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那以后我们便开始了冷战,和他形同陌路的感觉并不好受,每次与他擦肩而过,我都会不经意的去看他,看到的永远都是一张面色不好的侧脸,我这才发现,原来对现在的他来说,看到我竟然是一件那么不愉快的事情,我应该说什么呢?我无话可说,也许这就是属于我们两个的缘,也许缘浅,不过再浅也是缘,只是缘尽了便只剩下回忆,我应该好好接受吗?

  今天中午,学校饭堂难得的一次加餐,陆唯问我:“辰,你去饭堂吃饭吗?今天饭堂加餐,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我家就在附近,所以当初来的时候也没有办饭卡,我还是回家吃吧!”我浅笑着摇头,手里的医嘱单已经厚厚的一叠,许久没有整理了,现在有些杂乱,我趁着下班前的这点时间仔仔细细的给它们排序,排着排着突然发现木凡的名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什么时候开就突然出现,跃然纸上,然后又突然消失,无影无踪,排着排着就看到放大的一张脸,吓得我从椅子上弹起来紧张地问:“你干嘛?”

  或许是我的样子太滑稽了,陆唯忍了一会儿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我窘迫的红了脸郁闷的抱怨:“你笑什么?”

  “没,没什么,就是看你在发呆就想看看你到底在想什么啊!谁知道你反应那么大,你,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他带着笑意倾下身子,一手撑着我身侧的椅背上,那笑意带着调皮的意味,相对于我来说较为成熟的脸极具魅力,却在某一瞬间与另一个人的脸重叠。

  偶尔,那个人也会笑的这般欠揍。

  发呆是不是会上瘾我不知道,但是总是发呆的我,确实为自己带来了不少困扰,看着陆唯的眼神变得迷离,身体慢慢往下压,离我越来越近,我猛然间回神用手抵着陆唯的胸膛笑道:“快下班了,要不你先去吃饭吧!这里我看着就可以了,反正这会儿应该不会有人过来了,晚了饭堂会很多人吧!”

  我这样说只是为了逃避刚才的诡异气氛,如果我没有回神,或许现在是另一种状况,原因都是因为我又一次发呆,原来“呆”还是会传染的。

  陆唯尴尬的轻咳两声直起身子退后一点说:“额,我们一去饭堂吧!来这里这么久还没有一起吃顿饭呢!走吧!我请你。”

  “额······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走。”

  “那好吧!”陆唯伸手拿过我手里的医嘱放到桌子上面,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好拒绝,于是去更衣室换下工作服便跟着他往饭堂走,路上时不时的交谈,内容大都没什么大意义,但是却又不像朋友那般闲适,给我的感觉有点别扭,后来我们就遇见了金阑,他正要去饭堂,于是顺理成章的,两个人变成了三个人。

  @q酷KO匠Sl网首;发

  饭堂所谓的加餐不过是在原有的菜色上加了一个可乐鸡翅而已,不过这鸡翅看起来不错,有得加餐已经该偷笑了,大家也都乐意凑这个热闹,一下课都跑过来吃饭,我们刚打好饭便看见排队的人已经多的数不清了,赶紧找位置坐下来,不一会儿我们的身边也坐了不少人,有些人经常往校医室跑,所以也算得上是认识,便都凑了过来讲话,很快我们这一桌密密麻麻的坐着十来个人。

  金阑和陆唯相视一眼,都是一脸的无奈,颇有种互相同情的感觉,他们之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了?我还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身边的人越来越喜欢打哑谜了,这一点让我颇为无奈。

  我一边吃着饭,一边听着旁边的学生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偶尔插上一句半句的,吃着吃着陆唯和金阑就先吃完了,他们一个往左一个往右向着不同的方向走去,我还是吃着饭,我习惯了细嚼慢咽,好在同学们边说边吃也快不到哪里去,突然两瓶饮料同时放在我的面前,我疑惑的抬起头,看见陆唯和金阑正看着对方,微微皱起好看的眉头。

  刚才还好好的,去买了个饮料而已,这是闹哪样呢?

  周围的人都在窃窃私语,带着善意的笑开着玩笑,大二的一个妹子问我:“莫大学长,愣着干什么?嫁哪个啊?”

  我无语的眨眨眼睛,略带无奈的笑笑说:“小丫头乱说什么呢!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啊!”我匆匆的收拾碗筷离开位置,出饭堂的时候还能听到学生们在起哄。

  真是的,平时就是对他们太温和了,现在开起玩笑来什么都不顾,以后指不定怎么说呢!

  快要到一点钟了,现在回家也没多大意思,我在学校里的一条偏僻的小道上散步,这里树多,而且这个时间点也没什么人,偶尔有清风吹过,我在这里也觉得相当舒适,走着走着看到一块干净的草地,便走过去躺下,有树荫遮着也不觉得热,渐渐地开始犯困。

  朦胧中感觉到有人靠近,在我的身边缓缓的躺下来,微微挨着我的手臂,这个距离,他身上的淡淡薄荷清香传来,我的心微微的收紧。

  这个味道我熟悉,是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