶管家白净的脸皮不自觉的抽抽,若不是你女儿真的长得太好,哪有你坐轿子的份。

  “起轿,走。”叶管家慢悠悠的喊,轿子一晃一晃走了起来,老田婆想象着富贵夫人坐轿子的样装模作样的坐的端端正正,高高的抬起了头。

  哦,头发。乱了可不行老田婆想着赶紧重新拿蓝麻绳绑了绑,又仔细的拉了拉自己身上的黑色的粗布衣,拍了拍沾了泥的破烂布鞋,才又端端正正的做好了。

  她在里面一动一动的不要紧,外面的轿夫只觉得轿子越发难以控制,轿子左摇右晃,摆个不停。

  叶管家看了眼晃得奇怪的轿子眼里不由的闪过一丝厌恶,这样的粗鄙之人到底是怎么生出那么冰雪聪明的小女孩,让老爷一眼就认定了。

  宫南雪就是五少奶奶。

  ……

  “烈焰滔天。”宫南序抬手就招出妖灵真火铺天盖地的朝宫南雪压来。

  切!明知道这招对她没用还来,真是笨蛋小弟啊。宫南雪想着手心里猛地窜出五根细长的火链,瞬间破掉火幕,直接捆住宫南序的手脚。

  “呀呀呀!又是这一招,你就不怕烧死我嘛?你可是姐姐,有这样欺负弟弟的吗?”

  宫南序立即愤怒的吼,挣扎也是徒劳,依旧被捆的牢牢的。

  “哇,宫南雪,你放开我,快放开我,我快被烧死啦!”宫南序愤怒的喊,一会儿也老实不下来。

  宫南雪闻言轻轻一笑,手一动,火链顿时消失不见。

  “小序儿,服不服啊。”宫南雪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偏过头说,宫南序撇撇嘴,一幅不屑的样子把头扭到一边,不说话。

  宫南雪轻轻一笑,随手一捞,一条倒霉的鲤鱼就飞了出来,熟练的给鱼开膛破肚清洗干净扔给了宫南序。

  “你让我烤鱼嘛,你可是姐姐,怎么可以这样。”

  宫南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