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莫半个小时,粥也煮得差不多了,我轻轻的叫一声:“凡,你睡着了吗?”

  他没有回答我,看来是睡着了,正当我左右为难的时候木凡睁开了眼睛坐起来闷闷的一声:“饿了。”

  我莫名其妙的想笑,真的笑出来之后还没笑够木凡就往前移了移抱住我,懒懒的将下巴搭在我的肩上,有气无力的说:“但是还是很困。”

  我忍不住问他:“你昨晚几点睡的?”

  他微微想了一下说:“昨晚有点事情,通宵。”

  我微微皱起眉头,通宵对人的身体很不好,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事让他通宵,所以也不好说什么,微微动了动说:“你坐好,我给你盛粥去,房间的床你可以用,吃完去睡一会儿吧!”

  他应了一声往侧面的沙发上靠,我站起来给他盛了一碗粥,自己也盛了一碗,看着他喝得十分认真,我小心翼翼的问:“味道怎么样?”

  喝了几口热粥,他的精神也好了些,点点头说:“味道很好,没想到你这么会煮饭,要是谁把你娶回家去一定特别的幸福。”

  我听了这话有些无语的看着他,什么叫谁把我娶回家,我是男人好吗?要娶也是我娶啊!

  木凡显然不想纠结这个问题,低着头喝粥看都不看我一眼,看我低着头不说话他才抬起头看着我问:“你有心事?”

  本来没有的,经他这么一问我倒是很想问问,于是便真的问道:“凡,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你吗?”木凡放下勺子看着我,看得我有点心虚,我耸耸肩道:“没有啊!好奇而已,我只是有点分不清楚我们的距离有多远,有一次陆唯问我,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我想了半天还是没想出答案来,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我们好像很熟,好像朋友那样,而且还是很亲密的朋友,但是有时候我感觉你离我很远,远到我不知道这距离到底有多远,远到我不知道应该用哪个词语来形容我们的关系才合适。”

  他绕过桌子一手撑着桌面俯下身来看着我的眼睛问:“那你希望我是你的什么人?你希望我们的距离有多远?”

  我的心明显的一痛,我反过来问自己,但是我发现我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我不知道自己想怎么样,因为我也根本没资格去决定什么,一口气梗在我的心里难受的紧,这时候木凡竟然一把将我拉起来揽住我的腰将我抱在怀里安慰道:“好了辰,想不出来就别想了,我们两个就这样不好吗?虽然我什么都没有告诉你,不过我在你身边还不够吗?其实我也想告诉你关于我的一切,可是有很多很多的因素让我不得不瞒着你,辰,我不想因为我把你拉到危险的边缘,你明白吗?”

  我的眼角有点灼热的感觉,有一种流泪的冲动,我努力的压制着,他这样说我倒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静静地带在他怀里,过了好久他才松开手扶着我的肩问:“还不开心?”

  我摇摇头:“没有,不过我觉得好奇怪,我觉得我对你的事情太过上心了,我一直告诉自己你的事情我不该介入,但是我总是管不住自己。我觉得我越来越不懂我自己了,为什么我连自己也控制不了?”

  “那,试试不就知道了。”木凡说完还没等我明白过来他在说什么,便吻了过来,还特么霸道的喃喃:“傻瓜,闭眼。”

  这一次的吻十分的霸道,我听话的闭上眼睛,感觉脑子里装的都是浆糊,糊里糊涂的便跟着他的节奏走,直到感觉有点缺氧,他也似乎感应到了一般,放开我邪肆的笑:“辰,你怎么那么呆萌啊!现在明白了吗?”

  我的脸上火辣辣的,我转身想去透透气,他却从身后抱住我在我耳边叹一口气:“辰,让我们成为陌生人吧!这样我就不会把你拉到我的战场上了,从现在开始,你依旧是你的校医,我依旧是我的患者,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如果你真的这么想就不会到现在还抱着我不肯放手,可是为什么你要说出这样的话,我不懂。

  我转过身很认真的点点头,将碗筷收进厨房,他什么时候走了我也不知道,我想我不应该明白的,难得糊涂有什么不好,那不如就如木凡所说的,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好了,他是木凡,我是莫辰,互不相干。

  我收拾完东西洗了一个热水澡就躺下来,却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那句“让我们成为陌生人吧”,过了不知道多么漫长的时光我终于抵不住困意睡了过去,一个晚上与噩梦纠缠,终于在闹钟的呼喊中醒了过来,身上出了不少的汗。

  过了一周他又像以前出现在校医室,明明是他叫我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我不认识他,没和他说过话,没有和他他发生过任何事,他不是应该离我远一点吗?为什么他还要像以前一样出现在校医室,是我太高估自己对他的影响力吗?

  我正要给他换药,陆唯提前一步走了过去,也对,现在这一类的伤病都已经交给陆唯去做了,现在我又要亲自动手,这算什么?区别对待?我还真的是傻了吧唧的。

  默默的转过身,我窝进boss椅里看书,看的是江雨朵的《像蔷薇一样锋利》,现实有时候就像它的名字一般,美丽而残酷。

  身后有光芒一闪,我回头看去,发现陆唯已经帮木凡换好药了,偏白的皮肤上染上碘伏的颜色,真心不好看,我急忙转移视线,看着陆唯问:“你在拍什么?”

  陆唯亮了亮手机里的我说:“辰,你都不知道你刚才窝在椅子里的样子有多可爱,像一只小猫一样,我都想抱回去养了。”

  酷匠$o网_B唯F*一正#版,3Y其他s都;v是x盗《!版T2

  听了这话木凡将身边的椅子一脚踢开,皱着眉头一声不响的走出去,从头到尾没有和我说一句话,我沉默着窝回椅子里,隐藏浮躁的心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