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王魔后五2·你的医术是逗我玩的吧

  进门的少年随手关上门,自顾自得把床上的被子扔到另一张床上去,自己大大咧咧的倒在那张没有被子的床上嚷嚷着:“校医换药。”

  得了,我服了这孩子了,架子还挺大。

  我拿上要用的东西在床边坐下来,看到他身上的伤口不禁皱起眉头问:“你一个在校学生怎么弄的满身是伤,多疼啊!”

  少年目光不转直直的看着我的眼睛,心情颇好的轻笑一声说:“辰,这些你别问,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得了,我不问行了吧!好了别沾水啊,每次都叫你打破伤风你就是不打,吃点消炎药吧!”我自顾自得开了一些药给他,他愣愣的不接,我就怒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啊!拿着。”

  我的语气不由得有些过了,我正想道歉便看见他接过我手里的药扶着额嘀咕:“我就不该相信郑阳那小子,什么半吊子医术,把人给我催成这样!”

  我看着他一脸怨念的样子觉得有点眼熟,细想了想又想不起来是哪里眼熟,摇了摇头问他:“你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我是说我能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吗?有点累了。”他说着垂下眼帘,我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懒的人,但也是一个有同情心的人,特别是看到他疲惫的样子,莫名的我就心疼这孩子,点点头道:“可以呀!你睡一会儿吧!我就在这里,你有什么不舒服的话可以跟我说。”我拉开椅子坐下来,少年委屈的拉拉我的白大褂说:“辰,你陪我一会儿好不好,我有好多话想说,可是我不知道应该找谁说比较好,你可以听我说说吗?”

  我想着反正没什么事,于是就把椅子移到他的床边,对他点点头,他开心的笑笑眼神放空开始缓缓地说:“我的故乡在S市,十五岁上大学的时候的时候来到J市,我遇到了一个人,并且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他,但是我想可能我的身份不适合和他接触,我怕会让他受伤,刚开始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我的存在,每一天他都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因为他过得平淡,他乐于平淡,所以他十分的知足,十分的快乐。”

  为什么明明说这一个快乐的人,他的表情却如此的忧伤?

  “他十分地善良、温和,对任何人都很好,大家都很喜欢他,我悄悄的出现在他的生命中,除了名字以外我什么都不敢告诉他,但是即便如此他和我的关系还是变得很要好,可是我还是很害怕自己保护不了他,甚至我们差点就要划清界限了,有一天我去找他,他睡着了,醒来之后我煮了平生煮的第一次面条给他吃,他竟然没有吐出来。”说着他便笑,笑着继续说:“他就是这么善良,硬生生的将那碗面吃的一点都不剩。”

  “他一定也很在乎你吧!即便是只知道你的名字,他一定认为你不会让他受到伤害,所以愿意接近你。”我对他笑笑,他看到我笑他也笑:“是啊!也许吧!我以为那个晚上下那么大的雨他不会出来的,可是他竟然会冒着大雨跑出来给我送伞,真是个傻瓜,找了那么久找不到就应该回家嘛!干嘛还偏偏跑到自己白天都不敢走的小巷子里去找我。”

  他带着微笑抱怨着,我带着疑惑泪流满面,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流泪,回过神来的时候木凡正无措的看着我,我也无措的看着他,随着门被打开,陆唯面上的微笑慢慢僵硬,一脸凝重的跑过来一把拉起我质问木凡:“为什么他会哭,你把他怎么了?”

  我摇摇头拉住陆唯解释:“陆唯他没把我怎么样,是我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难受,所以才哭的。”

  陆唯一脸不相信的表情,也是,谁会像我一样听着听着就哭出来的,丢脸丢到家了,我慌忙的擦擦眼泪,假装整理桌面,好在木凡就这样走了,陆唯也没再多问,但是总感觉这一天过得是相当的累,晚饭都没心情吃,洗了个澡就躺床上去了,梦里还是浑浑噩噩的,我也不知道我看到了什么,三更半夜的我被梦惊醒,慌忙穿上衣服想去找木凡,可是看到外面黑漆漆的,我又有点怕,可是木凡不是正在打架吗?我要去帮他,万一他受伤了没人给他包扎怎么办?

  我锁上门冲进朦胧的夜色中,刚刚没跑几步就被人拉住手腕拉进怀里,他紧紧的抱着我问:“辰儿,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我去找木凡。”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回过神来才发现抱着我的人就是木凡,我慌忙的推开他查看再三,发现他的身上没有伤口才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木凡的脸色算不上好,但是也不算太差,他也叹了一口气说:“辰儿不用担心,我没事,话说你是想起来了还是······”

  听了这话我才后知后觉的细想白天发生的事,那时候为什么我没有认出木凡是谁,还把他当成是陌生人,不但如此,我刚刚竟然还以为现在还是那个雨夜。

  “我······为什么今天我会把昨晚的事忘记?”我不安的看着木凡,他一把抓过身后的七名少年中的一个说:“这小子叫郑阳,自学了一点催眠术,并且还是有上岗证的,我现在知道他的证书是怎么来的了,昨晚我没想到你会下来,我怕吓到你所以叫郑阳给你催眠,本来是想从新认识你一次的,但是早上的时候发现这小子根本不靠谱,很多事情你还都记得,比如你记得我不打针,他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晚上可能有情况,所以我就过来看看,你没事吧!”

