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是我眼花了,老田头想着狠狠地揉了揉眼,却看见俩个小娃娃都安安静静的在床上睡得正香,呼吸绵长。

  果然是眼花了,老田头想着裂开嘴笑了,看来他今天是真累到喽。

  “睡吧,睡吧,乖儿子,乖女儿。”老田头一屁股坐到床边的板凳上笑着说,却又烦躁起来,他没姓,也没名,只有一个混名叫老田头,总不能也让他这俩孩子也没姓没名吧。

  老田头苦笑着想,这俩孩子是他昨天半晚在他家的猫窝里找到的,那时候听见有人喊南宫云阳,之后就找到了俩孩子。

  他们应该复姓南宫吧。老田头笑眯眯的想,孩子有姓了。

  就姓南宫。

  如果有人问他姓什么也就说南宫,嘿嘿,就是。这样他也有姓啦南宫老田头,嘿嘿。

  老田头想着开心的笑了起来,这么长的名一听就很霸气,对,就跟他紫印国老皇帝一样的霸气。

  “老田头,你个死老头子,想什么呐,笑的难看死了。”

  老田婆笑着说,难道有好事吗?这时候有什么好事。

  “哈哈!我知道咱儿子女儿姓什么啦。”

  老田头站起来双手掐腰笑咪咪的喊。

  “姓啥。”

  老田婆也激动了,人也请了,只要一说姓,就能起个好名。

  “南宫。”

  老田头开心的说,老田婆愣了,南宫?这是个什么姓?

  “你忘了。”老田头笑嘻嘻的说,“那日咱们不是在听到有人喊南宫云阳之后才发现咱儿子女儿吗?”

  “你个榆木疙瘩,你脑袋什么时候开开窍,那女人分明是被追杀的,你让儿子女儿姓南宫!等那些人回头找回来,是来杀人的怎么办。”

  老田婆愤愤的说,她可看见了,那日有一个长的非常好看的女孩儿站在她家猫窝哪。

  还说什么不会再回来了,然后就走了,她过去就看见了儿子女儿,没一会儿就听见天上有人喊南宫云阳,这能姓南宫吗?

  “那怎么办啊?咱们又没姓,她们家人又姓南宫,我们明明知道,还能给人孩子胡说一个啊。”

  老田头郁闷的说。

  老田婆也沉默了,宫南,对反过来,就说姓宫,叫南什么,对。

  “老田头,就姓宫南。”

  老田婆眉飞色舞的说,开心的差点没跳起来。

  “有人问就说我们姓宫,儿子女儿随我们的姓,宫的后面在加一个南,这多好。”

  “欸!嘿嘿,就是啊?我咋就没想到咧。”

  …看正LD版F"章W节+…上,j酷G匠网=

  老田头开心的摸着后脑勺说。

  林雪绒在一边无语的撇撇嘴,南宫?宫南?你们敢在奇葩点吗?不就是把南宫这两个字倒过来了嘛。

  算了,听她们说的,估计我俩的处境并不怎么好,姑且叫吧。

  “老田头,我看就叫宫南花儿,宫南草儿怎么样啊。”

  老田婆嘿嘿的笑着说。

  老田头一听头摇得那叫一个厉害啊。

  “不行,不行,人都请了,我就怎么两个孩儿。一定要取个好听的名,和旁人那些孩不一样的名。”

  ……

  “老田头,喜得贵子,喜得贵女啊。”

  被请来的吕老夫子眼睛笑成了一朵花,起个名,一顿好饭,直了。

  “就是啊,老田头,这下你也是后继有人啦。”

  同行的于夫子也笑着说,老脸皱成了一朵花,虽然你没什么好东西,好歹有鱼汤喝。

  “哎呀,我这不请自来,你可不要嫌弃我呀。”

  外村的甄夫子大摇大摆的走进来说,老田头嘴角抽抽,一群酸臭玩意,要不是你们认字会起名,你爷爷我才不会请你们白吃白喝呢。

  “客气,客气。”老田头一边说着一边请这六位到了屋子,他是外来客,来到着时他就已经没亲人了,倒也省得多摆几桌。

  “哥儿姐儿抱出来啊,你虽然没说,这抓周的东西我们可都带过来了。”

  甄夫子笑着说,吕老夫子几个脸皮子顿时抽了抽,幸好他们觉得吃白食不好也带了两样,不然就丢人喽。

  甄夫子一扫众人不爽的神色,眼睛顿时眯了起来,老田头没想到他们带了抓周礼器,现在一听那叫一个高兴啊。

  一般只有地主他们家才摆得起这玩意,嘿嘿,他儿子女儿也不差。

  “好好好。”老田头连连说,他虽然没有大供桌但他有特大锅簰,刚好用上了,老田头想着赶紧连拿了五个叠在一起,粗布被子一包就抱了出来。

  “娃抱过来了。”老田婆抱着我们开心的说,一边的小弟难受的动了动,林雪绒一个警告的眼神丢过去他就只剩下了委屈的哼唧。

  “呦,好漂亮的娃娃。”众人一见我们立即一齐称赞,他们经常去有钱的各家拜礼起名,这话到是顺嘴的很。

  “欸,一看就机灵。将来若是读书,肯定是好料子。”甄夫子说着摆上了带着金色花纹的毛笔、绣花五彩丝枕头。

  “要能文能武也更好啊。”

  吕老夫子不甘示弱,说着就拿出了抹着银漆红漆的杨木剑、绑着红布条的铁喇叭还有一个红红的铜头冠。

  “我倒是拿重了,毛笔就不亮出来了,哈哈。”于夫子说着拿出了一个粉红的布绢头花。

  还有人拿出了小木马、脂粉盒、木头的红英枪等等。

  老田婆也摆好了饭,野菜鱼头汤,野菜烧鲫鱼、鱼肉小丸子等等,零零散散的也松松的八九盘。

  “哈哈。”小奶娃看见这么多好看的东西开心了,往枕头上一趴抓着毛笔和杨木剑就玩了起来。

  婴儿想着暗暗的翻了个白眼,绣花枕头加文武双全,太坑爹了,林雪绒想着随手拿起了红英枪。

  “啊呵,了不得喽,这孩子以后是要富贵的啊。文武双全,还要穿金带银,住在好房子里会享受噢。”

  吕老夫子表情夸张的说,一双老眼却波澜不惊,显然只是客气话。

  “这孩子也了不得啊,注定是脂粉堆里的英豪啊,英武女将军啊。”

  甄夫子不甘示弱的喊。

  老田头老田婆开心了,急忙把他们请到了饭桌。

  然后老田头陪饭,老田婆去看我们,一张老脸跟一朵开了的花一样。

  “乖乖啊,马上你们就有名字啦。”老田婆高兴的说,我翻了个身继续装睡。

  小奶娃睡不着,还在惦记着刚才抓到的东西,若不是我那威胁的眼神,他是说什么都不会放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