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当我拿着雨伞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会笑着问我:“这么大的雨跑出来干嘛!”

  或者我们会相视无言,默默地在雨中愣神。

  再或者我们会向普通的朋友那样,接过雨伞,说声“谢谢”或者是“不用谢”。

  不管是哪一种,平淡一点总比像今天的倾盆大雨一般轰轰烈烈的好。

  雨夜中的刀光剑影,轻挑着我脆弱的神经,我看到的是我出生以来最真实的、最接近屠杀的一次有他参与的恶战。

  我愣愣的看着他们纵横交错的身影,时不时飞溅的血色,听着此起彼伏的哀嚎,木凡站在不远处背对着我,他静静地站着,看着,不插手也不说话,看得出很多人向他举着刀迫不及待的冲过来,但是都被曾经看到过的那些少年拦下来,砍伤,倒在血泊中,偶尔有个人穿过防线到他的面前,他也仅仅是动动手就能让人倒在地上不能动弹。

  心里的揪痛就像要把我吞噬掉一般,我终于知道他那些频繁出现的伤口都是怎么来的了。我握不稳手中的雨伞,任它掉落下来,雨声太大木凡没有听见,也没有回头,在大部分的人倒下以后,那些少年围聚到木凡面前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句“魔王老大”,接着他们略微惊讶的看向被这片场景雷的外焦里嫩的我,犹豫着看向木凡。

  我看不到木凡回过身来之后的表情,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揽我入怀,似乎是心疼一般道:“辰儿,你不该来的,你太善良了,我不忍心你看到这样血腥的场面,但是如你所见,我就是生活在J市最黑暗的角落里的人,我在这样一个血腥环境中出生、长大,天生就带着嗜血的遗传因子,我是J市的魔王,有时候我会像刚才一样毫不犹豫的夺走别人的生命,我会给人一种阴晴不定的感觉,我让别人害怕不敢靠近,害怕因为靠近我丢了性命,所以你知道吗?我有多么不想被你知道这一切,我宁愿你只知道我的名字,那样的话你会始终安全的在我身边,我害怕失去你,你知道吗?”

  他的话让我的心好痛,我想抱紧他,手臂却不受控制的垂搭在身体两侧,试着张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和我看到的太不一样了,不知道应该相信哪一个才是真实的?

  木凡他是杀人的魔王,他竟然是传说中的魔王。

  我自己都分不清楚我脸上的是眼泪还是雨水,只是傻愣愣的被木凡抱在怀里,机械化的摇头,我不敢相信,一直对我如此温柔的木凡,他视人命如草芥。

  “辰儿,睡吧!这一切都是梦,醒来你就会忘记所有的一切,你会忘记这个夜晚出来过,会忘记你认识的人是魔王,会忘记一个很坏很坏的人叫做木凡,会忘了我。”他细细地吻着我的眼睛,然后横抱起我上楼,我怕那一片杀伤,却不由自主的卷缩在他的怀里,因为即便是在我看到那样的厮杀之后,我还是潜意识的认为最令我安心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双手沾满鲜血,却对我温柔无比的男人。

  我是怎么睡着的已经不记得了,我做了一个十分混乱的梦,梦里的我只想张牙舞爪的逃出梦境,我大汗淋漓的醒来,屋外的骄阳告诉我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快速的换上外出服然后洗漱,匆匆的奔出家门,赶着最后一分钟踏进校医室。

  昨晚的梦醒来就忘了不过是个梦而已,忘了就忘了吧!今天的阳光很美好,希望我的生活也像今天的阳光一样可以很美好。

  过不久有一个同学过来说体育馆有同学受伤了,陆唯见我精神不太好的样子就自己到体育馆会诊去了,我留在校医室守着,听见校医室的门响,我转头看去,浅笑着问道:“同学,哪里不舒服吗?”

  进门的少年随手关上门,自顾自得把床上的被子扔到另一张床上去,自己大大咧咧的倒在那张没有被子的床上嚷嚷着:“校医换药。”

  更新最》快l(上T酷%匠*网M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