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木凡还是生气了,他生气的时候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就好像他站在很高的地方低下头看着你那样,他的身形也好,眼神也好,明明看上去很放松的样子,但是你就是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他释放出的威压,让你在他的面前心甘情愿的俯首称臣,那种威压就像来自君王的威压,我不自然地想到一个词“魔王”。

  我眨眨眼睛不去看他,可是还是能清楚地感觉到那冷冷的视线像是要穿透我的身体一般,沉静的深吸了一口气,我反手把门锁上不满的抱怨:“好啦!睡你的觉吧!再开着门我怕学校的学生都要被你吓跑了。”

  “那不是正好,反正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坏处,我真希望这个地方是属于我的,这样的话就不会有别人进来打扰我了。”他不屑的轻笑一声把我拉回床上,刚躺下便又听到敲门声,我抬头看着木凡的脸色,最终选择安静一会儿,如果不是什么大事的话门外的人应该很快就会走掉,可惜过了没多久敲门声是不响了,响的是我的手机,听铃声应该是一个陌生号码,我明显的感觉到木凡的不耐烦,接着他起身一脸冰冷的打开门吐出一个字:“滚。”

  我急忙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拉开木凡对门外的人道歉:“不好意思,这位同学心情不太好,你别介意。”

  “不,学长我一点都不介意,见到你很高兴,我是陆唯,比你小一届,是刚刚来报道的实习生。”

  我瞬间想起来校长好像是说今天回来一个实习生的,怎么给忘记了。

  我对他微微一笑把他让进来回道“我叫莫辰,很高兴认识你,你叫我名字就好,相关的校长都和我说了,你相关的东西都办齐了吗?

  “办齐了,今天正式开始学习。”

  “那好,你先换一下工作服吧!”我指了指挂在门后的白大褂,那是以前的老校医的,他退休之后我就接手了这个校医室,说起来其实也不过是几个月前的事情,衣服都是洗好的,在他的工作服发下来之前就先借着穿穿吧!

  +酷1匠网n唯J一"正版,Q.其`6他1都e是盗版/

  “好!”他应了一声去把白大褂换上,一米八的身材换上白大褂之后给人一种“这个医生很了不起”的感觉,看着相当不错。

  我对他点点头说:“你先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吧!这里虽然不大,但是常用的药品还是挺多的,在正式开始给学生们看病之前你至少要记清楚每种药的剂量、规格、有效期,用法与用量和摆放位置。”

  “好的。”他应了一声便去看药柜,都说认真的人十分养眼,再加上陆唯长得不赖,所以看上去是挺养眼的,一回头发现木凡正皱着眉头看着我,随后摆摆手说:“你们聊我先走了。”

  “哦,再见。”我也同样对他摆摆手,他却又退了回来,大boss一样理所当然的坐到办公椅上拿起我的书一边随便地翻着一边说:“辰,反正你都快下班了,要不等会儿一起去吃饭吧!我饿了。”

  我看了看钟,也确实是快下班了,反正中午也没什么事于是点点头算作是答应了,打开了门又陆续来了几个低血糖的女孩子,都是因为没吃早餐,一上体育课就顶不住了,我给她们喝了点葡萄糖,她们也没有腹痛的表现就让她们回去了。

  陆唯把这里的东西都看了一遍问我:“辰,我看你的样子好小的感觉,你多大了?”

  “今年冬天就满十九岁了。”我极其平淡的说出来,他却激动了,提高了音量说:“原来你就是圣白莲医科大那个天才对不对,我刚听校长说你是圣白莲的学长的时候根本不敢想象你竟然会在这里,辰你为什么不往更高的地方发展,是你的话一定能成为医学界很有成就的人的。”

  别人都说我是天才,其实我觉得天才一词我算不上,因为比起木凡和我的哥哥莫琛来说,我这样的根本就没什么了不起的,备受关注又怎么样?其实我只是学习成绩好一点,在学校听话一点,其他的基本上没什么引以为傲的,最终我选择的是平凡的校医室,在我身上的视线慢慢消散,我不过只是一个自甘平庸的校医。

  我从小就没什么理想和追求,平平淡淡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兴趣倒是有,但是却不求精,只是达到自娱自乐的程度罢了,学医也是这样的,现在国内的医生不好当,因为人们也许并不认为医生像以前那样救死扶伤,某些幻想着救死扶伤成为“白衣天使”的医生觉得救人不但没有被人感激反而不被信任,心理难免觉得很委屈的,所以医生们也不愿意真心对待患者,医患关系日益严重。

  我学医并不是因为喜欢,也不是因为学医的人就怎么高尚,只是因为学医能有碗饭吃,平平淡淡就好!我不想像我哥哥那样风光,因为那样很累。

  木凡也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就是这样告诉他的,说过一遍的话不想多说,就轻描淡写地告诉陆唯我只是不喜欢那么大的压力罢了。

  他说,这样也好。

  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了,快到夏天了,天气越来越热,我和木凡一路走出校园头上都已经有一层薄汗了,我们在KFC吃了点东西,木凡的心情看上去还是不好,我试探性地弱弱问道:“凡,我看你好像不开心,你要不要去玩一会儿,还是说你要回家休息一下?”

  木凡考虑了一会儿却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我:“你打算以后在哪里给我换药,我不想见到那个蠢货。”

  我不由得皱眉:“我是校医,当然是在校医室啊!陆唯是我带的实习生,工作的时候总是会在一起的吧!你不想见到他我能怎么办?”

  木凡理所当然的说:“那就辞职吧!来当我的私人医生,我给你双倍工资!”

  我无语道:“你个土豪。”

  “那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我没有相关证件。”至于证件什么的是我瞎编的。

  木凡倒是慷慨,无所谓的说:“没事儿,我允许你无证上岗!”

  “我是说有些药品要拿到很麻烦。”

  “没关系,我来搞定!你也不需要什么特殊药品吧!”

  “可是,陆唯才刚来实习,没人带他我怕······”

  “他跟你半毛钱关系啊!对你来说他那么重要?”我们的对话本来平淡地有点二,但木凡突然就发火了,我知道他不喜欢陆唯,于是干脆的摇头道:“凡,我觉得当校医挺好的,不会太忙也不会太闲,又是在校园里,而且你不会允许我介入你的世界的,所以我尊重你的决定不去猜测,即使我当你的私人医生你也不会让我知道太多,然而我的病人却只剩下你一个人,我怕我会闲得慌。”

  他喝了一口水没有接话,坐到一点多的时候我们就出来了,木凡说他有事就先离开了,我一个人慢慢的走在河沿,一边走一边哼着不知名的歌曲。

  我想过了,木凡的伤一天天的在减少,总有一天他会强大到不会再受伤,高兴的同时我暗自神伤,因为那一天的到来代表着我将失去与他的所有联系,就算记得对方,我们也会变成点头擦肩的陌路人,再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还会记得对方吗?会不会是已经满头银丝的时候?或者我们将各自漂泊,天各一方永不相见。

  我是真的不希望那样,不过我明白,他有他的道理我不该多问;他有他的奥义我无力读懂;他有他的喜怒我无法参与;他有他的人生我无权介入。我和他就是这种不像朋友的朋友,不像陌生人的陌生人。

  而这样的我们,能否走到一起?是不是我太过贪心?又在幻想这些没有可能的东西,还是忘掉吧!忘掉就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