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面我没有再见到过木凡,也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因为即便他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能够知道他的事情的人依然少得可怜,我本来就没有接触过他的圈子,更不可能得到关于他的消息,我想,也许大家和我一样被尘封在了他的圈外,不能影响他分毫,也不能介入到他的生活,不知道他以怎样的方式与别的人相处,也不知道他以怎样的心情和我相处,或是独处。

  (酷;,匠Y网…$永ao久免p费{…看'小。:说

  我暗暗的高兴他没有受伤,但是我错了,他并不是没有受伤,而是固执的不愿意再去校医室,只是因为他不喜欢陆唯,真不知道陆唯是怎么惹了这尊大神的。

  我和他再次遇到是在周一的下午,我下班以后就慢慢的沿着河岸走路回家,在回家路上遇见了木凡,那时他穿着一身休闲服坐在桥下的草地上喝着罐装咖啡,在不远的天桥下面有一些人在打架,一方明显的弱势,被七个大男孩打的直嚷嚷,而木凡就这样看着,像是在欣赏一部已经看了无数遍的黑道电影一般,没有情绪的变化,也没有离开或者阻止的意思,就像那不是他的世界的事情,又像是事情的主谋,已经司空见惯,所以不再有情绪变化。

  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注意到我的,走过来站在发愣的我面前说:“不要看了,他们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不用管也管不着,今天我心情好,你陪我去喝一杯吧!”

  “不喝酒行吗?不如我们到我家去,我做粥给你喝,顺便把你的伤口处理一下。”他有新伤,我实在不希望他就这样任性的伤害自己,好在他也听话,点点头默默的跟着我往前走。

  走过我家需要绕一大圈,我一个人的时候就这么走,但是木凡不喜欢这么绕,直接拉着我从一条昏暗的小道穿过,我有点担心的跟他说:“凡,这里经常有······”

  有什么还没说出来呢,便见到对面有一群人走过来,木凡突然扶住我的肩将我侧了个身抵在墙上,低下头吻上我的唇,我的脑子当场死机,愣愣的让他吻着,连推都没推一下,随着那群人走过,我听见几声不怀好意的笑声,不过木凡挡着我同时背对着他们,所以他们应该是看不见我们的脸的,木凡没去管他们,我羞的急忙闭上眼睛,脸上一片火烧,木凡的吻让我喘不过气来,舌与舌的纠缠让我的心里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许久我才想起来什么,轻轻推推他。

  待到那人群走出小胡同拐过弯去木凡才放开我,一双平淡的眼睛看得我心跳个不停,我张了张口硬是什么也没问出来,好在他理解了我的意思,给我解释说:“那些人可能认识我,让他们看到我和你在一起会打你的主意,我们走吧!”

  我愣愣的看着他点点头,任他拉着还有些蒙的我往家走,他明明没去过我家却似乎比我还熟,在小巷里走的轻车熟路,不一会儿就到了我家楼下,楼下的老大爷见了我们不是一贯的跟我打招呼,反而是先对木凡招了招手说:“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暖风。”木凡平淡的回答。

  老大爷又说:“初夏的暖风还是带着微微的凉气,记得要保重身体。”

  “我最讨厌的就是凉气。”

  木凡看了他一眼便拉着我上楼,刚到楼上打开门我比那听见楼下老大爷大喊了一声:“这大夏天的,凉气终于消失了。”

  我不知道他们这是在打什么哑谜,但是我不会笨到去问木凡,他一定会一本正经的跟我说:“不是让你不要问了吗?你不该知道的。”

  我懒得问他,走了两步才想起来他还握着我的手,我强装镇定且不经意的挣开他的手,一边向厨房走一边说:“你先坐一会儿吧!我这里有海鲜,你喝海鲜粥吗?应该不会对海鲜过敏吧!”

  “喝。”他摇摇头但是不坐下,反倒是慵懒的靠着厨房的门框,一边看我准备一边问:“想到你会煮饭,没想到竟然这么熟练。”

  我得意地笑笑:“那是因为小时候我爸妈都忙,哥哥又去上学了,我一个人在家里很无聊,所以看到家里的阿姨在煮饭就缠着她教我了。”

  把调料放好打开火,我洗了手走出来和木凡一起到客厅打开电视,电视上演的是重播的《天天向上》,我一向喜欢这个节目,开好了电视我就拿了医药箱来给木凡处理伤口,这些伤看来是没有经过处理的,我看着十分心疼他,隐隐责怪道:“你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得,陆唯他在就在好了,你不喜欢他就当没看见他不就行了,你的伤自己怎么一点都不关心,也不去医院看看,你当自己抗菌能力天下第一吗?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我稀里糊涂的说了一大堆,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一直到伤口处理完,木凡笑的隐忍,我郁闷的瞪他一眼:“还笑。”

  “你太可爱了,辰,我有点累,借我靠一会儿。”说完不由分的在沙发上躺下来,把我的腿当做是枕头,静静地闭上眼睛,让我独自凌乱。瞬时间我是拒绝也不是,点头也不是,郁闷的我呀!只好看着他的睡颜发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