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咱们就办酒席,看样子咱们的儿子女儿也是满月了的,是要吃个满月酒,多请点人,到时候起个好听的名。”

  老田头一脸兴奋的说,老婆子忍不住的泼起了冷水。

  {P酷V☆匠R网G唯一x正A=版#,/其B他都Y是2盗}版

  “请人多了你叫人吃什么去啊?你拿什么去请?”

  “嘿嘿,刚我手气好,吊上了不少鱼呐。”

  老田头开心的说,一有儿子女儿就是这么的好运,嘻嘻!

  “你个老田头,居然不早说,还不赶紧去通知人家。我去给孩子们弄点面汤,干饿着可不行。”

  老婆子急洪洪的说,林雪绒放心的舒了口气,闭上眼睛开始修炼。

  九尾天猫决

  嗯!什么?林雪绒被脑子里忽然蹦出的信息吓了一跳,她怎么忽然记得这个?她什么时候记得?

  猫自有九命,自开天辟地以来,银瞳雪猫一族秉九命猫神之血脉,得特修之法门,九尾天猫决。

  聚气、练气境一尾,可练得妖灵火

  筑基、结丹二尾,可练得妖灵真火

  升元境三尾猫妖,可练得妖灵元真焰

  化婴四尾,妖灵天火

  幻仙五尾,妖灵地阳心火

  洞天六尾,妖灵焚天焰

  还虚七尾,妖灵蚀仙焰

  入道八尾,妖灵九旭火

  真仙九尾,妖灵焚虚火

  银瞳雪猫一族筑基境幻人形,成人形非死不出原形,筑基境中期即可觉醒猫魂,绝非凡妖可比。

  难道她是猫妖,林雪绒想着的大脑顿时有些发蒙,好像是啊?她记得刚开始时是听见猫叫。

  银瞳雪猫一族只要修炼九尾天猫决,都会缓慢的觉醒血脉之力,绝无例外,非银瞳雪猫一族之妖或非妖族,若修我九尾天猫决,一到升元,筋崩脉毁,一旦修炼我九尾天猫决,若想更改则筋脉逆转,根基尽毁,无缘大道。

  这么狠。林雪绒看完只觉得天雷滚滚,谁告诉她,她是不是银瞳雪猫啊?

  算了,还是修炼前世的真脉决吧,好歹不用以后死的很惨,嗯,林雪绒想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双腿盘好,手指一掐,摆好架势吸引灵气由浑身而入,过奇经八脉,过百汇穴、涌泉穴穿四肢百骸,循环一周,为九尾天猫决第一层。

  嗯,等等。林雪绒想着顿时打住,九尾天猫决第一层,呜呜,她要修的是真脉决。

  不是吧?林雪绒欲哭无泪,希望她真的是银瞳雪猫吧,呜呜。

  银瞳雪猫筑基境幻形,她现在总不可能是筑基境啊,林雪绒想着嘴巴一扁就开始大哭,丹田内散发着赤红光芒的基台正无声的诉说着它的存在。

  “哎哟,女儿不哭,女儿不哭。”老婆子一听见哭声心都要碎了,急忙把我抱起了喂稀面汤。

  “乖女儿来,张张嘴。”老婆子对轻轻地笑着说,破旧的黑瓦碗慢慢送到我的嘴巴,还没等我没反应过来,汤水就进入了我的嘴巴。

  “咳咳咳。”林雪绒顿时被呛的满脸通红,这汤,好难喝。

  “哎呀,女儿你没事儿吧。”老婆子急了,抱着我放也不是抱也不是,急得团团转。

  林雪绒被转的头晕眼花的,只好装睡,老婆子正急着想办法一低头看见我安安生生的睡着了顿时哭笑不得。

  没事就好,老婆子安心的想,看来她得去问问小奶娃子吃啥。老婆子想着把我俩包了包拿被子挡住安心的出去了,临走还不忘锁紧了门,关紧了窗。

  林雪绒听见声音骨碌碌的滚了起来,旁边的小奶娃还睡得正香,她这会也不困,按着前世典籍里记载的内视方法就开始苦思冥想。

  想、想、想、

  林雪绒想着头一歪,往床上一歪就睡着了,小嘴巴还微微的张着,流着一丝不知名的液体,仿佛吃到了什么好东西,小腿不客气的搭在旁边小奶娃的身上,还裹着小被子的小奶娃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继续睡去了。

  老田头回来了,刚想叫一声老婆子却想到了我们还在睡觉,怕吵到我们生生把话音憋了回去,一看门锁了老田头就知道老婆子出去了。

  俩娃子在家你还真放心,老田头气呼呼的想,丢了咋办。

  林雪绒依旧熟熟的睡着,梦里的我接到林雪谙的电话开车去找她,她看见她唯一的亲妹妹约我吃饭时给她下了药,一枪一枪把她打死。

  林雪绒看见自己死了大半天才被人发现,看着父母毫不犹豫的决定让杀她的林雪谙代替本属于她的继承权,并安排人给林雪谙顶罪,林雪绒看见自己失魂落魄的走进了地府,心灰意冷的跳进了走兽池。

  一会儿又听见一个好听的女声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好像在不断的逃跑,一会儿又看见一个脸色苍白的绝美女子割破了手腕把鲜血一点一点洒在我和另一只纯白的小猫身上,林雪绒看见自己有了一根尾巴,然后女子就离开了。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林雪绒想着心里莫名的十分难受,奋力踢着身上的小被子,也顺便踢了旁边那个小家伙几脚。

  “哇啊,呜呜。”小小的婴儿感觉到疼痛立即大哭了起来,老田头一见那叫一个心疼啊,这一哭都跟割了他的心头肉一样的。

  “不哭不哭。”老田头急忙过去把小奶娃抱了起来,林雪绒被吵醒了不爽的翻了个身继续睡,梦总是半真半假的,与其心烦,倒不如顺其自然,林雪绒想着又睡着了!

  婴儿总是爱睡的,林雪绒熟熟的睡着自动把自己永远不想知道的事情尘封,远离了,多好!林雪绒想着眼角落下一滴眼泪,就此别过了,旧时光,从此在没了林雪绒。

  小奶娃感觉到了温暖,踢踢胳膊伸伸腿就睁开了眼,一睁眼就看见了黑的跟煤球一样的老田头,老田头一见小奶娃看他开心的裂开了满嘴稀疏的大黄牙,上面还沾了一片野菜叶。

  “哇哇。”小奶娃吓到了,立即手脚不停的乱动起来,虽说小奶娃才一两天大,但毕竟又筑基境的实力在,老田头怎么抱的住,小奶娃又哭又闹的掉在了床上继续哭个不停。

  醒来的林雪绒一脑门子黑线,真吵死了。还要不要人睡觉了,林雪绒想着一个翻身就骑在了小奶娃身上,小奶娃愣了。

  林雪绒面露凶色,大大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直到小奶娃脸上漏出害怕的神色,林雪绒满意的点点头,翻身继续睡去了。

  老田头吓坏了,这真的是小孩子吗?怎么比大人的力气还大,这孩子怎么这么经摔,这满月的娃子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