  他和郑阳小心翼翼的看着我,我还在整理自己的思绪,也就是说郑阳成功的让我一天之内没有想起这件事,并且还没有不小心弄乱我的其他记忆,我是不是应该感谢苍天?

  我深吸了一口气总结道:“也就是说你就是J市的魔王殿下?你身后的这几位就是传闻中的七天使?”

  “是。”木凡点点头把郑阳推到一边去,问道:“辰儿怕我吗?”

  我反复思索着,最后也没能找到一丝怕的感觉,我怕的不是木凡,是血染的厮杀。

  我摇摇头:“不管你是谁,你还是木凡,我相信你有你的理由,只不过又是我不能问的对吧!”

  “不,我只是不希望你害怕我,所以什么都不告诉你,现在你都知道了,想知道什么就问吧!我保证知无不言。”

  说实话听了他这句话我就已经满足了,我想知道的仅仅是他愿意告诉我,仅此而已,我打了个哈欠道:“我困了,以后你再慢慢说吧!我先回去睡觉了,晚安。”

  说完我转身就走,心里的事一放下来,感觉浑身都是累的,就想把自己扔在床上躺尸,什么都不想管了,回到家准备关门发现大晚上的他们八个都跟了上来,我郁闷的抓抓乱糟糟的头发尴尬地说:“我家没客房。”

  “那我叫他们先回去。”木凡接话倒是很快,然后他身后的少年真的就嬉闹着走了,我愣愣的看着一脸笑意的木凡冒出一句:“饿了。”

  “我给你煮面。”他说着就挤进来,我嫌弃的白他一眼:“算了吧!还是我自己煮吧。”

  “额······那好吧!我也要吃。”我突然发现他的脸皮也挺厚的,同时也发现我有多没有原则,因为木凡他不会伤害我,所以在我心里他就是最温柔的人,所以即使他在别人眼里是魔王,对我来说他也仅仅是木凡,我不在意多少人在他手上流过血,我只知道我希望他好好的,好好的在我身边。

  我煮好了面端到他的面前,他开心的笑笑低头吃面,吃完了面他还是不肯走,我就问他:“我要睡觉了,你不回去吗?”

  “我要在这里睡啊!”他说得理所当然,然后真的就拉着我在床上躺好,自然而然的搂着我说:“睡吧!”

  我无语的看着木凡问他:“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你希望我说什么?”他低着头看着我,我也看着他认真的回答:“说你想说的。”

  “如果你会答应,那我就说。”他也十分认真地回答我。

  “你先说,我总不能答应你把我卖了吧!”

  他笑:“怎么会,我还在想哪里能买到独一无二的辰儿呢!”

  “你真的不打算说点什么?”我再一次问他,因为我是想了很久才问出口的,不甘就这样被他一笔带过。

  他难得叹了口气严肃的说:“那我问你,你愿意永远陪在一个魔王的身边吗?”

  我沉默。

  他继续问:“你愿意整天担惊受怕吗?”

  我依旧沉默。

  他再问:“你能接受我背负着越来越多的人命吗?”

  他闭上眼睛抱紧我轻轻地说:“那三个字我不是说不出口,对方是你的话我可以说一千次一万次都嫌不够表达我的心意,因为我是真心的,可是你并没有做好在我身边的心理准备不是吗?你只是担心我,想跟我在一起,可是如果你现在什么也没想清楚就答应我,你一定会后悔的,我不忍心你难受。”

  最a\新章节上◇w酷匠}¤网)O

  我感到不可思议,因为竟然有一个人比我自己更在乎我的感受,比我自己更明白我的内心,比我更为我着想。

  “可是凡,你就不怕我最后决定放弃,永远都不会接受?”我感到眼中充满的液体,努力控制着不让它滚落。

  木凡低头轻吻我的眼睛说:“我等你的决定,等到你接受我的一切,如果你决定放弃了,我会等到你真的放下了,然后祝你幸福。”

  我一直认为爱一个人就是看到他最幸福的样子而感到满足,而不是将这个人禁锢在自己身边,看来我和木凡的想法不谋而合了。

  我的眼泪最终还是滚滚落下,落在发间,深更半夜的嚎啕大哭,明天说不定会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吧!真是越长大越没出息了,可是我无法抑制内心的感动和心痛,我为什么就如此幸运的爱上了也爱我的人?这是上天的厚爱?还是魔王的厚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